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康:《我将归来》断想——纪念达赖喇嘛流亡60年

Share on Google+

2019年3月10日,达赖喇嘛流亡印度并将藏传佛教宏扬于世,整一甲子。接陈奎德博士讯息,拟前往华盛顿“中国劳改基金会”参加“达赖喇嘛流亡60周年纪念座谈会,别有感触。

九年前,巨卷国画《浩气长流》已绘制800多公尺,正与台湾“国家文化总会”商定于2010年7月7日在台北“国父纪念馆”举行首展式,五年艰辛劳作终可见天日。

突然想到,抗战胜利固然伟大,建国与和平更为不易。于是遴选88名诺贝尔和平奖得主,请北京语言文化大学艺术系张志忠教授担纲绘制。

后策划团队反复议定,为确保台湾展览,以国际红十字会(该组织三次获诺奖)取代达赖喇嘛。2010年6月4日凌晨四时,家中电话遽响,辗转有人告知,有関部门接悉《浩》画已将达赖喇嘛绘入画中,要求“拿下”,否则即使涉台、文化、外交等部门已批准,赴台出展也将停止。

翌日,重庆市统战部、市台办、宣传部、文化局、美协和民族宗教事务局一行官员到《浩》画存放地审查,声称有人擧报达赖喇嘛入画云云,须“一寸一寸”查看。是日(2010年6月5日)正逢“重庆大轰炸”纪念日,我们已备好红烛。上午十时,待官员入场座定,我请他们起立,正值他们困惑纳闷时,室外警报声突响,我请众人低头默哀,——开局良好。

我心里明白,官员们查找的人物不在画上,他们枉费心机几个小时一无所获。中共最大死敌蒋中正四次入画,毛泽东所定43名国共内战“战犯”及成百上千名中华民国政治、军事、外交、文化、教育、产业界人士,以及弘一、太虚、虚云三大法师赫然在目。审查者似乎全部视而不见,唯有14世达赖喇嘛让红色帝国耿耿于怀。

我对自己说,终有一天,中国画家会堂堂正正地为达赖喇嘛造像。没有想到,这项责任竟然落在已入古稀之年且身罹绝症的自己头上。因为会期临近,需夙兴夜寐方能了却此夙愿。从构思、查找资料到谋篇命笔,从60年前初春时节月黑风高之夜,24嵗的达赖喇嘛骑白马离开,到中年、壮年、老年……一条修远的荆棘之路,遂取名“我将归来”,再请贡噶扎西先生传示藏文画名,縂算在四天内完成。因画幅(1,8公尺高,1,5公尺宽)不便运载,特请文澂、朝阳两先生拍照片、打印,始得携打印图画赴会。

达赖喇嘛以其精纯不移的宗教信仰、宏濶深广的视野情怀、天真谦和的圣者气像,已赢得无数男女的衷心景仰。60年流亡之途,造就了达赖喇嘛无出其右的世界声誉和无量影响。再没有想象力的人也不难猜到,待到某年某月某日某刻,这位可以比肩带领犹太人出埃及、经过40年颠沛流离到达其“应许之地”的摩西的现代流亡之父,这位可以比肩以非暴力方式软化大英帝国、争取印度独立的圣雄甘地的现代先知,一旦踏上西藏土地,将会给饱经磨难的藏人带去何等感天动地的狂喜与欣悦,会给同样饱经磨难的中国带去何等古老而簇新的海洋般的智慧和星空般的光辉,还将为被各式现代迷狂魅惑而吉凶难卜的21世纪的人类,展现珠穆朗玛峰式的圣洁精神与超卓境界。

这一天这一刻定将垂降,布达拉宫在伫候它的主人归来,珠穆朗玛雪峰在凝望《格萨尔传》新的主角,这一天这一刻越是姗姗来迟,达赖喇嘛越是老迈蹒跚,世界会变得越年轻,人类将被重新祝福……

2019年3月于华盛顿郊外野

阅读次数:429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