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松:王二娃

Share on Google+

王二娃个头不大,但满面干精火旺,一看就属于皮球虽小,气很足,一碰就跳的角色。

此兄生平两大爱好,一是麻将,二是划拳,其中尤其是后者,王二娃简直视之为他人生的“支柱产业”。只要同哥们坐到酒桌上,他便容光焕发,顿生马拉多纳面对绿茵球场,拿破仑君临马伦多战场之振奋。

王二娃生活中实在没什么值得他自豪和炫耀的,连天天操练的麻将都是输多赢少。但划拳则例外。首先,他天生一付亮嗓子,且底气十足,虽然未遇伯乐失却了歌星梦,但酒桌上“乱劈柴”却是声压群雄,屡屡赢得一片称赞。据说,他一起吼,半里外都知道他出的招数。其次,猜拳中他反应特别敏捷,绝无当年在小学和初中课堂上的迟钝。尤其令人钦佩的是他在划拳中所展示的非凡创造力。例如,“四季财”他可以轻松创造出“四季豆”、“四不象”、“四匹马儿跑”;“六六子顺”他可以顺口引申为“刘晓庆”、“牛皮菜”等等。

总之,王二娃自觉拳掌一出,吼声一起,便入超凡脱俗之境,生活中的一切烦恼和压抑,顿时云散烟消。尤其是几杯酒下肚兼赢了几拳之后,一种英雄豪气便渐渐贯入五脏六肺,朦胧醉眼中,觉得自己也有几分伟大起来。遗憾的是,据旁观者说,此刻他的形象,老使人联想起座山雕手下八大金刚在松油灯下大块吃肉的情景。

有一次,王二娃同几位酒友到青岛旅游,在饭店落座不久,他便车轻路熟地使出英雄本色。不料,饭店里正雅雅细嚼的其他食客不懂重庆人酒桌上的万丈豪情,王二娃刚一挥拳起吼,便引起饭厅里一片惊恐。一位金发老外,以为遇到打劫,顿时花容失色;还有一位小孩,吓得直往妈妈身上躲……其实,王二娃就是在故乡重庆,也引起过外地人的惊畏,本地人的抗议。有人说他闹得太晚,有人嫌他声音太大。

王二娃对此颇不以为然。重庆火锅一吃,随随便便就是几个小时,这么长的时间,不划拳怎么过?老谈生活中的鸡零狗碎提不起兴趣,交流人类灿烂的艺术文化等平时又没有积累。还有,即使王二娃等读过莎士比亚《仲夏夜之梦》,或者了解加入关贸总协定的前前后后,但火锅一“麻辣”酒精一刺激,还是觉得“乱劈柴”既简单又痛快。

可是,有些人老是认识不到这一点,一味指责公共场所高声划拳是粗俗之举,王二娃就不时正在兴头上时遇到“干涉”。可惜,王二娃酒桌上虽敏捷,论理上却迟钝,一旦相遇,便只有耍横。后来,他听说本人读过几天圣贤书,长于理论思辨,便请本人出山指点。

在隆重地吃了王二娃一顿“麻辣烫”,领略了他“乱劈柴”的武功之后,我当即概括提炼出划拳的五大功妙。第一,可以宣泄生活中的压抑和烦恼,在赢拳时弥补人生中的失败感。第二,可以消磨多余无聊的时间,作价廉物美的娱乐。第三,在长时间的吃喝中,既可活跃气氛,又可填补知识不足、无话可谈的空白。第四,可以弦扬“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伟大情操。(因为拚了老命吼得声嘶力竭,无非是为了大公无私地将美酒让给别人多喝,自己少喝。)这对于眼下有些人一心为己,大搞腐败具有当头棒喝的作用。第五,可以展示重庆人的热情、豪爽、耿直……

王二娃闻言大喜,从此自持有理论撑腰,愈加不顾左邻右舍的抗议,一声声“刘晓庆”、“牛皮菜”吼得更雄。

注:1995年到1996年,我不仅下岗天天独自呆在家里,而且居住在我一生中环境最恶劣的地方——四周被庸俗不堪的小市民所包围。有火锅馆汹酒划拳的、有麻将打得天昏地暗的,还有吸毒的、卖淫的、嫖娼的……

在一次与几个在火锅馆里声嘶力竭猜拳行令的汉子打了一架之后,我下决心搬离了那个让我决不想再看一眼的地方。

这篇看似幽默的文章,便是我在那极其痛苦的环境中写成的。

木公的博客2008-01-09

阅读次数:564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