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人权纪事(2019年2月11日-2月17日)

Share on Google+

编者:本周重点关注良心犯被剥夺律师会见权、上诉及申诉权。中国公民运动网报道了多名良心犯被剥夺律师会见权、上诉及申诉的权利,这是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自709大抓捕后,当局迫害人权捍卫者及维权公民的手段出现新的变化,709所有涉嫌人员都被剥夺了律师会见权,这种新的迫害演化到今天,已经成为一种常态。就像2011年网传茉莉花革命期间各地异见者遭到大规模强迫失踪一样,随后的这8年以来,强迫失踪亦成为一种普遍存在。

世界人权宣言中第十一条(一):“凡受刑事控告者,在未经获得辩护上所需的一切保证的公开审判而依法证实有罪以前,有权被视为无罪。”这样的人权宣言虽然已经发布了60余年,然而在中国,受到刑事控告者尤其是受到莫须有的政治指控的良心犯们,却无法享有宣言中的人权保障。在没有司法独立,“党要全面领导”之下,良心犯们的司法救济渠道被堵死,在一个不公的法庭上,良心犯们被剥夺了律师们为其辩护的权利!审判后,他们的上诉权、申诉权再次被剥夺。尤其是案件在未审结之前,律师无法会见,使被羁押的良心犯不得不面临诸多的不确定性,遭受酷刑的风险大大增加,外界无法了解案情及良心犯们的健康状况,生命安危同时受到威胁。

一、黄琦庭审后新聘律师首次会见遭拒,律师受压后退出代理。黄琦的新任代理律师张赞宁连续两天前往四川省绵阳市看守所要求会见黄琦。然而,看守所以种种理由阻止会见,律师只得赶往绵阳市中级法院,依法要求阅卷及会见主审法官,却被告知法官正在休假。随后,黄琦案新任的两位律师均因官方受压而退出代理。

黄琦被羁押两年多以来,有两名代理律师被吊销了律师执业证,老母亲数次被强迫失踪或限制人身自由。黄琦遭受了逼供、逼其认罪、殴打、长时间审讯等酷刑,患有高血压等多种重病危及生命,秘密庭审过去了一个多月,外界仍不知庭审的情况。黄琦此前曾向律师表示:坚称无罪,坚持自主聘请律师,有病得不到应的的治疗。目前黄琦的处境不仅是律师无法会见,他的生命安危更令外界担忧。

二、余文生涉嫌“煽颠罪”案,律师被剥夺阅卷及会见权。余文生的妻子许艳与常伯阳、谢阳两位律师前往徐州市中级法院,经过查询确认余文生案已于2月1日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起诉至法院,然而,两位受聘律师仍未获得阅卷权与会见权。余文生自2018年1月19日被羁押至今,案件经过4次延审及2次退侦,一直未获律师会见,亲友及外界都担忧余文生遭受了酷刑及不人道对待。

中国“律师法”明文规定律师有权依刑事诉讼法规定会见在押或者被监视居住的嫌疑人、被告人。在检察院对案件审查起诉起,律师有权查阅、摘抄、复制案卷材料。当局在剥夺余文生司法救济权的同时,也剥夺了律师的执业权,长此下去,中国还需要法律吗?这种严重的违法行为必须停止,否则有可能会像文革时期一样,国家主席的人权都无法保障。

三、129教案迫害持续,被羁押人员亲属见律师遭到传唤。 129教案过去逾两个月,但针对成都秋雨圣约教会的打压仍在持续。2月15日晚,被羁押的苏炳森的妻子等5名亲属被警方带往建设路派出所,主要原因是与王怡的代理律师见面。张培鸿作为王怡的代理律师,两次长途奔波要求会见未果,还遭到警方的扣押及监控。129教案目前仍有13人被关押,所有被羁押人员都被剥夺了律师的会见权。

公民享有宗教信仰的自由,当局对教会的迫害打压,完全无视宪法赋予每一个人的宪法权利,而肆意践踏法治的违法行为还有,剥夺被羁押人士的律师会见权及亲属的知情权,堵塞了被羁押人士的司法救济途径。

四、扎西文色被禁见律师,申诉受阻。提倡藏语教育、保护母语的扎西文色(扎西旺秀)自2016年1月被羁押至今逾3年,因拒不认罪,否认煽动分裂国家,2018年5月被青海省玉树州中级法院一审以“煽动分裂国家罪”判处扎西文色有期徒刑5年, 2018年8月上诉被驳回。2019年春节前,扎西文色的辩护律师蔺其磊前往青海省西宁市东川监狱,要求会见扎西文色讨论扎西文色继续申诉的相关细节,但却被告知:扎西文色的罪名敏感,需要省政法委批准才可会见。

“罪名敏感、政法委批准”,这难道就是中国特色的“法治”吗?当法治被政治阴影所包围,法庭怎么可能会公正?公民到哪里去奢求“依法”?

五、曹三强牧师上诉被5次延期。“中国福音会”湖南牧师曹三强于2018年3月被云南省孟连县法院以“偷越国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7年,曹三强随后提起上诉,案件由云南省普洱市中级法院受理,然而上诉审理却被一再拖延,中共已经连续5次将案件延迟审理,。曹三强牧师至今仍被关押在看守所,身体健康状况愈来愈差,长期晒不到太阳,牙齿脱落,引发外界担忧。

而另一位河南牧师张少杰于2014年7月被南乐县法院以“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及“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12年,张少杰牧师当庭表示上诉,认为当局构陷捏造。上诉被驳回后,张少杰几年来坚持申诉,但至今未获受理。

以上几位良心犯的案例,无一不是因言论、信仰、维权人权而获罪,缺乏基本的事实及证据,在被羁押的过程中,大多遭遇过剥夺律师会见权。即便在法庭违法判决后,在上诉、申诉的过程中,又被直接或变相剥夺上诉的权利。以上的案例只是中国司法黑暗的冰山一角,还有多少良心犯处于被强迫失踪中?曾经的人权律师高智晟失踪500余天了,他甚至连聘请律师的机会都没有。

中国公民运动网撰写

2019年2月17日

阅读次数:1,584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