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3月26日,胡佳先生、吕动力先生、王素娥女士、陪同许艳,到达徐州市,为余文生律师维权。

我们4人,从北京,早上约4点出发,下午约1点到达。一路上主要胡佳开车,到达徐州后,才知道他最近感冒了,还有点低烧。

一路上,我们一直在聊天,我才知道,胡佳先生是《欧洲议会颁发的萨哈罗夫人权奖》;并且三次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提名。真是很感谢,他能这样关注与帮助余文生律师。

余文生律师,已经失去自由一年三个多月,一直没有得到辩护律师的会见。

徐州市看守所、徐州市检察院、徐州市法院,都以有二个官派律师为由,不让会见余文生、不让阅卷。可是这二个官派律师,余文生律师和我都不认识,为什么要请他?已经一年三个月了,不予家属沟通,只会见了二次,如何去做辩护律师执责的?我很担心余文生律师是否遭到酷刑?他现在的真实想法是什么?为了,余文生律师能争取到获得我请的辩护律师帮助的法律权利,会见到他的情况。许艳,决定,再次来到徐州市,要求官派律师退出余文生律师案件的代理。

我们先去了江苏彭城律师事务所,找赵强律师,要求他退出余文生律师案的代理。前台说,他出差了,我联系他的助理,转达了我的要求。

又去了江苏彭隆律师事务所,要求岳松律师,退出余文生律师案的代理,在律师事务所也没有找到岳松律师。

又去了徐州市律师协会,投诉赵强律师、岳松律师,要求他们退出余文生律师案的代理。

余文生律师妻子许艳
2019.3.2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