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伟险峭的万丈夔门,终未能扼锁千里长江,亿万年来,讧水在这儿滚滚而过,生命在这儿代代繁衍。大江两岸,积淀了多少远古信息,多少灿烂文化!

然而,山那边大坝已经合拢,夔门雄姿当被腰斩,几年后,多少瑰宝与灿烂尽在水中!

我站在夔门入口处新落成的夔州古象馆前,向烟雨朦胧的瞿塘投去湿淋淋的凝视。

足下,是一尊遥指夔门的古老锈炮;身后,是两根南宋的锁江铁柱;左边,是新发现的老关庙文化遗址;右面,是150万年前的夔州古象遗骨。这儿,积淀着丰厚的文化历史,埋藏着神秘的远古信息,一抬手,也许就碰出一串巴坟楚墓;一迈足,也许便踩碎几块秦砖汉瓦。

白帝城博物馆副研究员魏清宇先生说,瞿塘峡文化非常丰富,白盐山有距今200万年的巫山猿人遗址,峡出口处有距今5000年的大溪文化遗址,入口处有鱼腹浦旧石器遗址,峡内有距今2000年左右的古悬棺葬及历代摩崖石刻,赤甲、白盐两山有汉代至抗日时期的古战场、古炮台遗址……而这些,仅仅是瞿塘峡文化历史积存中极少的一部分,还有多少未被发现,仍悄悄地埋藏在1 7 5米水淹区的地下?!这些埋藏在地下的无价之宝,蕴含着多少文化历史地理的信息,可以破释出多少学者们百思不得其解的远古之迷……

一具古象遗骨,推断出远古夔州大地曾是一个大沼泽,几颗猿人牙齿,让距今只有50万年的周口店猿人黯然失色;几座巴坟楚墓,破释出当年巴楚交织的神秘密码;一道古墙残炮,饱蕴着时代兴衰的历史沧桑……

短短8公里的瞿塘峡,浓缩了200万年人类发展历史!那么,整个三峡地区,又有多少埋藏在地底的、等待着开启的“黄金般的财富”?

这是那没有语言的大自然千万年来悄悄为我们蕴藏的远古信息,这是我们那没有文字的祖先默默留给我们子孙万代的文化瑰宝!

我们将如何来计算这丰厚地下瑰宝的价值?我们将如何来计算这瑰宝被毁的巨大损失?!这可是整个民族,也是整个人类的财富呀!

当我们为山那边大江合拢而鞭炮齐鸣、欢呼“人定胜天”之时,我们是否听到子孙后代的深深长叹?

倘若让这200万年的历史文化积淀就这么默默地永远埋葬水底,子孙后代泛舟高峡平湖时会有何等感想、何等评说!

二期水位的“大限”之日正在汹汹逼近,抢救瞿塘百万年文化历史积淀刻不容缓!

古老的夔门,是有生命的,它会向那些爱它的人传递一种深深的谢意,雄伟的瞿塘,是有灵魂的,它会将世间的一切,铭刻于它永恒的山川!

(此文写于1998年5月,参加重庆作协组织的三峡采访团归来之后。这篇不是歌功颂德的文章被媒体拒绝刊登。)

木公的博客2008-01-09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