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松:假如地球上只有人

Share on Google+

人类根据“弱肉强食”的生存原则,对世间万物进行秋风扫落叶般的“强食”,到2200年时,地球上最后一只飞鸟被猎枪一弹击落,最后一只野兔被人类一口吞下,最后一只东北虎在狭窄的牢笼里孤独死去,最后一棵冷云杉被砍来卖了钱……地球上再也没有“万恶的”虎豹豺狼、毒蛇猛兽,举目四望,是人的海洋——“万物主灵”的人类彻底胜利了。

问题是,胜利之后的人类又怎么办?

孩子们天性喜欢动物,于是,那时的动画片空前畅销。祖国和世界的“花朵”们从动画片中得知,若干年前,地球上还有叫做大象、苍鹰之类的东西。但由于长期没有实物的启迪,动画片慢慢也走向衰亡,最后只剩下“人画片”和“武器大战”的游戏机。

情侣们爱在花前月下林间草地上卿卿我我,因此,去郊外潇洒走一回是热恋男女们的浪漫。可那时已没有什么郊外了。新建的开发区首尾相连,灰白的高楼取代了青翠的森林。情侣们的情爱被压缩到卧室的沙发里和汽车的后座上。

文人们天性爱好写点“两只黄鹂呜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之类的闲花野草。但2200年的文人们根本就没见过翠柳间的黄鹂,青天里的白鹭。(自从1955年大雁在中国上空消失后,雁这一被中国文人颂述了数千年的“情书信使”便再也没有在文人的诗篇中真实地出现过。)因此,2200年的文人写下的句子可能是这样的:“两只喇叭呜商城,一行标语上高楼。”——虽无优美文采,但却很实在。

音乐家们再也谱不出(维也纳森林故事)中的小鸟啼鸣;画家们展出的作品除了楼房写生

便是男女素描……

不过,这些都不要紧,要紧的是,当地球上只有人,到处都是人时,人感到的是“挤满同类的充实”呢,还是“只有同类的孤独”?

还有,到那时,与天斗,人已大获全胜;与地斗,人成了绝对主宰;但在荷尔蒙等“元素”的作用下,人会不会全力转向“与人斗,其乐无穷”?很可能,在汹涌的繁殖和气闷的拥挤中,人类为争水源、抢土地、为各自的生存空间和意识形态大打出手。弱肉强食的原则便在最高等动物——人类自身——中间轰轰烈烈地展开。最后,拥有武器最多的“最强者”大获全胜之后,寸草不生的地球上只有一只残存的老鼠在地狱般的死寂中吱吱乱叫。

这也许是文字游戏,但却绝非杞人忧天。看看某些忙碌人群的所作所为,难道,他们不正是在往这条路上“高歌猛进”?

(《重庆晚报》1998年10月22日)

木公的博客2008-01-09

阅读次数:253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