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当朝鲜的金正恩是死是活、金正恩政权是存是废的消息络绎不绝、纷至沓来时,十月二十五日,是中共“打响抗美援朝战争第一枪”六十四周年纪念日。近年来,已传位至三世的朝鲜金氏王朝继续在国内实行独裁恐怖统治,虽民不聊生仍执意发展核武器,中朝关系日趋冷淡。习近平上台后访问了韩国,却至今没有访问朝鲜;金正恩上台后也至今没有访问中国。在这种国际大背景下,中国官方内部和民间对“抗美援朝”战争的异议越来越多,反对中共继续支持金正恩政权的声音也越来越大。

朝鲜战争:巨大的牺牲和影响

朝鲜战争成为二战后东西方阵营之间的第一场大规模战争,也成为二战后迄今为止规模最大、伤亡最惨重的一场战争。在地域狭长的朝鲜半岛上,作战双方投入战场的最高兵力达三百多万,其兵力密度、空中轰炸密度和许多战役/战斗的炮火密度都是空前的,不少经典战例至今仍是各国军校重点研究的对象。

除了朝鲜和韩国外,联合国五大常任理事国中的四国和其它十三个联合国成员国卷入了朝鲜战争。参战一方以联合国的名义参战,其中三国即美英法为联合国常任理事国;参战另一方是后来的联合国常任理事国中国,其背后的支持者苏联也是联合国常任理事国,如此“高规格”的战争在联合国的历史上绝无仅有。金日成这只“蝴蝶”煽起的翅膀,颳起了一场席卷大半个地球的飓风,差点点燃了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导火索,更对二十世纪后半叶的世界局势产生了深远影响。即使是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由于朝鲜战争只签署了《停战协定》而非《和平协定》,朝鲜战争在理论上仍未结束;又因为朝鲜执意发展核武器和朝韩严重对峙,朝鲜半岛仍然是世界的几大火药库之一,不仅中美俄、世界第三大经济体日本、朝鲜和韩国全都深陷其中无法自拔,若爆发冲突对世界其它地区也会有重要影响。

抗美援朝对中国有否必要?

朝鲜战争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北朝鲜发动的南下“统一祖国”的战争,第二阶段是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的大规模介入反击,第三阶段才是中国被迫大规模介入反攻。中国朝鲜战争研究专家、华东师范大学国际冷战史中心沈志华教授最近在接受BBC中文网的电话採访中表示:朝鲜战争的爆发,毛泽东事先不知。既然中国不是朝鲜战争的始作俑者,中国又是被迫卷入这场战争的,现在许多人都在问:当时一穷二白、百废待兴的中国真有必要介入这场耗资巨大、牺牲惨烈的战争吗?

对中共新政权而言,当时在美国的阻挠下,毛泽东已被迫停止攻打台湾,这反而促使毛下定决心、腾出手来毕全力出兵朝鲜,与实力最强的美军迎头相撞。沈志华教授说:“毛泽东被迫‘抗美援朝’,出兵的决策主要考虑的不是东北地区的安全问题,而是整个国家的安全和新中国政权稳定的问题.”一个任何人都无法否认的不争事实是:朝鲜战争后,中国本土再也没有发生外敌入侵和国民党“反攻大陆”的战事。

美国对华政策的错判

时任美国总统杜鲁门一九五○年一月五日发表声明称:美国不拟卷入中国内战,意即美国不会干涉中共“解放台湾”。但就在朝鲜战争爆发后的第三天即一九五○年六月二十七日,杜鲁门即下令美国海军第七舰队封锁台湾海峡,阻止共军渡海“解放台湾”,此时距杜鲁门“美国不拟卷入中国内战”的声明还不到半年。以美国世界第一的情报搜集、分析和判断能力,居然没有看出朝鲜战争不是中共“解放台湾”的“佯动”,二者之间并不存在因果关系.美国突然插手国共争端,只能是五十年代初美国盛行的麦卡锡主义和冷战思维影响并改变了美国对华政策的必然结果。“解放台湾”成为毛泽东终生未竟之愿,毛对美国的愤恨可想而知。对已浸淫战争长达二十二年的毛泽东而言,既然美国不让我“解放台湾”,那我就乾脆在朝鲜跟美国真刀真枪地拼个你死我活。美国人的错判不久就让他们在朝鲜尝到了苦果,而台湾问题成为中美之间至今仍龃龉不断的最大障碍.

朝鲜战争是在美军全部撤出韩国后爆发的,这说明美国没有占领韩国的意图.一九五一年五月十五日,当时的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布莱德利在美国参议院军事委员会和对外关系委员会联合举行的听证会上说:“这个战略(指”联合国军“统帅麦克阿瑟提出的把朝鲜战争扩大到中国的战略)将会把我们卷入一场在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同错误的敌人进行的错误战争。”

抗美援朝对中国的得与失

“抗美援朝”是“新中国”成立后打的第一场也是规模最大的一场对外战争,对中国的影响至今尚存。中国在国境外打败了“十七国联军”,一扫“八国联军”入侵中国的国耻,是中共至今向国人灌输不已并一直令多数中国人引以为傲的,对中共的执政助益甚大。但“抗美援朝”对中国的负面影响也很大。

一、“抗美援朝”给中国带来了沉重的经济负担,也给毛泽东提供了借机大力整肃国内敌对势力的绝好机会。毛认为这种整肃是外敌当前的严酷形势下巩固新生政权不可或缺的。

一九五○年十月十日,毛泽东主持通过了新的《关于镇压反革命活动的指示》。他认为必须抓住“抗美援朝”这个“千载一逢之机”,立即在全国范围内开展大规模的镇压反革命运动。一九五○年十二月至一九五一年十月在全国范围内仓促上马的这场杀人捕人运动,因沿袭了中共一贯的搞运动方式,且杀人数有比例、各地互相攀比杀人数等,造成了无数的冤假错案。如湖南湘西地区有大批在“镇压反革命”运动中被错杀错判的人员,他们直到胡耀邦主政时的一九七九年才得以平反。如果不是胡耀邦主政,真不知他们能不能得到平反。中共取得政权后,以血腥杀人运动为新政权立威,朝鲜战争的爆发是一个巨大的诱因。毕竟“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攘外必先安内”的道理不是只有蒋委员长才懂得的。

二、毛岸英之死。毛泽东唯一的身心健康的儿子毛岸英死于“抗美援朝”,这成为彭德怀一九五九年在庐山蒙难的一个因素。当时毛泽东引用孔子的话说:“始作俑者,其无后乎?”,指责彭德怀在“抗美援朝”时没有照顾好被毛寄予厚望的长子毛岸英。

毛岸英一直受到中国媒体的大力追捧,中国民间也有“毛泽东的儿子上前线,林彪的儿子搞政变,赵紫阳的儿子倒彩电”之说.但近年来披露的前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部作战处副处长杨迪的回忆录称:当时职务仅为志愿军司令部俄语翻译的毛岸英,竟在志愿军高级军事会议上当着彭德怀和众多高级将领的面,大谈军事部署,并质问为何不採纳他的意见;而一向以脾气暴烈、敢顶撞毛泽东着称的彭德怀竟然一声不吭,可见毛岸英的影响力在当时已不可低估。若毛岸英能活着回国,以其正牌且唯一的“皇太子”身份,又货真价实地上过苏德战场、朝鲜战场,按毛泽东重用亲属江青、李讷、毛远新、王海蓉的传统,毛岸英肯定会被刻意塑造并被委以大任。

若毛岸英健在,文革中极可能为毛泽东挑大樑,林彪、江青什么的恐怕也没了出山的可能。既然文革能炮制出“毛林会师井冈”的伪历史,也完全能炮制出“毛(岸英)师长/政委在上甘岭给受伤的小战士喂水喝”的动人一幕。毕竟上过战场者更容易镀金,也更容易得到民众的崇拜和拥戴。毛泽东极可能步蒋介石、金日成的后尘,安排毛岸英接班,中国的“毛正日”横空出世。看看今天朝鲜的金氏王朝,不难想像毛岸英一旦掌权会有什么后果。

三、被世界孤立制裁。中国以“抗美援朝”为投名状,得到了苏联的完全信任、大规模援助并彻底投入东方阵营的怀抱;但在更广泛的国际范围内,中国被大半个世界“边缘化”并受到了西方先进工业国的全面封锁和制裁。为封锁和遏制中国,为阻止中国向外输出革命产生的“多米诺骨牌效应”,美国在朝鲜战争后陆续同中国周边国家签订了一系列针对中国的军事条约,迫使中国不得不进一步强化对苏联的“一边倒”政策和推行闭关锁国的国策,长达二十多年内没能跟上世界发展的步伐。中苏分裂后,中国更成了这个世界的孤家寡人。被世界彻底孤立和封锁、经济发展受制,成为毛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大力输出革命的最重要的政治和心理因素。中国同外部世界尤其是西方国家的关系直到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才逐渐解冻,中美关系直到一九七二年尼克松访华时才全面缓和。中国在外交上的巨大损失无法计量。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朝鲜战争扩大为中国与“联合国军”的大规模惨烈对垒,有其偶然性,也有其必然性。历史大事件有时是由“小”偶然事件触发的,如金日成要“统一祖国”触发了中国与“联合国军”的战争,又如奥匈帝国皇储斐迪南大公在萨拉热窝被刺杀触发了第一次世界大战。必然性是指意识形态、冷战思维左右了朝鲜战争时期参战大国决策者们的战略决策,于是偶然升级为必然。所谓当时中美之间在战争爆发前缺乏直接沟通的管道、无法瞭解对方的真实意图云云,都是后人的臆测.

如果时光可以倒流,如果历史可以穿越,金日成、李承晚、毛泽东、杜鲁门、彭德怀、麦克阿瑟会怎么做?可惜人类至今没有发现平行世界,让人可以穿越回过去,改变历史的错误进程。现在唯一能够期盼的是这类惨烈的战争在二十一世纪不再重演。

文章来源:《争鸣》杂志2014年11月号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