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天水:中秋节张林绝食继续

Share on Google+

张林先生自九月二日开始了为期一百天的绝食,这是一种多么英武顽强的抗争!张林曾经说过:“监狱是我最后的战壕。”现在他又一次被迫处于这样的战壕,进行令人敬佩的非暴力抗争。

绝食以一种顽强的意志,首先要和人类天然的饥饿感作战,在监狱还要和监狱的各种压力作战,而绝食战士,除了意志和信念之外,不使用任何武器,只是以惊人的毅力,表达自己的意见,向不合理的势力和制度,表示异议。

绝食有无限的和有限的区别。南宋灭亡前后,有个名士谢枋得,为华夏文化的沦亡而伤感,五次不接受元朝的征召,逃亡民间,以卖卜为生,养活老母,最后在被押往蒙元京城,绝食而死。这是无限绝食的典型。

谢枋德的忠于的是中华文化,虽然那种文化有封建因素,但是比起蒙元的蛮族文化,更多具有礼仪成分,要进步得多。而蒙元文化,几乎完全是野蛮落后的,朝廷、官府中,高官可以对下级随意凌辱,随意动手殴打。

张林绝食是有限的,他忠于的是自由民主文化,但是所对抗的对象和蒙元文化有类似之处,那就是无论蒙元的游牧文化还是现代中国大陆的极权专制文化,都是野蛮文化。暴力、非理性、蔑视人权是这种野蛮文化的几个特点。

张林先生不过是行使了人类天然就应该享有的基本权利之一,即言论自由权,专制中国的司法机构,就在各种势力的配合之下,将他再次打入牢狱。八九民运大潮之后,他被监禁了两年,尔后因为他参与组建中国劳动者保障联盟,被劳教三年,流亡美国一年后,毅然潜会入大陆,继续推进民运,结果又被劳教三年,去年年底再次监禁他后,官方又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决他有期徒刑五年。

他从来没停止过战斗。面对再次监禁和政治迫害,张林先生在他的“最后战壕”里,继续开始反抗。这次绝食他要达到几个有限目标:要求停止对他的政治迫害,放弃文字狱的老套;要求停止违反劳动法强迫他一天二十个小时左右的劳动;要求会见律师,要求停止侵害他通信和获取知识与信息的法定的权益。

文字狱能够停止吗?只要旧的体制延续一天,中国大陆司法机构就一天不会停止各种名目的文字狱。专制腐败势力,要想稳定自己的利益,就必然害怕真正的言论自由,因为言论自由与公开真相,是瓦解特权与腐败的起点。为了掩盖恶行,为了欺骗公众,历史任何形式的专制腐败势力,都必然压制言论自由。这就是张林先生再次遭到监禁的根本原因。

能够停止强迫超长时间的劳动吗?中国的监狱法对被监禁者的劳动时间有很多明确规定,按照那些规定,一天劳动八小时以上,是不合法的。但是在中国各种监禁场所,由于上级司法机构下达的生产任务指标很大,也由于警察们的个人利益和完成指标的数量挂钩,这样上下几个方面受利益驱动,导致监禁者几乎都遭到奴役性的强制劳动,而且超时间超负荷的程度,骇人听闻。这次即使是张林自己能够获得一定程度的让步,但是其他被监禁者的休息权利,能够有所保障吗?很难很难。只要最近经历中国大陆监禁场所的人,都或多或少了解到这样的事实:奴役性劳动在继续,生产任务一来,不分昼夜强制役使被监禁者劳动的违法行为,仍然在继续。

律师见到了,这是个小小的胜利。绝食,以生命损害为代价,才赢得这样小小的胜利,可以见出在中国大陆,人权的每一点点进步,都需要付出巨大的代价。

张林先生的通信权能够正常获得保障吗?他能够正常看书,实现自己获得知识的权利吗?我们相信,经过他如此抗争,或多或少能够赢得司法机构的让步,但是让步是不够的,中国大陆的司法机构,必须遵守几个人权国际公约,遵守现有法律中的合理条款,停止对所有被监禁者的通信权和获取知识与信息权等方面的普遍随意的侵权恶习。

今天是中秋节,痛心的中秋节。监狱之外,人们普遍地大吃大喝,而我们中华民族的民权勇士张林先生,在暗无天日的牢房了,为了自己的基本权利,也为了中国国民普遍的基本权利,只能以绝食的方式,反抗专制,饥饿与文字狱,一起损害他的身心。但是他这种不向野蛮文化低头的勇武,为痛心的中秋节增添了亮点。

杨天水于南京东山

2005年9月18日

作者文集

阅读次数:230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