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后真相时代”与强人政治

Share on Google+

2019-02-26

本周,全球媒体都在期待几个重大新闻事件如何展开。一个当然就是即将在河内举行的“特金”高峰会。*一个是美中贸易谈判时限已到,是否延期,会否因其他事件,比如朝核问题最新发展而生变?再一个就是委内瑞拉危机会否严重升级,成为美俄博弈的新热点?在美中两国政治方面,也有影响巨大的政治事件随时发生的机会。美国方面,“通俄门”调查已进入后期,新司法部长上台意味著一场围绕调查结果展开的政治大戏正在拉开序幕。而中国不仅又到了“两会”时期,而且,习近平以什么样的“治国方略”来应对特朗普的“非常规”打击带来的美中关系新格局?也到了要“亮相”的时刻。在这个时刻,最近发生的“王法官自盗案卷”的奇案所引起的舆论震撼,竟然超过了正在紧要关头的美中贸易谈判,说明这一新闻背后,有事关大局的政治意义。

这些正在发生和可能发生的重大新闻事件,无疑强化了许多人“天下纷纷,真伪难辨”的乱世感,同时也指向了一个许多人关心的问题:在如今这个所谓的“后真相时代”,占据国际政治舞台中心的强人政治,能建构一个相对稳定的秩序吗?比如,特朗普和习近平看来确实都希望在贸易问题上成交,但他们能做到吗?特朗普上周在白宫见刘鹤及两国谈判代表,毫不在意地公开了他与美方首席代表莱特希泽的重大分歧,著实令中国的反美势力兴奋了一把。他们认为习近平“硬著头皮顶住”的策略终于成功有望,特朗普发动的贸易战打不下去了。对于那些信仰好死不如赖活著的人来说,这也就意味著“中国又赢了”。但那些寄希望于特朗普压中国“结构改革”的人不这样看,他们仍在期待贸易战会推动中国靠内力无法推动的改革,比如说,开放网禁。

哪一种期望将更贴近未来的真实?或者说,哪一种人会在强人政治主导的“后真相时代”感觉更好?我的理解是,“后真相时代”的本质是旧的意识形态话语失灵的时代,这不等于自由、平等、法治、民主这些现代价值已经失去意义,但确实意味著必须创造新的意识形态话语才能重构基于这些价值的新秩序。在此之前,感觉好的只能是那些从苟且人生的哲学中获利的人,而不会是那些为“良知”所苦的人,更不会是那些富于“正义冲动感”的人——无论左派还是右派。

不过,与意识形态大显神威的冷战时代不同,在当今传媒环境下生存的政治强人,感觉并不好,这也是“后真相时代”一个重要现象。有人把他们的状态形容为“政治凌迟”,原因之一,就是没人像冷战时代那样,真把政治强人奉为神灵。当今世界的强人虽然仍能带来巨大的风险和灾难,但他们加害于人的能力也受到资讯发达的极大限制。在很多情况下,他们陷入了“皇帝并无新衣”的窘境。

政治强人不可期,新的意识形态话语从何而来,新的政治秩序如何建构?我还看不到答案。但我相信,尽管中国有很沉重的历史和文化包袱,但不是没有机会。原因之一,就是中国正在发生一次被许多人所忽视的知识大跃进。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中国不仅第一次与西方文明站在同一技术平台上,而且,在今天这个时代,中国面临的内外挑战,比美国和其他发达国家更具普遍性。

*美国总统特朗普已宣布延后对价值两千亿美元的中国货增收关税,但尚未公布具体延期时间。

RFA

阅读次数:1,421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