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松:梦幻月色

Share on Google+

《月色》,是俄国现实主义绘画奠基人克拉姆斯柯依(1837—1887)的代表作之一。

恬静的夏夜,迷蒙的月光从树丛中洒落,蔷薇花幽幽送来沁人心脾的暗香。水池中飘浮着洁白的睡莲和墨绿色的苇叶,参天的菩提树渲染出夜的幽深和神话般的迷幻。从哪儿走来,你,美丽的姑娘,一披雪白的衣裙,在这皎洁的月光里,含着淡淡的忧伤和深深的回忆。

你是否还感到孤独,姑娘,纵然这夏夜月色恍若仙景。

我贪婪地注视着你身边空出的座椅,挣扎的魂灵呻吟着穿越时空,殷殷飞到你的身旁。

你会用伸出的左臂拥抱我吗?这是一颗在茫茫人海中孤独流浪的魂灵,这是一颗在追金逐银的火热中冷得发抖的魂灵,这是一颗在谎言和暴力的绞索下吐出惨白舌头的魂灵,这是一颗在堕落的王国里呼求拯救的魂灵。

拥抱我吧,或者让我拥抱。我用你听不懂的语言诉说另一个国度里的喧嚣、绝望、苦难;你用我听不懂的语言表达另一个世界的寂寞、渴求、忧伤。或者,不需要语言,我用我颤抖的苍白的手指抚遍你全身每一寸土地;你用你火热的鲜红的嘴唇吻透我孤寒魂灵的每一个角落。没有冷艳的矜持,更没有功利的计算,孤独的忧伤和爱的焦渴驱逐了心中的恐惧。我轻轻掀开你雪白的衣裙,在月光照耀下的美妙波动里,我读到你女性的温柔和理解。夜风吹起来了,飘逸的发丝拂起我如痴如梦的向往,幽幽的花香和依依的月色清泉般淌过我落满尘埃的心灵。寂静里,听到俄罗斯原野上忧郁的手风琴声,那低沉深邃的旋律诉说着大地苍凉的美丽和人性悲壮的挣扎。一种与生俱来的感伤和难以言说的渴望如汹涌的洪水漫过千孔百疮的堤岸,我情不自禁跪倒在你的脚下,跪倒在这月色如水的梦幻中。

你垂下温情爱怜的目光,我在这目光里失声痛哭……

衣裙飘落,半浸于无言的水中,草地张开温润的怀抱,吐出异域夏夜的芬芳。你已与月色溶为一体,柔柔漫上我伤痕累累的胸膛,我则以荒漠里俯身清泉的激动,紧紧拥住你洁白无瑕的真实。灵肉交汇的焰火在霎那间闪耀出永恒,灼热而艳美的光辉照亮了人与人、人与自然、人与上帝和谐而神圣的回归……

姑娘,我永远走不进你圣洁宁静的月夜,久久的凝视只换来苍凉而迷蒙的泪水,苦苦的渴想只沉淀为独自品尝的心痛。身外的世界,继续堕落,无情的时光,依旧匆匆。无法更改的命运,昭示着前面那属于我的,一个没有日落的黄昏,一个没有月色的黑夜。

木公的博客2008-01-14

阅读次数:1,955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