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忌:中国需求令香港医疗系统崩溃

Share on Google+

2019-02-11

近日多个团体以至医护界专业人士,由静坐到示威抗议,指香港的医疗系统几近崩溃,在过去数个月,香港的公立医院有如战地医院,多间病房要临时加床,病人床对床脚对脚,连护士也难以进出;然而病人轮候看病时间,竟可长达数天,长期病患则轮候以年计算;而护士则在哭诉,如在夜间繁忙时间,竟一个人去应付几十个病人,一个最简单的问题,就是为何英治时期愈见改善的医院,如今却不断创新低呢?

香港特区政府除了一次过增拨五亿元之外,至今仍无所作为;政府与民间发生的两个问题的重大争论,第一就是医护人员与病床的供应,即医生与护士的严重短缺,如何能够补充;第二就是医疗系统的需求,即病人数字不断上升的现实下,如何从源头减人,去减少对医疗系统的需求。

问题的源头,正在于近十年所「僭建」的所谓「中港融合」关系;早年在中共两会期间,有30个所谓代表香港的「全国政协」联名提案,把香港列入中共的「十二五规划」,即中共的第12个「5年规划纲要」中;而特首则在施政报告中,提出所谓「六大优势产业」其中两项,正是十年来问题不断的医疗产业以及教育产业。政府口说要把这两项「产业」发展为「亚洲」的中心,然而真相就是成为「教育界」与「医疗界」私相授受,慷纳税人与公帑之慨,去疯狂增加来自中国的需求的无良行为,一如地产界疯狂吸纳中国资金,把地皮愈炒愈贵同样道理。

这种对「中国商机无限」的幻想,可从香港前医管局主席胡定旭的访问清楚见到,2011年的中新社访问中,声称:「香港发展医疗产业市场商机无限」、「衍生很多相关的产业与创造各种就业机会」、「来医病可以令酒店、餐饮、零售受惠」,甚至连「探病用的鲜花、礼品与卡销量都会增加」云云;土地短缺的香港,特区政府竟拨了四块地作兴建私家医院,而来香港生产的双非婴数字,在2011年达到顶峰的40%,私家医院纷纷改建为双非医院,提供来港产子的「一条龙服务」;及后虽然停了双非,但香港的医疗集团不断扩展,不断向大陆招揽生意,叫人来港「医疗」,打流感针,打HPV疫苗,反造成本地人无针可打的短缺。而香港培训医科生的两大龙头香港大学,竟不务正业蚀本与深圳市政府,在深圳合办医院,进一步挖走本港的医护人才!

「商机无限」当中的隐藏成本呢?增加了私院,增加了大量私人诊所,政府却没有同时增加医科生供应量,以「政治不正确」为由拒绝英联邦医生一如1997年前免试在香港执业,而质素参差与盛行收红包文化的中国医生,则病人比业界更害怕。另一方面,医生的人工,以至在大学训练医生的成本,全部都是由政府的公帑所负担;私院从公院高薪挖角,不断把有经验的医生与护士挖走,于是公营医院人手更短缺更紧张;令公院环境愈变愈差的恶性循环;一如奶粉、楼价、铺租、零售消费,全部被庞大的中国因素所全面控制,抢光本地人的资源,去服务大陆的客人;于是所谓「产业」,造就的就是这些做「中国生意」的集团,牺牲的就是本地市民的医疗权益;而更可怕的,那些「招揽」来港医病的「奇难杂症」,往往病人不愿再出钱时,要求转送公立医院。

根据政府自己的数据,单在2016/17年度非符合资格人士在香港医院的欠款,已接近8000宗,款项达到5000万;因此无论公私营医疗系统都如此紧张之时,不断构成香港人口增加的单程证移民,就自然成为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一如港大深圳医院院长卢宠茂,批评中国医护收红包,以药补医、乱做检查、乱开药、乱打针、乱收费等等,来港的新移民面对收费低廉,绝不收贿的香港医疗制度,口或会说不,但身体却最诚实,于是无论大病小病,都塞爆本已崩溃的医院。

问题的关键,就是「人满之患」,简单如港铁站爆满,巴士爆满,连海洋公园都爆满时,其服务是否能够截龙暂停?当香港短期内都无法增加医生、护士以至病床数时,香港面对「迫爆」的现实,能否暂停输入移民,以候增加供应?偏偏政府与那些中国国族主义者,却对现实问题视而不见,听而不闻,高叫「家庭团聚是人权」,一如高叫「医疗是人权」、「海洋公园是人权」一样,完全不顾现实;一如一位公立医院的朱护士在集会所说:「坚持每日输入150个新移民,是否用香港人的生命去交换呢?」

RFA

阅读次数:97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