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的沦丧以及由此造成的种种痛苦已无需赘述。——它像那雨后春笋般巍然挺立的高楼—样—览无余。造成这种沦丧和痛苦的历史成因、社会责任也不必去作注或是欲说还休的探讨分析——留给后人吧。

当务之急是:面对这种沦丧与痛苦,我们每一个平凡的人,应当如何看待?

前不久,《重庆商报》登了一篇报道:七星岗一个进城打工的农民,目睹老板为赚钱,用有毒的“吊白块”发馒头,农民受良心驱使,甘愿“下岗”,愤而揭发。

我在这篇报道前肃然起敬!人类的良知没有死绝,星火微弱一闪,便穿云破雾,透彻灵魂,让一切“光彩工程”相形黯然!.

我瞪大眼睛:;有没有哪家企业老总大受感动,特招这种“良心人才”;有没有常吃那种馒头的居民涌泉相报,救助那位“壮士一去不复返”的“下岗农民”。这也是一种道德——让饱受打压的良知在荒寒的旷野里不因孤独绝望而长眠不起。

可惜,没有。至少我没见相关报道、相关“道德”。

顾城说:“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这种话语如果生长成为一种社会准则,我们必将面对一种惊心动魄的血色黄昏。在狂乱的燃烧之后,是整体的夜黑,是所有个体的不幸——没有哪个“受益者”会在奉行这种准则的社会中获得真正的幸福和安全。

有人说,眼下的道德沦丧是对以前道德至上(如“狠斗私字一闪念”)的反弹。

这种“反弹”是一种人性的必然,还是一个民族“不成熟”的悲哀?

一个“男人”,在爱的名义下骗了我的“处女之身”,我便“反弹”,要以恨的极端对待所有“男人”?

以前看过一幅漫画,一个人从胸部挖出一团东西,狠狠一脚踢得老远,同时骂一句:“难怪我发不了财,原来是这东西在作怪!”被踢出去的东西上写着两个字“良心”。

我总觉得那不是漫画,我分明看见一个个胸膛被挖空了的怪物在伪劣的桥梁上行走、在有毒的大米边叫卖、在鲜红的殿堂上假笑……

对反人性的“扬恶抑善”的土壤不进行抵抗和清除,反而投身其中,推波助澜地去“适应社会”,就算得到了树木,但注定失去森林。

在高楼豪宅、华灯辉映的下面,不该行走着“胸部空洞”的动物,那不应是我们这个民族的生活画面,更不该是留给子孙后代的遗产。

每一个平凡的个体,坚守最后的道德底线和最起码的人性良知,在这个起码底线上展开艰辛的“反弹”,才是理性和希望所在。为此;肯定会付出各种“利益”的损失。这种损失,我们不付出,我们的后代便一定要付出,而且是更大更惨重的付出。

(《重庆商报》1998年 11月?日)

木公的博客2008-01-09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