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说纷纭话“选美”专题的话题点评)

选美,并非开放之后从海外舶来的“文明”,在我们这个拥有悠久历史的东方古国,选美之风历久不衰,无论朝代如何更迭,选美活动总在天之下地之上一幕幕上演。大小君王们个个爱美,黄绫圣旨一下,朝野选美热烈。八方佳丽、四海粉黛,浩浩荡荡汇聚于君王之侧。经过初选、“评委”亮分和皇帝老倌终审,脱颖而出的冠亚军和前“八强”们,一个个依“三夫人、九嫔妃、二十七世妇、八十一女御”的序列,移莲步、解红裙,在君王的龙床前,降下选美的帷幕。

历史发展到文明的今天,君王皇帝己然作古,选美活动也发生了质的变化。飞入寻常百姓家的选美,成了一项让多方受益的活动。爱美,本是人的天性,人们既然可以赞美山川河流,为什么不可赞赏冰肌玉骨。人生原本匆匆,青春最美的一瞬更是转眼即逝,上帝创造了美,偏要把它遮掩起来,任“资源”悄然而逝,也许不符合上帝的旨意。如果这转眼即逝的美能通过一种“活动”变为永久,未尝不是一种善举。当年终身未娶的安徒生曾在维纳斯塑像前整整伫立了四个小时,任一种神圣的美感笼罩全身。这位心灵无比善良纯净的童话大师所创造的“海的女儿”与维纳斯那丰腴美妙的胴体是否有一种内在的、神秘的、美的联系?

当然,如安徒生般高洁,并能将世俗的美感升华到一种神圣境界的人毕竟不多。在“维纳斯塑像”前,在选美台下千万双痴痴的眼眸中,难免也会有一种蛰伏的阴暗、波涌的萎琐。这自然是对选美本身的一种亵渎。还有,那无孔不入的商业炒作,往往也给选美本身涂上一层浓浓的铜臭,使本应让人情感得到升华的美变得功利而俗气。批评者、反对者的出现自然就有他的道理。

我想,对一件事,或一种社会现象,有不同的声音、观点、看法,原本非常正常。容许不同声音的存在,本是社会文明的标志(试想当年谁敢对皇帝选美说一个不字)。我认为,赞赏与反对、批评与赞同若能多元并存于选美的场内场外,这本身就是一种美。当然,倘若赞赏者能从反对者的批评中有所领悟,从而使选美透射出更美的光芒,或者反对者能从赞赏者的活动中感悟到真正的美的内涵,彼此观点虽异但能相互理解共存,那么,我们就拥有了一种超越选美本身的、我们民族文化心理中所缺少的“容异的美”。

最后想说的是,眼下参赛选手们内在美的相对苍白,是我们重庆选美的一大“不美”。据报载:在2000年8月举行的一次内衣展示会上,因重庆内衣模特缺乏内秀,以至组织者们不得不紧急从外调“美”来渝。但愿那些为自身“三围”自豪的美人们懂得,外在的美,刺激感官:内在的美,滋润灵魂。真正的审美必定拒绝一览无余的平庸,透彻心灵的悠长余韵来自眉宇间浓浓的文化内涵。否则,无论是赞赏者还是反对者,都有话可说。

(《今日重庆》2000年10月创刊号)

木公的博客2008-01-09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