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见证四·二七大游行

四月二十七日上午,我们正在召集几个业务经理开会,讨论在销售时要不要随波逐流给回扣的问题。我对回扣、行贿深恶痛绝,并和哥哥达成共识,学习四通,不搞回扣。但业务经理个个据理力陈回扣的必要性,认为回扣己是约定俗成的惯例,尤其是公务采购。讨论正酣,街上隐约传来的喧闹声、口号声吸引了正在开会的我们。

我把开会置之脑后,携同妻子径直来到中关村大街观看游行,并随队伍一同前行。至中关村丁字路口,有近千名警察拦阻。近万名北大学生在众多围观市民的鼓励支持下,一边与警察理论,一边与警察冲挤。执行任务的警察似乎不太认真,拦阻的防线很快便被冲开了。学生们蜂拥而过,并打趣地向警察致意。游行队伍走到人大附中,与人民大学的队伍和外语学院的队伍汇集一起,声势更加浩大。面对可能遭到当局镇压的威胁,听说许多学生昨天来了一顿丰盛的最后晚餐,有的同学写了遗书,还有的咬破手指写了血书,怀着誓死抗争的激情涌上街头。学生们的标语、横幅整齐划一,内容均限定在宪法框架之内。

明眼人一看便知,这是一次有计划、有领导、有统一策略的示威游行。标语口号的核心内容是针对官倒腐败,要求廉政、民主,要求政治改革,锋芒所向,皆为时弊。攻击邓小平、攻击四项基本原则的标语口号销声匿迹了,唯有满街满地摔碎的小瓶,发泄着学生对《四·二六社论》炮制者邓小平的愤怒。这可以看作是刚成立的高自联的第一篇杰作。我对学生们的勇气、机智和策略感到由衷地高兴和钦佩。示威的矛头不再直指邓小平,我感到放心了。

此次示威游行的又一亮点,是得到了广大市民群众的热情支持和鼓励。街道两旁,甚至墙头屋顶,挤满了围观助威的民众。人们鼓掌、挥手、打V字手势,有的甚至高呼大学生万岁,学生们也激情四溢地做出相应的回应。

海淀口腔医院的医护人员为防止发生意外,背着医药包为学生助威。北医的学生队伍来到时,身穿白大褂的部分医护人员也加入了游行的队伍。人群爆发出一阵欢呼和掌声。

人山人海的队伍在友谊宾馆附近遭遇拦截。上千名赤手空拳的军人组成方阵,迎受着游行大军的挤压。双方都较克制,没有剧烈冲撞。学生用感人的话语与军人理论,有部分市民也加入队伍帮助学生。学生派出代表与军官谈判交涉。路边多辆警车里坐满了公安人员。高音喇叭反复广播《北京市十项公告》:不准未经批准的游行,不准散发传单,不准在街头讲演、募捐,等等。但是学生们置若罔闻,继续有节奏地冲挤着军人方阵。军人有的面无表情消极应对,少数后排军人在冲挤下一边摇来晃去,一边窃笑。路边的公安人员坐在车里似乎在袖手旁观。相持了二三十分钟,几个军官耳语一番,决定让步。方阵忽然让出一条通道,游行队伍像洪流一样涌过。学生和市民忽然有人领呼口号:“向解放军致敬!”“理解万岁!”“军爱民民拥军!”

我同妻子蹬梯子上了一处正在施工的屋顶,俯视着让人激动的宏伟壮观的场面。人流踊跃地向募捐箱里捐钱,有的送汽水,有的送面包或香烟。十一点多了,我俩从屋顶下来,陆续向三个募集箱各投了一百元钱。一个学生送给我一张传单。

中午公司还有约会,我恋恋不舍地离开了正在前行的游行队伍。

晚上,我仔细阅读了中午那个学生送给我的那份高自联的传单《学运问答录》,内容如下:

问:这次学运的目的是什么?

答:我们既不是要推翻共产党领导的政府,也不是打倒某个领导人,而是以非暴力的方式向现政府施加压力,促进政治体制改革,从而达到建立真正的民主政府,只有这样才能从根本上消除腐败,推进社会进步。这次学运不同于五四运动,推翻政府既不正确,也不现实。我们面临的情况是,当代中国没有健全的民主政体,政府尚不具备自我更新的机制。因此,就需要外力的推动,迫使其进行自上而下的政体改革。目前的学运顺应历史潮流,正好充当了这种力量。

问:你是否担心这次学运被人利用?

答:不存在利用与被利用问题。尽管学运有可能一时成为派别之争的某些因素,但从客观效果和长远来看,学运终将促进民主化进程,成为社会进步的动力。学运表现了人民的力量、民主的力量。我们关心的是民主进程,而不是领导层的更替。我们不会因为某些领导人的更换而停止对民主的追求。

问:这次学运的近期目标是什么?

答:一是成立全国各院校学生联合自治会,领导和协调全国学生的民主运动。成立北京高校联合自治会只是第一步,这一目标对于目前学运至关重要。二是通过罢课和舆论宣传等形式,争取各界的声援,促使政府就“七条”与同学对话。目前学生的一切活动都应围绕这两个目标进行。

我很欣赏传单的内容,但又认为学生过于乐观,因为这次抛弃官办的红色学生会,以民主的方式成立高自联,实质上就是向四项基本原则挑战,就是挑战共产党的领导,挑战一党专政。而“七条”的核心则是重新评价胡耀邦的功过和彻底否定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矛头所指显然是邓小平。邓虽然多次强调政治体制改革,但却言行不一。罢黜胡耀邦,反自由化,反精神污染,坚持四项基本原则,杀气腾腾的《四·二六社论》,件件都说明邓小平的所谓政改,只不过是行政改革。他的改革开放仅仅局限在经济领域,是瘸腿改革!以赵紫阳为代表的党内真正改革派还未坐大坐稳,面对紧握军权的太上皇,如果学运出了策略偏差,则很可能凶多吉少、前程未卜。我为学生担忧,为学生祈祷。尽管我同情、支持学生,但仍不想涉足其中。

第二天,我在中关村听说,参加游行的学生有十万多人,近百万人声援,一路冲破层层封锁线胜利到达天安门广场。市民捐款空前踊跃,其中四通副总经理崔铭山一下捐了二千美元给学生的消息传得沸沸扬扬。

过了两天,我因工作又飞回了厦门。

出处:北京之春
整理:2019年4月14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