丛日云:压迫深时便没有了反抗

Share on Google+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压迫愈深,反抗愈烈”。多年来,这是我们史学叙事中的一条不证自明的公理。

所以,叙述任何一个反抗行为,前面总是缕陈统治者的压迫行为,编制出一个清晰的“压迫——反抗”的因果关系链条。

无疑,压迫会引起反抗,反抗源于压迫。但压迫不一定都会激起反抗,更不存在“压迫愈深反抗愈烈”的规律。

在大多数情况下,恰恰是压迫不深才引起反抗,因为压迫不够深,所以使反抗成为可能。压迫真正最深时,便没有了反抗,因为反抗在这时已经不可能。

反抗要有意志、有目标、有能力。真正的压迫是让受压迫者没有意志、没有目标、没有能力。

所以,最坏的专制是让人连反抗的欲望都不会产生的专制。

在一般的压迫下,人们产生了对现实的不满。这种不满的产生是因为有其他的参照系:历史上的、其它社会的、他心中的信仰、价值、准则、态度等。在这种环境下,思想资源是多元的,被压迫者会找到自己的思想资源,与压迫者的相对抗。对照于不同的参照系,受不同思想的启发,他会对现实产生不满,而这不满得到一种坚强的精神支撑,由此产生反抗的愿望、意志。产生改变现实的决心。反抗行为在他心里合法化后,才会化为行动。

在一般的压迫下,受压迫者会产生与压迫者所灌输的不同的另一幅理想图景,他们能够传播其思想、态度、情感,甚至能够联合起来,形成自己的组织,产生自己的领袖和精英,从而使有组织的反抗成为可能,也能够成功。

被这种反抗推翻的压迫绝不是最深的压迫,这种压迫制度绝不是最最坏的制度。因为,既然它使成功的反抗成为可能,它就还给被压迫者保留了喘息和思考的空间。

真正的压迫、最深的压迫,是使被压迫者完全感觉不到的压迫。那是压迫者对被压迫者灵魂的彻底征服和支配,从而形成被压迫者对压迫者的彻底皈依、全心全意的认同。他们没有自主意识、没有独立的判断、没有对自身境况的不满、没有参照系、不知道压迫者让他知道的东西以外的东西或只知道压迫者让他知道的东西、没有与压迫者赋予他的价值和理想不同的价值和理想。总之,没有思想、没有欲望、没有意志、没有目标、没有能力,像大脑被压迫者植入了芯片一般任压迫者驱使,甚至是非不分、敌友不分, 他何以反抗呢?

人类历史最吊诡之处在于,在压迫最深时不会出现成功的反抗,反而在压迫有所减缓时出现成功的反抗。压迫者的心肠开始变软而压迫制度的惯性仍在起作用,被压迫者有了新的期望却屡屡受到挫折,压迫者开始收敛其爪牙而被压迫者却伸展开了腰肢。这时,成功的反抗最有可能。

托克维尔指出,其实,革命并不是在情况最糟糕的时候发生的,往往是在一个制度开始自我修正的时候,就是铁幕被打开的时候发生的。因为这往往是一个政权或制度最脆弱的时候。他看到的无疑是法国大革命的情形。而十月革命、中国革命都是这种情形。沙皇被推翻,既因为其专制,也因为其开明,想缓和一下专制;二月革命后的民主政府被布尔什维克推翻,既因为其混乱无能,也因为其真想搞民主。有人批评蒋介石:“搞民主没雅量,搞专制没胆量”。这话的潜台词无异于说:如果蒋介石搞专制有胆量,不被民主的规则束缚住手脚,手段够狠心够黑,就会成功地扼杀革命。

所以,最坏的专制,是使反抗不会成功,甚至是使反抗不会发生的专制。如果一个专制制度被成功地推翻了,这个专制可能不是最坏的,因为它使反抗成为可能,它是专制向民主过渡的桥梁。

爱思想2009-05-18

阅读次数:484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