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兴之所至,画了一只飞猪贺年咭,还写上一句:“猪都会飞,世上将无不可能发生之事”。

正月初一,不可能发生之事发生了!

澳洲政府宣布拒绝中国公民黄向墨入籍申请并取消他的PR.黄先生可能有相当一段时间,无法回到悉尼美丽湾的“山中之王”豪宅睇无敌大海景了。

根据媒体透露,黄向墨是广东揭阳人,原在深圳搞房地产建筑,在揭阳县委书记陈弘平及广州市委书记万庆良贪腐案后,于二零一一年移民澳洲。一些媒体指称他是陈、万两大贪官的“金主”,恐遭牵连故急急一走了之,此说仍有待证实。

黄向墨在澳洲十分高调,除了向医疗与教育机构捐款,还通过本人、家人、公司及他的“玉湖集团”向主流党派自由党和工党作巨额政治献金,累计多达二百多万澳元。

他在华社方面担任大洋洲和统会和澳洲和统会会长、广东侨团联合总会董事局主席、广东商会会长等职。

黄先生移民澳洲之后的生活轨迹与行事模式,同其他国家包括纽西兰的一些大陆新移民都差不多,买豪宅,置物业,开公司,参加社团当侨领,结交本地政要,向各党派提供政治献金,也作慈善捐款,组织大型活动包括迎送到访中国政要等等。介入的程度或投放的资源或各有深浅多寡,但一般都离不开这一个富豪移民的版本。

黄先生等新移民带来大批资金,在大陆有商场政界的人脉关系,在侨居国与原居地都拥有资源优势,发挥这一种优势进行商业活动与文化教育交流,本是对个人、侨居国与原居地都有所贡献的“三赢”的好事。

澳洲政府对此等人仕应该大大欢迎才是,为什么还要处罚黄先生并将他逐出国门呢?

令澳洲政府产生怀疑与忧虑并采取行动的真正原因究竟是什么?

在诸多的相关报导与评论文章中,很少见到对这个问题的探讨。

依个人陋见可能有以下两点:

一是黄向墨与北京关系密切,其参与及领导的某些社团,被指称是中共中央统战部管的外围组织,故引起对他通过华人社团操控当地华人配合支持中国外交政策的质疑﹔

二是黄向墨试图通过政治献金或捐款,支持自己属意的党派或人选以及学术机构,然后说服影响主流社会党派及政治人物支持中国的官方立场。

当澳洲在国际事务中与中国的立场相近或一致时,黄向墨若果按照以上两个方式行事,也还说得过去,因为勉强算得上是对澳洲官方立场间接性的支持。

但是当澳中两国在国际事务中的立场出现不同,譬如在南海问题以及其它问题上,由于地缘政治或核心利益的冲突,澳洲政府同中国的官方立场都是对立甚至对抗的。

作为澳洲华人侨领的黄向墨仍然按照以上两个方式行事,通过华人组织操控当地华人配合支持中国外交政策,通过政治献金或捐款,说服与影响学术机构、党派及政治人物支持中国的官方立场。就被视为一种来自外部对国家的渗透和干预。由于政府视这一种渗透和干预构成对国家安全及核心利益的伤害,所以导致黄向墨成为“反外国干预法”立法之后遭到制裁的第一个华人侨领。

这可能是黄向墨事件背后的最根本原因。

在此请注意区分思想言论自由与国家安全核心利益。

本地民众、传媒、团体和大小党派同现届政府官方立场并不都是一致,政府也无权干预及强制任何人必须与其保持一致,甚至允许大家反对它。这在民主国家是很正常的事。

不过,持有及表达不同立场观点,同试图通过捐款影响学术自由和政治人物立场更加亲中,或者用社团组织操控本地华人配合与支持中国官方立场施展影响力,性质完全不同。前者属于思想言论自由,后者则已经构成一种来自外部的渗透和干预,对国家安全及核心利益构成伤害,政府或早或迟总会采取行动遏制之。

发生在澳洲的黄向墨事件多多少少会对纽西兰带来冲击,既然隔海的袋鼠都醒了,KIWI还能睡多久呢?!

大年初七,“纽西兰主权”(NZ Sovereignty)组织在惠灵顿和奥克兰举行了反移民集会,行动党与新保守党均有参加。与其像某些中文媒体急急去为其定性及自我慰解,不如冷静客观地从集会的讲话、传单、标语以及民众呼声,仔细了解与解读箇中反映出来的政治讯息与不同民意。

集会文宣主题除了针对大规模移民,绝大多数都聚焦“言论自由”。值得留意的是“让纽西兰再次伟大”、“让每一个地方都有言论自由”和“对政治正确和文化马克思主义说不”这几个口号,现场有人高呼:“不融入,就滚疍”。简单地将这些意见宣示、观点表达理解为“极右派的排外”、“白人至上的古典爱国主义”,根本无助于我们对纽西兰多元文化政策以及移民政策的检讨和调整。

有人批评近年纽西兰政治中的白左理想主义思潮,究竟是否存在过份强调开放的政治正确,是否忽略了对国家安全核心利益的保护以及对纽西兰价值观的恪守坚持。“纽西兰主权”(NZ Sovereignty)和新保守党的出现,说明对这个国家留下很多政治以及社会问题,如果不予以正视、检讨和调整,继续门户大开任凭侵门踏户,或可能酿成大错,而这些带来的损失最终将由四百万民众承受及埋单。

世界在改变,纽西兰人的看法也在改变,爱国主义或民族主义抬头,右倾势力的集结,反映部份民意正向政治光谱的极端倾斜,可能影响到政党政治与国会大选,终会波及作为第三大人口移民族裔的华人,我们对此是否应该有所警醒呢?

黄向墨事件也提醒我们切勿滥用思想言论自由,应该首先热爱纽西兰、忠诚于纽西兰。如果不主动融入,当我们见到一只正在飞的猪的时候,可能已经太晚了!

出处:北京之春
整理:2019年2月17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