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人九月开始,发起争民主反假普选的和平示威,轰动世界。中共党报发多篇评论,作负面报道,并指责港人搞“颜色革命”。共产党历来主张暴力革命,枪杆子出政权。强硬派至今不敢面对理性和平的“颜色革命”,甚至谈虎色变.这也是“老革命”遇到了新问题。希望他们冷静下来,花点时间,研究“颜色革命”,研究本世纪世界上的民主化潮流。

(一)人民日报怎样看“颜色革命”

中共机关报人民日报对香港近期示威,做了很多负面报道,指责它受外国势力支持,是别有用心的人制造混乱,破坏香港经济,甚至指责其为“动乱”。人民日报还谴责港人,按照“颜色革命”的逻辑,鼓动闹事,想通过香港在大陆搞“颜色革命”,说这是白日做梦。为了明白真相、澄清是非,可以把各国的“颜色革命”做个简单回顾。

“颜色革命”起始于上个世纪末的九十年代,一直延续到二十一世纪初,这种革命采取理性和平的方式,主要目的是摆脱专制、独裁统治,建立民选政权。“颜色革命”取得胜利的国家包括:格鲁吉亚、乌克兰、伊拉克、埃及、吉尔吉斯斯坦、缅甸、伊朗、突尼斯、黎巴嫩、葡萄牙等,类似事件有葡萄牙的康乃馨革命、韩国的四一九革命、摩尔多瓦的葡萄革命等。中国的六四和韩国的四一九运动很相似,这是一种推动世界进步的革命。

(二)埃及的“颜色革命”

埃及的穆巴拉克实行独裁统治30年之久,2011年初爆发“颜色革命”。广场示威聚集活动从1月25日开始。示威者围绕埃及公民缺乏自由选举权和言论自由权,政治严重腐败等问题展开抗议。主要诉求包括:总统穆巴拉克下台,争取自由和正义的权利,组建民选政府,由他们管理整个埃及的资源。广场集合,日以继夜、声势浩大。

2月1日的百万人大游行,路线是从解放广场到总统府。埃及安全部队强化总统府周围的铁丝网,以确保示威者无法抵达那里。据媒体报道,在解放广场范围的示威者人数大概“至少10万至25万”。而根据半岛电视台,大约有100多万示威者在下午聚集在开罗市中心。警察持续施放催泪瓦斯,但未能阻止民众聚集。

此次大规模示威,成了自1977年埃及发生“面包暴动”以来,近30年中发生的规模最大的民主化的示威运动。

示威19天后,掌权长达30年之久的埃及总统穆巴拉克,看到强大的民意不可阻挡,最后宣布辞职下台,最后军队和政府中的开明人士出来收拾残局,民间开始准备选举新的总统。

(三)乌克兰的“颜色革命”

2005年乌克兰民众反对选举不公,当舞弊的选举结果公布后,上百万抗议者聚集在乌克兰首都基辅的独立广场及河腊沙机大街,反对派建立了一个24小时不断被占据的帐篷城,同时在乌克兰全国爆发了一系列由反对派组织的抗议、静坐、大罢工等事件。要求否决作弊选举,示威昼夜不停,反对派的代表人物尤先科在选举活动中使用橙色作为其代表色,运动的标志是橙色丝带,因此这场运动又叫“橙色革命”。

迫于抗议运动,乌克兰最高法院宣布这次选举的结果无效,并规定在同年12月26日重新选举。第二次选举受到严格地国际观察。乌克兰国内和国际的观察员均确认这次第二次重选,基本上没有任何问题。尤先科在这次重选中以52%的结果获胜。2005年1月23日尤先科入职,标志着橙色革命的最终胜利。

2013年11月,乌克兰前总统亚努科维奇推行“亲俄罗斯、疏远欧盟”的政策,群众对此不满,又在基辅独立广场集合,日夜坚持,该国总统亚努科维奇涉及开枪镇压,群众强烈抗议,占领了政府的一些部门,该国总统只得逃离乌克兰,议会中的变革派提出建议并通过决议,对其进行通缉,以后在公开公正的选举中产生了新的总统,这是该国又一次“颜色革命”。

(四)正确看待“颜色革命”

二十世纪末到现在,很多国家发生了“颜色革命”,参与者通过和平示威手段推进民主、推动变革,他们的理念是自由、人权等普世价值,开始时采用一些颜色或者花朵来作为标志。在这些国家,原先实行独裁、专制统治,统治者控制媒体、军队和国家机器,没有公平公正的选举制度,没有反映民意的议会,执政者使用各种方式限制民意的表达,剥夺公民的知情权。在这种情势下,居民走上理性和平抗争的道路,用示威的方式表达民意;示威民众既没有领导机构,也没有办公地点,在极端困难的情况下,他们必须寻找表达方式和聚集场合。他们发现可以通过“占领广场”占领某些道路的方式,展示民间诉求,把这些场地作为示威民众的大本营、集结地,集聚反对力量,进行广泛的传播交流,制造声势。广场聚集也便于国际媒体采访,把有关信息及时传播到世界各地,以后再反馈回来,推动了国家的民主化。“颜色革命”也可以说是一种占领运动,因为这种占领集结有强大的民意基础,所以能够长期的聚集,形成对社会的巨大影响,迫使统治集团内部分裂,一些理性的领导人最后向强大的民意让步,从而开启了该国的民主化道路。

1989年的六四运动,实际上也是一种“占领运动”,学生们占领了天安门广场,虽然当时没有在中国获得成功,但却为即将开始的世界上的“颜色革命”提供了启迪作用和精神食粮,功不可没。

(五)“颜色革命”中的反面教员卡扎菲

有一些国家的领导人执迷不悟、迷信暴力,动用军队镇压示威,最后身败名裂。

利比亚的总统卡扎菲就是一个极好的案例,利比亚民众到广场聚集要求卡扎菲结束42年的独裁统治,但是该人以及他掌握的军队和几个强势的儿子,用暴力镇压示威,向民众开枪,还指示空军出动飞机扫射示威者,于是示威者夺取武器,和起义士兵一起组成了反对派武装,经过了几个月的战斗,最后卡扎菲死于乱枪之下,他的儿子有的战死,有的正在接受审判。

卡扎菲成了利比亚民主化过程中的反面教员。

(六)“颜色革命”对香港和大陆起的启迪作用

在香港,学生、市民用示威的方式争真普选,反假选举,要求建立民主制度,这和“颜色革命”所追求的目标相似,方式几乎是一样的,聚集民众、占领一些广场和空旷地、表达民意,长期坚持抗争。有人说香港正在进行“雨伞革命”,港人说是“雨伞运动”,因为香港属于热带气候,经常带上雨伞示威,因而得名。从国内外的经验来看,香港学生和市民采取聚集示威的方式,在策略上也要注意,关键是吸引更多的市民和学生关心、支持示威活动,不要过多的影响市民的生活,示威抗议也要有张有弛,我想香港“雨伞运动”迟早会结出丰硕的果实。

香港现在的示威和“颜色革命”也不完全相同。香港这次示威只不过争取一个地区公平、公正的选举,不是谋求国家的政权。中共开明派理应支持学生和市民的诉求。示威者也应该向市民说明,建立一个透明公开公正的选举制度,对香港的经济发展是非常必要的,大陆官员的贪腐成风,没有建立官员民选的制度,是个很大的原因。

共产党历来主张暴力革命,枪杆子出政权。他们当中的强硬派至今不敢面对“颜色革命”,甚至谈虎色变.这也是“老革命”遇到了新问题。希望中央诸位冷静下来,花点时间,研究一下“颜色革命”,要认识这是民主化的潮流,是不可阻挡的。

2014年11月1日于山东大学 电话:13655317356 0531—88365021

文章来源:参与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