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建元:爱与自由,港台同心;占中九子,为民前锋

Share on Google+

作者:曾建元(国立台湾大学国家发展研究所法学博士,华人民主书院董事主席)

二零一四年在香港卷起了一场以争取行政长官和立法会议员真普选和维护香港高度自治为目标的公民运动,始因出于反对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提交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的二零一七年行政长官选举及二零一六年立法会选举框架和候选人提名方案。原本规划的爱与和平占领中环公民抗命行动最后演变成为期三个月震惊世界的雨伞革命。

雨伞革命旨在提醒中华人民共和国在《中英联合声明》和《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中对于国际社会和香港人民的郑重承诺:同意香港人民自决选择特首与立法会议员的选举方式,这是落实一个国家两种制度和香港人民高度自治的具体作为;雨伞革命也在提醒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当局,不要背叛对于一国两制宪法原则和《香港基本法》精神的忠诚,不要辜负香港人民的公共意志和期待,以及放弃维护香港人民利益与福祉的应有的责任;雨伞革命更在向世界宣告,为了活得像人,香港人民正在经历一场为了维护人的尊严和基本权利的战斗。

雨伞革命虽然未能改变中华人民共和国和香港特区政府基于党国专制和内部殖民体制之本质而必然做成的决定,但雨伞革命非暴力抗争的过程,表现出香港人民对于自由和民主的坚定信念、展现出香港社会的自律、理性和香港公民高贵的品格,树立了公民抗命行动的典范,也使香港人民赢得全球人类的尊敬。胥知,香港司法延续自英国普通法的传统,英国政治哲学家约翰.洛克(John Locke)呼唤光荣革命而留下的宪政主义思想遗产,即昭告世人:国家成立的目的,就是为了维护人民与生俱来的自由、财产和幸福,如果政府无法善尽它国家治理的任务、背弃社会契约,人民就有权利不服从、抵抗,甚至将其推翻。公民和平抗命就是以殉道的精神力求维护香港所继受的这一宪政传统,香港独立的司法是这一宪政传统面对中国共产党党国暴力侵凌的最后屏障。

雨伞革命并未煽动香港人民推翻党国政权,相反地,是希望透过人民集体的行动召唤当政者的良心,回到《香港基本法》一国两制的正常轨道,不要巧立名目,强奸民意。基于以公民和平抗命作为超宪法阻却违法事由的思考,基于台湾台北地方法院以公民不服从为由作成太阳花学生运动无罪判决的法理,我坚信雨伞革命占中运动九君子戴耀廷、陈健民、陈淑庄、邵家臻、张秀贤、钟耀华、黄浩铭、朱耀明、李永达完全无罪,香港区域法院的定罪判刑,是违反自然法、《香港基本法》中的宪政主义残余,和对于控案事实存在根本错误认和的政治性判决,应当在香港司法上诉审和上帝最后审判的程序中被推翻。

今年是中国五四新文化运动一百周年,又逢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七十周年,香港占中九子的受审,说明了中国的宪政民主革命和新文化运动,不仅还有很大努力的空间,结合了现代法西斯极权主义统治技术的中华帝国传统,还向曾经是近代中国革命策源地的香港反噬。我人感动于占中九子为维护香港自由、争取民主以及保留香港人民尊严的牺牲付出,也为他们和香港人民在日常生活世界中抵抗共产党国渗透的斗争表示敬意,更要为他们和香港人民在自由世界的前线为台湾人民挡住中国共产党的侵略扩张表达感谢。您们的事迹将会被写入到人类普世文明抵抗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帝国霸权的史诗当中,而我则更体认到在香港九君子之后,身为一个台湾人的任重道远。

台湾挺香港,风雨同行。我相信,台湾人民和香港人民,会不畏强权,选择与民主、自由站在一起。请珍惜我们共有的天真浪漫和理想,前方的路途还有一段距离,我们还要一起走下去。

民国一○八年四月二十二日凌晨四时二十分

台北晴园

——《纵览中国》首发 ——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刊登日期: Monday, April 22, 2019

阅读次数:980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