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江文化出版公司

“让思想冲破牢笼!”是《国际歌》的一句歌词。共产党唱了几十年《国际歌》,而且依靠它窃取了政权。可是,几十年来,特别是从延安整风以来,共产党做的最彻底的工作就是控制思想,不“让思想冲破牢笼!”宣传部、新闻办、文化稽查大队、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防火墙、网络警察、舆论导向员、“七不讲”……无奇不有,没有一样不是为了箝制思想、扼杀思考、毒化思想的,没有一样不是让中国人民特别是青年变成不会思想、不能思想的奴隶和白痴的。

共产党统治中国60多年,才“出来”一个人得到诺贝尔文学奖;两个诺贝尔和平奖得主——一个被迫流亡,一个被关在监狱中;物理、化学、生理或医学类的诺贝尔奖得主,则一个也没有,这是为什么?就是因为中国没有思想自由、不允许思想自由。

中共从毛泽东以来,为了个人和小集团利益,不惜牺牲国家和民族的将来,把中国人民变成不会思想的人民、把中华民族变成愚蠢的民族、把中国变成白痴的中国。

这本《中国蓝图》就是思想冲破牢笼的成果。

中国有太多的问题,我这里只说说“公民”和共产党员的一个权利——选举和被选举权。

我接触过很多中国体制内的朋友,他们总是告诉我:现在国家进步了,经济发展了,人民很满意了。

我告诉他们,中国最近一些年,经济有一点发展,老百姓生活也有点相对提高,是事实。但是,经济发展是付出了“挖祖宗墳,断子孙路”的代价;老百姓生活有点可怜的提高,却要喝有毒的水、呼吸有毒的空气、吃有毒的东西。而且,最重要的宪政、法治,没有一点改善,中国人仍然不能自由选举自己的领导人,中国人仍然是奴隶,中国仍然是个无法无天的国家,人人(包括最高层统治者)仍然生活在恐惧之中。所以说,“进步”是谈不上的。

我这样说,朋友们总是不服气,他们都有一种本能——就是喜欢护短。说:在国内还是有民主自由的。

那么中国的“民主、自由”在哪里?各位学习过《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吗?

朋友们多数没有看过,所以一般都不回答。

大家听说过中国公民可以享受哪些公民权利吗?

朋友们警惕性很高,仍然不回答。

各位享受过选举和被选举的权利没有?

他们多半不正面回答:我们国家大,人民素质差,不能一下子搞民主选举,如果搞,就会天下大乱。

我只好告诉他们:因为“国家太大,人民素质太差”,所以“不能搞民主”的论调早在上个世纪的三四十年代就被我党领袖和《解放日报》、《新华日报》批得体无完肤了。我党当年在延安还用豆子代替选票,向国民党示范怎么搞民主选举呢。(由于党——实际是独占权利的一个人或者几个人的“需要”,国内朋友一般都不知道这些“光辉的历史”。)

好吧,就算老百姓素质差,那共产党员素质应该高了吗?党章说,“中国共产党是中国工人阶级的先锋队,同时是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先锋队”,而党员则是“中国工人、农民、军人、知识分子和其他社会阶层的先进分子”、“中国工人阶级的有共产主义觉悟的先锋战士”,“必须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不惜牺牲个人的一切,为实现共产主义奋斗终身”。够牛了吧?素质高哪!那为什么连一个支部的书记都要上级钦点,而不允许党员民主选举呢?

各位,你敢不敢在支部大会上出来竞选支部书记?你能不能推荐你自己或者别的一个党员出来竞选支部书记?你敢不敢不投票给上级指定的那个候选人?

朋友安慰我,“不能急。”

我说,不是我急,是周恩来急呀!毛泽东也是急得不得了呀!

1944年,周恩来在延安各界纪念孙中山先生逝世十九周年大会上质问国民党:“民国本是应该实行民主的,但国民党执政已经十八年了,至今还没有实行民主。”(笑蜀:《历史的先声》)何等理直气壮、何等大义凛然!可怜的周恩来,他已经没有办法再问:共产党执政已经六十多年了,至今为甚么还不肯实行民主?

1944年,毛泽东对史迪威将军的政治顾问、美国人谢伟思说:“我们的经验证明,中国人民是了解民主和需要民主的,并不需要甚么长期体验、教育或‘训政’。中国农民不是傻瓜,他们是聪明的,像别人一样关心自己的权利和利益。”他更宣称:“我们并不害怕民主的美国影响,我们欢迎它。”(《党史通讯》1983年20─21期,《历史的先声》)

周恩来、毛泽东的批评(或者说是攻击、污蔑)是没有道理的,因为国民党已经给了时间表:“军政”、“训政”,然后“宪政”;虽然有共产党和个别“民主党派”的捣乱和破坏,仍然在1946年召开国民大会,通过《中华民国宪法》,选举总统。国民党播迁台湾后,在内外交困中、在共军的导弹下,终于实现全民直选总统、政党轮替,彻底还政于民。这说明蒋介石、国民党没有违背自己的诺言,也说明蒋介石、国民党对民主、自由、宪政是诚心诚意的。然而,急于“实行民主”的毛泽东、共产党,却是利用民主、自由、宪政了欺骗中国人民和国际社会,它上台后就把民主、自由、宪政抛近了垃圾堆,不但没有了宪政时间表,连“民主”、“自由”、“宪政”也成了敏感词。可见“慢慢来”是假的;不要来,才是真的。共产党宣称要“永远执政”,要的是永远独霸权力,永远统治中国,永远骑在人民头上,“为人民币服务”;哪里有什么“慢慢来”?

毛泽东的“经验证明,中国人民是了解民主和需要民主的,并不需要甚么长期体验、教育或‘训政’”;可是他踏着农民的鲜血和白骨爬上“皇帝”宝座后,马上把中国人民(首先是农民,接着是他的同志和战友)通通变作永远的“傻瓜”、奴隶甚至奴才。

《中国蓝图》的作者不是一个宪政学者,他放弃了原来的专业来研究政治,研究宪政;他“让思想冲破牢笼!”冒着风险,为国家、为民族设计了一个“蓝图”,当然他的设计未必都对,但是,他对国家、民族、人民的爱,已经在里面了。因为,这个蓝图,绝不会给他带来任何金钱和其他什么利益。

我希望有关情治单位,维稳机关,警特人员,不要去迫害他,他在为包括你们在内中国人民而思考,为我们的子孙后代而冒着风险。

任何政府,任何特权集团,都不会是万年不死的。任何握有权力的人,都要记住商鞅、李斯、刘少奇、林彪、罗瑞卿、徐子荣等人的教训——作法自毙、自毁逃生之路,自己盖好了监狱自己住进去。

最近网上有一个段子——

大饥荒不是它的错,人民吃顿饱饭是它的功;发动文革不是它的错,结束文革是它的功;制造冤案不是它的错,拨乱反正是它的功;闭关锁国不是它的错,改革开放是它们功;贪官遍地不是它的错,查处腐败是它的功……它从来没有错,它就是为立功而生的。(周斌)

共产党当权派从来只讲利益,不重视文化;只讲权力,不重视逻辑;善于诡辩,却不懂辩证法;所以在宣传、统战中,效果很差,虽然到处办报纸刊物、开孔子学院,还是朋友越来越少,对立面越来越多;香港本土意识、台湾独立思潮的不断壮大,与西藏、新疆的对立情绪越来越严重,实在都与中共干部特别高级领导干部文化程度低,甚至文盲,对文化、历史,对辩证法、逻辑学一窍不通,大有关系;再加上颟顸塞责、玩忽弄权、盛气凌人、作威作福、不学无术、颐指气使、自以为是等,党心军心民心之不可为,就不待龟蓍了。

《中国蓝图》,你我他都在其中。

2014年7月26日

文章来源:作者提供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