荀路:当兵日记摘录(2)

Share on Google+

(1971.1一1973.2)

统治阶级的思想在每一个时代都是占统治地位的思想。这就是,一个阶级是社会上占统治地位的物质力量,同时也是社会上占统治地位的精神力量。支配着物质生产资料的阶级,同时也支配着精神生产的资料。因此,那些没有精神生产资料的人的思想,一般地是受统治阶级支配的。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一卷第52页

1971年3月1日,周一

早晨六点至七点,站了一班岗。吃过早饭,一部分人去投手榴弹,剩下的人开批判大会,准备了两小时,然后全连开会。本人第一次在连里发言,批判了刘少奇“三和一少”反革命谬论。下午是抽背“老五篇”,但我仅会背《为人民服务》和《纪念白求恩》;争取在分配之前背会“老三篇”。

下午班里有两名战友因错拿棉裤发生了争执,一时还不好解决呢。晚上又集合去看了电影“奇袭”。

1971年3月2日,周二

今天早晨紧急集合起来跑操,跑了两大圈,比较难受。吃过早饭,全连去靶场投弹。男同志一般都能投40米左右,女同志一般只能投十多米,没有超过20米的。如此真上了战场,危矣!

快要轮到我们班时,没有手榴弹了,只好扫兴而归。吃过午饭,没有投弹的和没有打靶的一起去干。到了靶场,便开始投弹,我投了30来米。投完之后正要打靶,团首长又来过枪弹瘾了,只好暂时让道,让他们叭叭叭、轰轰轰完了,没有打靶的才开始打,但还未打完,天色就黑了,只好回来了。这次有人竟打了87环,但也有人不及格。晚上自由活动。

1971年3月6日,周六

早饭后,听指导员上课两小时,下来各班讨论两小时,内容是“反骄破满”。下午写学习心得一小时,之后全连开讲用会。我们班和15班劳动,给材料库装车、搬运东西。

吃过晚饭,又集合看了三场电视复制影片“学大寨的典型”、“英雄铁道兵”、“体育汇报表演”,看完电影已经十点半了。睡觉前我感觉有迹象要搞紧急集合。果然,躺下去还没有半小时,哨声就响了,下去之后才知道这次紧急集合是全团进行的,新兵老兵全部出动。我们班刚跑出大门口,奉命被叫回来担任警卫任务。我们便站在营房周围,见远处红色、白色、绿色信号弹在部队演习地区冉冉升起,一个接一个,曳光弹也划破夜空,闪着光芒,想必一定很热闹。一个多小时后,演习才告结束。问了回来的战友,这次演习果然不同非凡。时间已是凌晨一点了……

1971年3月7日,周日

今天休息,中午同学孙丈量来看我。他也当兵了,部队在西安西门城楼里,是消防车驾驶员。吃过晚饭和青岛来的城市兵陈少南下了一会儿跳棋,杀得他一败涂地。

过几天就要分配了,不由得使我心潮起伏。听班长说我们干部子弟一律分到修理连,因为怕开车出了事故不好向家长交待云云。我认为这也未免太担心了,其实,事在人为。但是,我留在西安的可能性是增大了。

1971年3月8日,周一

上午进行个人在新兵训练两个月中的总结。今天有两个节日:一个是三八国际妇女节,这个节日和我无关;一个是我下乡当知青两周年纪念日。1969年3月8日,几辆卡车载着我们,向荒凉而阴生的麟游山区驶去,那时我的心情是低落的;今天,我已是一名光荣的人民解放军战士了,心情当然是非常高兴的。但一想起去的同学还有几个在山村徘徊,心里又很为他们怜悯。

下午,我们排去材料库劳动。关于分配的消息确切了:我将被分到修理二连,就在团部驻地一一公路学院中专部(现为长安大学)。

吃过晚饭,又集合看了彩色影片“智取威虎山”。

1971年3月9日,周二

今天上午我们班、排进行了个人鉴定。我们的鉴定总的来说都很好,都是成绩多,缺点少。我的缺点是不能够勇于进行批评和自我批评。班长还指出我行动不够快,这都是我以后需要注意的地方。

中午连长宣布我们新兵训练即将结束,连队要改善伙食。果然,午饭时食堂运来了九块冻鱼,五块冻肉,连里还了两头猪,要开荤了!吃过午饭,我们几个人往汽车上装运我们的取暖煤炉。

下午,全连战士写了个人决心书。明天要开表决心大会,后天可能要奔赴新的岗位。在新的岗位上,我更需要努力学习和工作。我觉得我往往缺乏勇气和恒心,意志也不够坚强。以后我是努力向前呢还是停滞不前?我主观上是愿意前进的,但客观上总是努力不够。以后一定要吸取经验教训,前进再前进。

晚上又搞了一次紧急集合,演习捉“特务”。

1971年3月12日,周五

凌晨三点钟我们就起床了,欢送奔赴四川的战友。我们班有四人去四川。和我一起入伍的西安兵也有四个分到四川修理一连去了。四点半钟他们乘车走了,临别时彼此依依不舍。剩下我们整理了行李,休息了一会儿,开始打扫卫生:把各宿舍的东西全搬了下去,将房子打扫干净。(我的口杯不见了。难道有小偷?)天亮之后,又把搬下来的东西装上汽车,最后又将宿舍清扫了一番,然后才带上行李集合,与去湖北的战友告别了。11点半,我们去修理二连的30名战友乘车到达连队。因我们来得太晚,老同志等了一个多小时未等来,都上班去了,欢迎我们的只有指导员和几名老兵。我们下车后放下行李就去吃了午饭。饭后,指导员命令我们睡午觉。我和另外七名战友住在一个屋子,其中有两个西安的。北京兵陈北原也和我在一起

晚饭后,全连集合开了欢迎会。连里领导和老兵代表讲了话,我们新战士也表了决心。会后,发给我们一人一个笔记本,一支铅笔。

1971年3月15日,周二

今天一天我们新兵都是去搭盖活动板房。

晚饭前我们全连集合在楼顶平台,由指导员宣布新兵分配事宜。我被分到一排一班(修理班)。晚饭后我们新兵就各回各班了。一班共有十名战友,班长是六八年入伍的山东兵,副班长是六九年入伍的河北兵,还有一位六六年入伍的广东兵,一位六八年入伍的山东兵,一位刚从炊事班下的六九年入伍的河北兵,两名七零年入伍的河南兵;新兵三名,除我之外那两名都是山东临沂的。城市兵里,西安的申耀武、北京的陈北原被分到四班了;大连的刘忠平被分到二班了。

新的工作就这样开始了。这个工作要干多少年头呢?我已做了长期准备,决心干下去。

班长发给我一只五六式冲锋枪。枪号5289534.那两个山东新兵一人一支半自动步枪。

1971年3月18日,周四

早饭后,驻西安片的全体战友都集中在公路学院大礼堂,听部队赵副政委作纪念巴黎公社一百周年的报告。之后,团长、政委就部队存在的一些问题又讲了话。今年截至3月15日,汽车团已发生事故25起,死5人,伤7人,都是驾驶员粗枝大叶,不重视安全而造成人民生命财产严重损失,须引以为诫。

下午,我们新兵因工作服未发,没有和老兵去上班,而是帮助家属工搭了几片活动房屋。晚上,集合看电影“列宁在一九一八”。

1971年3月21日,周日

吃过早饭,洗了几件衣服,向副班长请假回家。午饭后先去同学李新家后去同学任远家。任远给我看了严浩的一封信,又送我一本(马克思的)《法兰西内战》,要我好好看。

晚饭后,我部篮球队和向阳区(碑林区)篮球队赛了一场球,我队胜了。团首长很高兴。

1971年3月23日,周二

凌晨三点站了一班夜岗,下午七点又站了一班白岗。这几天精神不好,感到疲倦,大约是春困的缘故吧。

晚上又看了一场篮球赛,还有电影“无限风光在险峰”。

1971年3月24日,周三

上午,我和同班三位战友在宿舍大楼旁边开了一小块菜地。下午照常上班。一台大修车就要装好了。

晚上部队篮球队和21军篮球队赛了一场,输了7分,主要是裁判偏袒的结果。球赛之后又看了电影“红旗渠”、“台风”、“西哈努克亲王、宾努首相观看体育表演”。入睡时已11点了。

(未完待续)

2019.3.10

阅读次数:1,458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