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松:多些“怒”,少些“忧”

Share on Google+

《经济参考报》1月13日披露,一些党政机关无偿占用企业资金达12亿元,物品三万多件。标题是“以权侵占令人忧。”

对以权侵占了人家12亿元,居然只是“令人优?!”由此想到三天两头读到的“令人忧”:年年拖欠教师工资是“令人忧” ;打“白条”上亿元是“令人忧” ;假冒伪劣泛滥全国是“令人忧”;贪污腐败更是“令人忧”……

我们什么时候才会感到“令人愤”、“令人怒”?!

“忧”者,担忧,忧伤是也,它给人的形象是闷闷不乐,长吁短叹、焦虑而又不知如何是好。“怒”则不同,它使人拍案而起,奔走呼号,甚至冲出门去“采取行动”。

我们为何老是“忧”而无“怒”?是因为中国老百姓心胸比海还宽广,性格比羊还温顺,还是类似“以权侵占了12亿”的现象是“小菜一碟”,尚未达到“令人怒”的程度?或者说,我们对此类腐败只能“忧”,不能“怒”,只敢“忧”不敢“怒”(因为“忧”有“忧国忧民”的传统美德,而“怒”则有“犯上作乱”的悖逆不道)。

看到老鼠满街乱串,是“忧心忡忡”还是怒发冲冠、高声喊打?

巴士底狱决不会因为巴黎人民“忧心忡忡”而倒塌。

我若是“以权谋私”的“官老鼠”,我决不怕小民们“忧心忡忡”。

我想,如果我们血液中多一点“怒”,我们身边这个世界,一定少一些“忧”。

写于1996年

木公的博客2008-01-09

阅读次数:253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