挽李锐
王中陵
读李南央《李锐走了》有感
尊严一线斗秦嬴,
盗火庐山举异旌。
盲逐领军成过去,
自由吶喊敢纵横。
个人崇拜皆邪教,
宪政开张是使令。
仆继无忧伽利略,
扫平故垒向前行!

邓步峰
挽李公锐
有女继精神,此生可慰;
无缘观宪政,至死难休。

牟广丰
挽李锐老
噩耗传来热泪流,
毕生探索谱春秋。
如师如父音容在,
且教且学真理求。
百又零三长寿考,
二千一九暂还休。
继承接力无穷己,
更有新人在后头。


也曾预计命途衰,
仍旧哀思滚滚来。
探韵切磋常授业,
神交传道显高才。
忧民忧国为天任,
尽力尽责难释怀。
一代英豪乘鹤去,
凛然正气慑泉台。

车天启
挽李锐老
春滞梅凋天大悲,
霾浓寒重泪双垂。
年年今日人长忆,
继往开来知是谁?

汪廷奎
悼李锐老
修库长江敢谏争,
庐山会上陷儒坑。
秦城囚禁诗龙胆,
部长抡才享令名。
宪政开张晚年愿,
人权是主毕生情。
春明我亦亲聆教,
痛失寿星当世英。

廖国华
有弔
再难彤管吐丹衷,
事到安危话未穷。
实录名山犹被禁,
廷争巨坝总无功。
十年劫历阳谋里,
两字开张苦盼中。
白首归神亦何恨,
遍传大响趁天风。

向明月
风云激荡哭李锐 三首
初春不复哭苍茫,
独对诗书日月光。
同是潇湘洞庭雨,
百年魂魄问家乡。

春来又听杜鹃词,
昔日伢儿鬓有丝。
回首百前修炼史,
花开花落自由之。

湘水苍苍向寂寥,
曾经世纪伟人潮。
天堂若忆庐山事,
可有心情再聚焦?

郑轰轰
悼李老
老去犹呼宪正新,
强撑病骨斥嬴秦。
诔词不必空文藻,
大写铮铮一个人。

陈世群
悼李老
声望动天下,神州仰一旌。
匡庐传实录,龙胆出秦城。
独秉良知在,尤期宪政成。
怀公高世躅,四海泪同倾。

程建学
挽李锐老联
狱中诗,山上录,拼死书方留不死;
迷能悟,知敢行,先生真未负此生。

唐冬戈
悼李锐老
大雄终不起,赤县也生尘。
已惯人间雪,谁疑陇上春。
何言惊梦久,此去捷书频。
天国无鞭叱,鲜花作比邻。

刘琼
敬挽李锐老
北望京师泪雨弹,
江风阵阵递春寒。
一生志气传千古,
多少诗篇怒旧奸。
此去泉台犹未惧,
为愁民计不曾欢。
于今谁共天雷候,
雁塔钟声到外滩。

浦江边上望长安,
百岁常忧改革难。
雁塔留声题病榻,
庐山飞瀑忆清欢。
因存鋭意峥嵘月,
未老诗心正气刊。
沼狱笔耕龙胆紫,
几时神鬼各消残。

杨启宇
哀李锐老
匡庐烟雨总迷离,
帝意从来不可知。
忍使九州沦饿殍,
依然三面挺红旗。
廷争折槛人何在,
劫尽推枰事可悲。
白首吁天谈宪政,
痴心真与虎谋皮。

向喜英
讽诵启宇兄《哀李锐》亦复哀之
喋喋危言叹黍离,
其心良苦复谁知?
窃钩寒士镌金印,
擅柄奸人舞血旗。
谬说频喧公有恨,
真情罔顾我徒悲。
麻姑反手搔难惬,
冷眼颓波等蒜皮。

丁建国
哀李锐
人世百年终委离,
但哀芳政预难知。
小民谁欲还金印,
大盗焉能降血旗。
浊浪滔天惟是泪,
素幡匝地竟何悲。
风中静立吞声哭,
为惧斑斓老虎皮。

吴雁程
悼李老
仰李摘帽呜呼,
念君子秉良知,
春秋几度多挫辱;
锥心胡杨哀哉,
鞭世风留实录,
竹帛长镌有晦明。

曹谦
哀李锐老
漫漫长夜痒难抓,
不见雄鸡啼曙华。
宪政自由民主事,
攸关十四亿人家。

沈汇丰
哀李锐恩公
惊闻噩耗望长空,
忆昔皇都仰睿容。
百载无知尊鬼列,
千秋有幸识恩公。
赠书题字珍函里,
解析夸词圣殿中。
敬寄南央欣早见,
平民争颂最高崇。

和廖国华《有弔》元玉
一生报国竭丹衷,
心血流来不尽穷。
恶蠢之人欣摆谱,
殃民也者爱评功
真才实学走廊里,
假语荒唐大殿中。
敢揭毒蛇魔底细,
吾侪载载仰英风。

昊江
挽李锐老
鹤飞人去莫言悲,
盼盼春归每每迟。
故国何堪霾雾重,
长途不尽马牛疲。
撷花一朵难为祭,
咽泪双行未与随。
却待神州天气朗,
依依更诉别来思。

杨新跃

鸦啼已息更谁听,
龙死潜知尚有灵。
百里匡庐多暗雾,
十年劫社剩余腥。
批鳞虽属孤臣泪,
逆语粗呈民主形。
至此良心俱断绝,
一天风雨正冥冥。

陈少平
沉痛悼念李锐老三首
数十年间国步艰,
刀山火海未曾看。
晚来痛定思饕餮,
也使英雄龙胆寒。

入乎羿彀岂能完?
多少才人九死间。
却讶共工真大勇,
平生数触不周山。

胡杨有泪荐轩辕,
史笔无声策九阍。
萎矣哲人桑海尽,
馀情留与忆开元。

胡三贴
有吊
鲠骨人间余未多,
闻公弃此旧山河。
淋漓紫墨书龙胆,
能奈秦庭鹿马何。

张庆辉
悼锐老
耄耋其谁作壮行,
奋将宪政大旗擎。
匡庐廓雾雾终散,
高峡出湖湖已平。
棺盖毕生憎帝业,
骨敲抵死是铜声。
秦灰复爇公今去,
遥向神京酹一觥。

欧阳国金
有吊
谩言君侧位优崇,
忽似轻尘扫厉风。
犴圄偷书龙胆紫,
神州争献鼠肝红。
嬗更几代谁科罪,
奠定一尊纷尽忠。
盛世垂垂持异调,
朝堂早不许公同。

袁培根
悼李锐老
内讼纷纭罹难多,
铁窗壮志却经磨。
坑灰齐颈神犹在,
一片丹心国老皤

张红果
吊锐老
惯说人间纷代谢,
讵闻屈指辄相辞。
百年曲折虫沙迹,
九转沉潜龙胆诗。
孰谶中流堪后死,
难为大梦许先知。
功名尘土余椽骨,
遥向匡庐悼未迟。

李仲兰
挽李老
天河明灭几残星,
噩耗传来怎忍听。
昏眼迷途终获罪,
病躯对榻说初醒。
秦难远去愁犹在,
旗未开张目难瞑。
问有天堂知己少,
高山仰止刻碑铭。

2019.02.1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