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誉虎:一个民营企业家的六四经历(11)

Share on Google+

11、说柴玲撤兵,告王丹快逃

正在这时徐会计叫道:“王总,有电话!”我接过电话,听筒里传来何延生的声音:“老王,我告诉你一个大好消息!”老何的声音很大很激动:“今早四通收到香港传来的消息,《东方日报》、《大公报》和《文汇报》披露,根据可靠来源,昨晚举行了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解除了李鹏、杨尚昆的职务,由万里、李先念接任,赵紫阳只是请了三天病假,现已复出,仍是总书记,地位稳固!邓小平仍留任军委主席,而且戒严部队己后撤,卫星转播己恢复,香港可以从电视里看昨天百万人大游行,一系列现象可以印证学生运动胜利了!”

我几乎不相信自已的耳朵,立即追问一句:“真的?!消息可靠吗?”

“我今早亲自在四通总部听到的,四通内部已炸开锅了!这事我哪敢瞎编呀!”

我欣喜若狂,把好消息告诉了何亮。何亮说:“这事有些怪。今天早晨有两个穿军衣没戴领章帽徽的人到广场指挥部,告诉学生今天凌晨4点政治局常委开会,决定免去李鹏、杨尚昆职务,由万里、李先念接替,赵紫阳还是总书记。最近谣言太多,我们将信将疑,没太当回事。”

我把百万人大游行以及电视直播、军队后撤、卫星对外转播恢复、万润南的表态和一系列迹象、消息串联起来,迅速得出一个结论:或许慑于民意,在党、政、军高层的压力下,邓小平退让了?或者是开明的邓小平顺应民意了?真是天大的好事!是民族之大幸!我决定今晚把这大好消息告诉天安门广场指挥部。既然胜利了,目的达到了,就赶快撤离广场,真正实现万润南凯旋在子夜的设想!此时我对万润南的疑虑和责难一下子烟消云散了,对万润南更加崇拜了!

我兴奋地拨通了厦门家里的电话,把这大好喜讯告诉了正在厦门的哥哥。哥哥也证实道:“台湾东森电视台也有相关报导,还说万里提前回国接替李鹏的职务。”

傍晚时分,我和兰敏坐着向阳开的夏利车来到人山人海、沸沸扬扬的天安门广场。我俩费劲地穿行在团团围坐的学生之间,不时地接受学生纠察的盘问,用了好长时间才摩肩擦踵地挤到了天安门广场指挥部(二十三日成立)。指挥部是用几个大帆布帐篷搭建的,周围用绳索圈起,有学生纠察把守。我向纠察说,有极其重要的消息向总指挥柴玲传达。学生纠察转身走进帐篷内,一会儿领出一个三十多岁自称柴玲的女人。

我上下打量了一下这个女人:一口京腔,三十多岁,形象鄙俗,极像市井小贩。我毫不客气地说:“你不是柴玲。我有重要消息一定要面告柴玲本人!”这个自称柴玲的女人用审视的目光端详我一会儿,很不情愿地说:“好吧!”旋即钻进帐篷。

几分钟功夫,真正的柴玲隔着围栏出现在我的面前。柴玲短发偏瘦,肤色微黑,面容清秀略显疲倦,得体简朴的学生装束,个子不高但精明强悍,有股盛气凌人的架势。

我激动地说:“你们胜利了,学生们胜利了!据可靠消息,昨晚政治局扩大会议决定,李鹏、杨尚昆下台,由万里、李先念接替,赵紫阳复出,还是总书记,地位稳固!戒严部队今天已后撤。你们占据广场已没有必要,应该配合赵紫阳尽快撤离广场。”我的话还未讲完,柴玲便冷冷地、强硬地说:“赵紫阳上台下台是共产党内的事,跟我们学生没有任何关系!我们不会撤离广场!我们不怕戒严!我们要的是民主和自由,我们要用学生的鲜血唤醒人民的觉悟!”

我目瞪口呆,未等我做出反应,柴玲毫无礼貌地转身走进帐篷。那个三十多岁的市井女人轻蔑地瞪了我一眼也随后跟进。

错愕的我竟呆站了几十秒钟,愤怒和失望骤然升腾起来:“混蛋!完了,完了!学生被断送了!”我近乎咆哮地喊了几声。

“真没想到,柴玲竟然是这么个东西!要用学生的鲜血唤起人民的觉悟?!这下子学生们可惨了!”兰敏也愤愤不平地高声责骂着。

我和兰敏跟来时一样费力地在静坐的学生人海中穿行,失望而又愤怒的我,面对这近十万来自天南地北的学生,一种恻隐之心油然而生。我除了愤怒、失望,还有一种无力回天、万般无奈的颓丧。

当夜,我交待兰敏,从明天开始停止向广场的学生运送食品,恢复正常工作。

五月二十五日晚间电视新闻报导,李鹏当天下午在中南海会见三国新任驻华大使;已有二十六个省市自治区致电中央拥护《戒严令》;万里今晨因身体不适飞抵上海治疗。

沉寂了五六天,千夫所指、万人唾骂的李鹏忽然亮相了。这是一个明显的信号。我马上意识到一切全完了,对学生的镇压已迫在眉睫!

我马上打电话到厦门,向哥哥询问台湾电视台的最新消息。哥哥在电话里说,据台湾电视新闻报导,昨天邓小平在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态度强硬、一意孤行,拘捕了赵紫阳及其儿子等四十人,三十八军军长徐勤先因抗命被捕,卫星电视再度中断……

我知道,血洗天安门邓意已决!

此时我心中对海外媒体报导的真实性己大打问号,但卫星转播再次中断应该属实。我马上意识到这是一场精心筹画的骗局和阴谋:二十三日戒严部队后撤,新闻可以自由地实况转播,海外卫星电视传送恢复,精心编造李鹏下台和赵紫阳复出,这些都是在诱骗万里回国!因为万里在加拿大曾表态:学生是爱国的,戒严令违宪!万里与赵紫阳关系密切,二人都是中外皆知的改革派。政治老人担心万里若滞留国外,将会成为反对派和持不同政见者的一面旗帜,因而造此假像,骗万里回国。万里一下飞机即被控制。这个隐患解除了,邓小平就可以明目张胆为所欲为了。等到全国党政军意见统一之时,便是邓小平动手大开杀戒之日!我认为自己的以上判断定会为历史所证实。此外,我甚至怀疑柴玲是中共的卧底——以极左的面目把学运引上绝路。

二十六日清晨,我订了二十七日飞往厦门的机票。

上午十点左右,我正在办公室处理业务,何亮领来几名大学生。何亮只介绍了其中一位:“这位是北大学生自治会的领导,姓王。他想与你沟通一下,交换一下意见。”

我上下打量了一下这位学生领袖,一米七多一点,瘦削、清秀,典型的大学生装束,气质优雅但略显稚嫩(尔后在通缉令上发现是王丹)。几个学生簇拥着王丹,有些风风火火,似乎另有急事,没有落座。

王丹说:“何亮他们已多次把您的观点和您对我们的支援告诉过我,我也同意您的意见。但是我的意见不被采纳,因为广场指挥部和高自联根据民主程序,少数服从多数。我们各高校代表通宵开会决定,依照毛主席的教导,依照5.4青年运动的方向走与工农相结合的道路,派学生分头到工矿企业和农村去做宣传,发动群众……”

不等王丹说完,我便急切地说:“你们发动工农民众的思路是正确的,但为时已晚!昨晚新闻李鹏亮相,这是一个明显的信号,当局很快就要镇压你们了!你们的当务之急是撤离广场,头头们赶快逃走躲起来,赶快跑吧!”我边说边从上衣内侧兜里掏出一遝钱,数了数,然后交给王丹:“我没准备,这一千八百块你们拿去,赶快跑吧!我明天也离开北京。”

王丹他们本来就像还有急事,所以没再逗留,便匆匆离开了。

王丹给我的最深印象是真诚,其次是稚嫩,政治思想不成熟,这和中共的宣传教育密切相关。这也决定了他们对中共的本质认识不清,从而在策略考量上接连失误。

只有何亮留下没走。何亮老实本分,长得极象农村的纯朴青年,办事一丝不苟、认认真真。何亮拿出一张收条,上面写着收到王誉虎捐款二万二仟元,落款是何亮等六名北大、清华学生,外加政法大学前任学联主席周勇军,日期是八九年五月二十六日。

何亮有些内疚地对我说:“无线电话让其他学生拿去用了,我一时要不回来,这几天我抓紧追回来还给你。”

我说:“没关系,你们抓紧用,然后交给向阳就行了。你也赶快躲起来吧!回去再给高自联头头们做做工作,留给你们的时间不多了!祝你平安无事!我明天就走了。”

五月二十七日中午,我坐飞机到了厦门。

出处:北京之春
整理:2019年4月25日

阅读次数:1,267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