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松:走向西部

Share on Google+

春天的风和春天的阳光带来了春天的欣喜和春天的希望。

这新千年的第一个春天呐!在这暖融融的骄阳与东风中,是越来越热切的呼喊——走呀,走向西部!

西部,这两个字似乎含蕴着神秘、苍凉、寒冷、贫穷、荒芜。然而,它同时又似乎意味着机会、资源、冒险、希望、财富。

想当年太平洋彼岸那个广袤的国度里,绵延整整一个多世纪的“走向西部”(或曰“开发西部”)是何等的惊心动魄,何等的气壮山河!走呀,走向西部!没有标语口号,只有滚滚人流——翻过阿巴拉契亚山脉、渡过密西西比河、穿过西部大草原、横越落基山脉、内华达山脉和海岸山脉,直到在金光闪闪的加利福尼亚沙滩上,拥住了整个鲜红的太阳。

美国的壮大和国力的增强、经济的发展和人民的富裕,想必是与那西部牛仔的跃马横枪、牛车木轮的吱呀作声、向西火车的汽笛嘶呜息息相关的。于是,“G0 T0 THE WEST”(“走向西部”)在美国的英语中,具有了“走向机会”、“走向成功”、“走向希望”、“走向财富”、甚至“走向人生”的意味。

到了崭新的二十一世纪,我们这个古老的东方大国,也吹响了“向西进军”的嘹亮号角。于是,又一轮旧的希望在新的号角与新的春风里冉冉升起。

“抓住机遇”,此语听得太多、太滥、太久,于是生出抓不住机遇的担心,唯恐到后来,热切的目光里,只留下一大堆“抓住机遇”的标语和口号。

“开发西部”,如何开发!官人和专家自然不乏大智大勇。然而,我总想起美国西部大草原上的buffaloess(野牛)在开发西部的滚滚人流中被斩杀得断子绝孙;想起落基山脉的原始森林在西部经济腾飞的欢呼声中香消玉殒……

已经走到了文明高度发展的新世纪、新时代中国人,该不会只顾开发、只顾圈地、只顾经济效益而不顾生态环境吧?

如此,真是西部之幸、国家之幸、地球之幸、人类之幸!

(此文是我在任《重庆与世界》杂志主编时为配合政府“西部大开发”的炒作而写的文章。刊登在《重庆与世界》2000年第2期。如今7年过去了,当年轰轰烈烈呼喊得震天响的“西部大开发”只留下了一个口号的记忆。

今天,重庆又在呼喊“新特区”、“城乡统筹发展”。同当年的“西部大开发”一样呼喊得轰轰烈烈。但愿几年之后,它不是同“西部大开发”一样,只剩下一个口号。

木公的博客2008-01-09

阅读次数:427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