谭松:猴与人

Share on Google+

张三、李四,王五,赵六等七、八条汉子套住了七、八只猴子,关在铁笼中。

“野味”当然要享用,吃法自然得讲究。一番讨论之后,决定取著名的“活取猴脑”法。该法取活猴一只,将其头探出凿有一孔的桌面,食者手执榔头,对准动弹不得的猴头猛然砸下,然后剥其头骨,露出猴脑,配以香料而食之。

猴子颇有灵性,预感大难临头,一个个你推我挤,都往同类身后躲。众人中,张三一向敢作敢言,只见他手执铁链,往那只站得最突出的猴头脖子上紧紧一勒,一把揪出,然后打翻在地,再踏上一只脚。

倒楣的猴子哀嚎不已,然而其余猴子却无兔死孤悲、唇亡齿寒之痛,反而一个个猴跃庆幸,一付侥幸逃脱,劫后余生的欣慰。

赵六见状讥笑不已,大发人类睥睨一切动物的睿智之叹:“汝等终属低等生物,岂不知同类之今日乃汝等的明天。可悲!可叹!”

果然,一月之后,又一只倒楣鬼被铁链套走,供成餐桌上的牺牲。然而,这次执榔头者已非张三。据说该君因敢作敢言,触犯天条,已被官府捉拿刺字,发配天竺。不过,这并未影响剩下诸君的食欲和酒兴。

在津津有味大嚼第三只猴头的食客中,又少了李四,该君下落不明,只闻王五等人边吃边对李四进行义正词严的揭露和批判。

第四次聚会与往不同。餐前,只见剩下的几位正襟危坐,如临未日审判。几张折叠的纸条堆在桌上,一只只哆哆嗦嗦的手在上面摸来捏去。有的冷汗如雨,有的面如土色,有的闭目祈祷,有的双目如铃。其神态之丰富,举止之怪异,远非猴子只知一味往后躲的惊恐所能相比。不过结果却相同,抽中的倒楣鬼一声哀嚎,瘫坐如泥。其余的则猴跃庆幸,一付侥幸逃脱,劫后余生的欣慰。

春去秋来,猴子和食客逐一减少,最后剩下赵六独自面对最后一只老猴。

香料早已调好,榔头已经高悬。不料老猴全无惧色,竟口吐人言,朗朗作声:“先生吃我,不敢有怨,但先生讥我,实在不服。我辈贪生苟活,自然卑微低劣,但你等明哲保身,甚至落井下石,岂不更显丑陋?今日你举榔头吃我,明日噬君是谁?可悲!可叹!”

赵六闻言大惊,发出一声猴叫,猛然想起,自己原本是猴子后代。

注:此文写于1990年。

木公的博客2007-11-29

阅读次数:710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