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松:可悲的“冷血动物”

Share on Google+

保护蛇,维护生态平衡,是早已明文规定了的律令,也是报上喊亮了的口号。此外,我们也不时读到:执法人员查获一桩私自贩运贩卖野生活蛇的违法行为,将XXX条活蛇放归山林的报道。

我为人类文明的进步而欣慰,为正义的执法而鼓掌。

不料,掌声未落,突见一大报上鲜红的通栏广告,上面大书:冬季吃蛇。那个“蛇”字,写得又大又活,惊心夺目。下面的文字说明是澄清人们认识上的偏误——即蛇是冷血动物,冬季不宜吃。该广告旁证博引,科学分析,总之,冬季吃蛇对人是大滋补,诸君无需多虑,等等。

没过几天,又在报上读到一段田原诗般的诱感:几位文人雅士到郊外游乐,突见一鼓鼓圆圆的大花蛇盘卧草丛。雅士文人大喜,野味难得!当即围剿捕来,剥皮剁肉,燃起篝火。啊,那味道好极了!郊游顿添一番情趣。

从杀腾腾的“吃”到温文雅火的“烤”,人类这个“冷血动物”吃遍万物无敌手!

令我困惑的是,蛇,人们到底该不该吃?吃吧,似乎又破坏生态平衡,不吃吧,它又大补特补,味道好极了。

报上的“舆论导向”就是这样在“导向”的。

不过,既然“吸烟有害健康”和“HILTON(烟名)——满足的巅峰”这样水火不相容的“文明语言”可以共溶一炉,那么,“保护蛇,维护生态平衡”与“(蛇)味道好极了”的共同导向便不值大惊小怪。

然而可悲!人类在偏偏倒倒走向文明的过程中背负着如此混乱的逻辑,如此矛盾的哲学和——如此“冷血的贪婪”!

木公的博客2008-01-09

阅读次数:278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