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章润:我的新年期许:用两张“票子”取代两根“杆子”

Share on Google+

许章润(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

本文为清华大学法学院许章润教授应天则经济研究所2019“新年期许”论坛约稿所作。

曾几何时,“枪杆子”与“笔杆子”蔚为通说,横行天下。与前者联袂而来的义项多半是“刀把子”,而有“枪杆子刀把子”的连称,刀光剑影,血腥腾漫。牵连浮现于后者的,不知为何,则为“杀人不用刀”的幽黯训诫,以及“无耻文人”、“舞文弄墨”与“指鹿为马”等一己心理,胡思乱想,秋水流转春山。究其实,正在于钳口噤声,愚弱心智,操控心灵,而以一己心思总绾万众心事,期期于塑造“新人”。

“两杆子”论陈述的是“打江山,坐江山”的奥义,也是刀光剑影后坐享福禄寿的秘诀。其之诉诸霸道,赤裸裸,一文一武,张弛之间,而天下底定,真正是恩仇立现,血肉翻飞。过往百年,吾族吾民,亿万性命葬身泥涂,血水让海水涨潮,早以浩瀚无辜为此悚然作证矣。

吴头楚尾,斗转星移,这杆子那杆子,都拗不过肚子与面子。因而,吃饭穿衣,这一永恒的人类窘迫,温饱则易忽,匮缺反豁显,遂终为首要问题,毕竟是首要问题,而永远是首要问题。却原来,饥饿——如名人名言的点拨——是人类的第一政治属性。是啊,吃饭要钱买,没钱没饭吃,金玉满堂才能山珍海味;穿衣要花钱,无钱无衣穿,大富大贵方始穿金戴银。升斗小民,胼手胝足,终生挣扎,面朝黄土背朝天,所求不过温饱。要是连此也犯忌,乃至于三餐不济,洒家没法活,则只能拼死相搏。

怎么办?咋个整?于是,古今之际,中西之间,政道转圜矣,治道损益矣,两张“票子”出矣。

一是钞票。手上有钱,心里不慌,此为人情之常,也是世道庸常。钱多钱少,端看造化,要在公正。无此造化,则钱缘浅薄,瞎折腾没用;没公正,累死亦枉然,而且,贫富皆无保障。故尔,生民嗷嗷,多少有点儿散银糊口,好歹活下去,才是人间正道,这人间也才堪生聚。至于普罗大众居然温饱无虞,少数凤麟甚至于饕餮无度,实为晚近方始出现的局部人类景观,一种市民生态与社会生物情态,而统辖于特定政治经济学框架。其间转折,不仅是科技助力,更在于自由经济放飞人生,催发想象,令财富涌流,而以底线公正保驾护航也。不过,纵便如此,也没能改变全体人类依旧在为吃饭穿衣而凄凄惶惶这一基本事实,一切的劳心劳力终究只具有生存论意义这一残酷现实。此不惟生存论判断,也是判断力的澎湃批判所向。而且,尤有甚者,幸有此心智与灵性,肉体跃升为身体,生存转化为存在,生死不只是轮回而获得了超越意义。

二是选票。随钞票联袂而来,伴钞票上下翻飞的,不是别的,就是这个叫做选票的纸片片儿。一纸千钧,就在于人是群居动物,虽说须臾不可分离,却又形同刺猬,则进退出处之和平共处,是仅次于饥饿的天性本然,从而蔚为生命之性命,性命之天命。学术修辞,此即政治,邦国之头等大事。政治是人性,如同人性就是历史性,而历史性生发缠绕于食色二字。就是说,政治生发于人类面对众兽只好群居、可自家内部却又永远勾心斗角离心离德之不得不然,则如何群居,不至因进退失据、出处无常而自相残杀,把这个物种灭了,这才有所然而然,求其然而有所然。因而,如同在下之再三致意,政治不是别的,就是合众群居的和平哲学,也是一种共同体的和平技艺。其所维持的是人间的生存底线,一种关于洒扫应对的秩序大框架,而为这个叫做人世的活色生香万丈红尘兜底儿。历经顿挫,海浪天风,漫漫试错进程中,政治终于翻转出自己的古今之别,告别武力和血腥,于无奈中实现了亿万生民经由票决参与政治、自主选择群居社区物业这一和平机制。至此,塞漠海疆,石破天惊,手上持有纸片片儿的这些芸芸众生,终于在文明诞生数万年后,完成了自己就是主权者与立法者的自我加冕。

看官,时轮至此,两张“票子”终于取代了两根“杆子”,驯化了不可一世的公权,开启了人类群居于政治共同体之内永久和平的生存模式,呀嗬嗨哟,呼儿嗨哟,乖乖隆地咚!

其间辗转,说来很复杂,而道理其实很简单。没有钞票,衣食无着,活不下去,造反遂成选项;没有选票,纵便衣食无忧,则实腹弱智,终究难以为继。更不用说亿万人于蛋糕切割无庸置喙,而窃国者侯,数年经营,一朝糟尽,最后肯定连饭也吃不上。从沈三万到胡雪岩,再到盛宣怀,就连这些个儿光灿灿的红顶商人,亦无善终,早已对此证之再再。反之,光有钞票,吃肉骂娘;只有选票,乞丐民主。衣食无忧,选票行情平平;选票看涨,必因温饱不再,而与衣食挂钩。换言之,两票联袂,其间巧妙在于,一旦政治走不通,好歹走钞票开道的民生之道,以求暂时偏安,再求政道转圜;民生遭殃,则用选票换人,启动民主这一纠错装置,也是纾解紧张的万能出气孔。因而,良政善治,为万全计,必得两票俱全,方始左右呼应,隔山打牛,而身心康泰也。

而更为重要的在于,由此钞票冲决了权力的天罗地网,自身亦且变为一种权力,而成抗衡之势。只要权力之间有所抗衡,则社会空间增大,万众便好栖息。从而,原本属于权力一维架构下的垄断性物品与享受,只要有票子,人人皆可拥有,你能拿老子怎么着。与此同时,口袋是否有钱,钱多钱少,取决于国家经济成长及其政治与法治保障,反过来构成了拷问政治合法性的绩效之维,要求后者有效迎应,不可懈怠,进一步规训着权力的运作和政治的指向。就此而言,“笨蛋,经济,问题在于经济!”可谓现代政治的不二法门,也是现代立国之道。其间,政治自由的产权意义与获得法制保障的产权之于政治自由的基础性,交缠纠结,互为犄角。至于由此而下,如何防范权钱勾结坐大与裙带资本统治,则需引入表达自由、公民社会与独立司法诸项,于丁一卯二的配置中实现有效制衡,表现的恰恰是两张票子的现代开放治理效应。

朋友,此在功利立论,终究皮毛。两张票子登场,一张都不能缺,说到底,就在于人类这个物种,不仅要吃饱穿暖,而且,还要“收拾精神,自做主宰”。所谓生死获得了超越意义,则禀赋此种道德紧张的性灵灵,灿烂道尽几希。此非“遁世隐居”的“帝力于我何由哉”,亦非“远离尘嚣”的“篇诗斗酒自逍遥”,更非“独善其身”的“各人自扫门前雪”。凡此非他,一种私性生存,也是一种诗性烂漫,彰显的是非政治与前政治状态,而非公共生存与公共状态,终究不过如西哲所言,是一种“困在陷阱中的远足”。而人类共同体的群居本性先天地决定了人类必得生存于公共状态,以公共生存护卫一己身家。而政治,正是政治,使我们摆脱自然状态,缔造和维护公共生存与公共状态。故尔,只有造就政治及其和平共处的群居智慧,庶几乎人类方始有望真做主宰。生死之际,灵肉两头,徊惶于此岸与彼岸,我们幸有善恶一体原是不得已的自明,而于自觉人性浩瀚灿烂的同时更为人性的卑污龌龊而暗自神伤。此时此际,德性提澌固为选项,但底线防范更为重要。于是而有法治及其法制,由此不得已动用政治及其政制。迄而至今,政治依旧是世间最高智慧,玩不好,人头滚滚,玩好了,纸片片儿一张嘛。放眼一望,这个星球上,所谓“发达国家”,所谓“高阶文明”,哪个不是练就这套现代政治智慧的国族,呼应着人性的神明与卑污,而两票齐全,手舞足蹈也。

职是之故,看官,你要说这钞票与选票,也是没法子的法子,也不是个好东西,我也承认。可问题在于,人类首先就不是个好东西,极少数根本就不是个东西。你看这个星球上,最为残暴而贪婪卑鄙的物种,还不就是咱这叫做人类的两足直行的衣冠禽兽嘛!正因为此,这才有权力与围绕权力打转的政治登场,而它们不过因应人性善恶一体俱来的必要之恶,若非两张票子绑缚,更且不堪设想,则票子得谓无益?则票子何其无辜?当今华夏,钞票已然登场,其乐融融,但根基未稳,惟愿公平如滔滔江水;选票尚未露面,终究可能人手一张,但求正义如冬阳普照。如此这般,左支右应,架漏牵补,庶几乎平安无事,甚至于万事大吉也。

诸君,说是“万事大吉”,就在于就现代立国所涉之主权与治权、政权与政府等大经大法而言,经此一役,政权永固,牢系于人民主权之颠扑不破,从此永无政权危机。而政府执掌治权,授受于主权,所需斟酌的是公共政策,凭借的是立基于宪政的法制,而适成法治,于人民票决的周期性授权中兑现主权承诺。也正是藉此周期性授权,方能化解可能随时浮现的政府危机,实现政治对于政制的调控与转圜也。借用“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这一名人名言,看官,这才是真正的两手,而左右开弓、左右逢源矣。

上述文字系就国家政治而言。若在国家间政治与全球政治立论,则国防武备不可松懈,文教作育更是国族生聚畅达之道,而要害在于放飞心灵,让精神开敞嘹亮。有此精神内质支撑,并光大为文明气象,方始有望造就所谓大国昌盛。否则,纵有繁华,不见精神,亦难持久。此于小国自是天则,其于大国则为责任,而首先是一种自律。自律才是自爱,也才会获得他爱。再者,武备旨在和平,文教涵养人生,若无内政上合众群居的永久和平与推己及人的普世仁爱,则其势愈大,为祸愈烈。四邻忧惧,一如国民恐惧,这日子便没法过了。由此可见,国族政治与全球政治交缠,大国愈甚,而责任与标格更高,只能惟谨惟慎,而首先必得内政修明,以生民为青天,方能秀外慧中,有所然矣。若谓“人类命运共同体”,则自此起步,设身处地,己立而立人、己达而达人矣!否则,眼看你自己锦衣玉食,却恶待自家苍生,谁跟你同一命运?!

过往六年,每年阳历元月之初,天则做东,邀众聚议,评骘当下,畅想未来,致意新岁,以为“新年期许”。其意在展示汉语学思智力,其义在积聚华夏精神心力,其功必有助于旧邦新命之国力。所虑所盼,不外万众共和之良政善治;积劳积慧,正在于旧邦新命之文教风华。不意今年风寒,仗马寒蝉,万众诺诺,没奈何,乃改为书面发言。在下校园漫步,斗室枯坐,以文会友,而有上述文字,拉杂絮叨,仿佛哑然作声,俨如戴镣舞蹈,好一幅颠踬世相也!

2019-02-15 10:23:34
来源:FT中文网

阅读次数:873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