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文生案停滞不前 李昱函下月审讯

2019-03-26

709案辩护律师余文生,案件被官方「无限期拖延」,其妻子许艳提诉公安局违法,但开庭安排又突遭取消;另一709妻子李文足到最高法院控诉亦再被阻止;而辩护律师李昱函也快将开庭。维权人士指有关的办案单位皆要听命于北京。(吴亦桐/程文 报道)

709辩护律师余文生已被当局羁押近15个月,该案久拖不决,其妻子许艳聘请的代理律师从未获准会见,许艳多次到余文生被关押的徐州看守所送衣送物皆遭拒,她就此向徐州市公安局提起行政复议亦不被受理。

不久前许艳向徐州铁路运输法院提起对徐州市公安局的行政诉讼,要求其重新受理许艳的行政复议,竟意外获得受理。开庭时间定于本周三(27日)。未料周一(25日)下午,许艳突然接到法院电话,以法官身体健康出现问题为由宣布取消开庭。

为争取余文生获得自聘律师会见的权利,周二(26日)下午,许艳在多位声援人士的陪同下,到律师事务所要求两位余文生案的官派律师退出,但律师不在,未能相遇。他们转往徐州市律协投诉,但主管领导亦回避接见。

许艳指当局拖延案件,担忧丈夫如王全璋一样遭非法羁押数年而不予开庭。

许艳说:官派律师根本没有履行辩护职责,所以我今天去就是要求官派律师退出,但是都没有找到那两位律师,我们又去了律师协会投诉那两个官派律师。首先我很担心余文生的身体状况,其次就像王全璋一下子被拖了3年多,我也很担心它们用这个方式对待余文生律师,这是一个很不人道的行为。

被当局软禁的北京维权人士胡佳,摆脱国保看守到徐州声援余文生。他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透过今天亲历,看到各官方与相关机构大唱「空城计」,由此验证当局在709案中程序虚设,办案单位一切听从北京对案件的政治定调和决定。

胡佳说:我能看到的是甚么?就是大量的「空城计」,基层觉得这个事情太大了,是北京的事情!当地只是一个承办方,不敢有任何形式的造次。只要是你牵涉到社会公正、牵扯到了人权,这个体制会自动处于一种绞杀程序,对当事人、对家人、对所有有法律依据的正当程序,它全部都有一些方法阻挠。

另外,709妻子李文足、王峭岭、刘二敏等人,上周四(21日)再到最高法院,控诉709办案单位及审理法院违法,遭数十名法警阻止进入。而709辩护律师李昱函的案件,将于下月9日于渖阳和平区法院开庭,多位709妻子已向法院申请公开旁听。

余文生曾代理多起宗教迫害及其他人权案件;2014年因声援香港占领运动被拘近百天;去年1月,余文生公开发表修宪建议,随后即遭国保逮捕。其案件已于今年2月1日被起诉至徐州市中级法院。在被羁押期间,余文生荣获2018年德法人权法治奖。

RFA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