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台观感之一

这次有机会访问台湾,给我强烈印象的,莫如该岛大力推行的政治民主化,我惊异地发现:几乎是全民投入的立法委员改选,真正兑现了还政于民,这正是孙文的民有、民治,民享的社会,这正是在几千年封建专制政体下的中国同胞梦寐以求的目标。

对执政党来说,选举结果不够理想,在咄咄逼人的民进党的崛起下,打掉一党坐大,产生某种危机感,从而成为促使国民党本身非改革不可的动力,这正是民主选举制所要达到的良性的正面效应。

台湾大选闭幕没几天,亚洲近邻缅甸的军人政府忽然发起召开新宪法起草会议,敦请国内在野党民主人士共商国是,一面释放了二十名政治犯,这个做法明显地受了台湾冲击波之影响,无奈军人政府毕竟是“枪杆子里出政权”的信徒,他们既不承认一九八八年缅甸大选结果的有效,又不肯释出翁山苏姬女士,在修宪会议召开之前军方先定下调子宣称:若无军方参与政府领导,缅甸的安定将难以维持云。这一宣告简直与邓小平指示江泽民:“共产党的一党专政绝不能动摇”如出一辙。

人权自由记录最恶劣的第二个国家,便是中国大陆,而台湾政治民主化的冲击波给予直接的严重的挑战的首先是中国大陆,且不论地缘政治离得最近,更重要的她跟大陆是一母所生,同文同种,两地又长期施行一党专政的独裁制。在中共设计的“一个两制”的蓝图中,台湾是中国的一个省,按毛泽东行之有效的领导方法的诀窍:选择一个省做试点,先进行局部的实验,再将成功经验推广到全国去。现在台湾在四年前就开始政治多元化的多党竞选制的实验,实行三权分立,两年后还要实行一人一票选省长,选总统,这一辉煌成就赢得海内外中国同胞的赞许和欢迎,并期望中国大陆迅速推广这一宝贵经验,以解民于倒悬。

无奈北京当局一叶障目,他们对台湾的政治民主化视而不见,或者说只看到台湾议会中的抢话筒打架,大选中的耗费不赀等负面的东西。(大陆的报刊和电视往往以幸灾乐祸的挑毛病加以讥嘲)我去台湾实地考察中也看到了这一类不体面的表演,如花在竞选中的金钱数字惊人,花莲县甚至查出还有弄虚作假情事等,我认为:产生这类事情这是在初步试行民主选举和议会政治中不可无的,问题在于执法单位是否严肃纠弹;流水般花钱夸富的候选人,人民并不投他们的票,因而纷纷落马,这才是主流。

上文提到北京当局一叶障目,我是指的他们为了保住一党专政的特权利益,患了“民主恐惧症”,被这片叶子遮庄了眼睛。不论北京当局对海峡彼岸的政改实验视若蛇蝎,深闭固拒,台湾在政改方面进行的实验势必以雷霆万钧之势冲决大陆纸糊的堤防,窃以为至少在以下三个方面会产生巨大的影响:

㈠台湾曾经多年实施国民党一党专政,如今它按照孙中山的“天下为公”原则主动放弃一党专政,为什么大陆的共产党不能照办?每个大陆的有识之士都会向中共当权派提出这个质难!从最近的一篇报导里,可看出中共高层巳感受到党内党外的压力,最近看到“争鸣”中罗冰的报导:邓小平与江泽民的一次对话,邓说:“有人说他拥护改革开放政策,但不赞成共产党的一党专政。我们可以理直气壮地告诉这些人: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改革开放,中国的改革开放政策只有在共产党领导下才能成功。”

这位老人还在坚持他的“坚持四项原则”的第一条,我们只须这样回答他:胡耀邦、赵紫阳是改革开放的开拓者,你为何在两年内演出两幕曹操逼宫戏,把他们依次打入冷宫,这是你老人家盗用共产党的名义,打击改革开放,怎能说是你的成功呢?

㈢由于台湾实施还政于民的实验,这就使中共理论家辛苦编结的抵制政治民主化的种种藉口和托辞不攻自破矣。

抵制政治民主化的藉口不外如下几种:

中国人民文化素质不高,怎么能实行政治民主?民主政治的实现需要一个长期过程,要慢慢来;

实行多元政治和多党政治,就会回到文革的大民主去,或者引伸到一定走向极端民主和无政府主义。

等出现一个英明的权威,才能有序地进行领导,没有权威的政治民主势必引起大乱;

国务院公布的“人权白皮书”则说:中国人有了生存权和发展权(这是中共理论家杜撰的新名词)已经够标准了,还谈什广人权和民主?

讲得更为露骨的是江泽民,他说:“我们的目标是建设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民主,而不是搞西方的多党制和议会制。”(十四大政治报告)众所周知,“社会主义民主”和共产党专政是同义语。

这批抵制民主制的藉口和遁词,只有一个目的:都是为了捍卫专制独裁的中共政权,我们正可以运用台湾实施政治民主化的成功,把上述种种谬论一一驳倒。即唯物主义的“事实胜于雄辩”是也。

㈢台湾政治改革成功的第一个优点,它是由执政党和平交权,没经过武斗和暴力,它在亚洲做出了名副其实的和平演变的榜样,环顾泰国、缅甸、印尼、中国大陆等近邻、有的是经过顽固派的血腥镇压而争得初步的政治民主化,(如泰国)有的是流血冲突而独裁者仍在压制民主力量(中国和缅甸),还有一个地区,打算推行小小的民吏,竟遭到未来统治者的勒令停止(如香港),只有台湾不使用任何暴力而达到了还政于民,“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这对于大陆的官兵和党的干部会产生巨大的影响,从此人们争取民主的斗争可以避免流血或大乱,便有了现实的可能,对和平演变增加了信心。第二个优点:台湾的政治民主化并不是照搬西方的民主模式,而是结合中国特点,加以改造的民主政体,它更多地采纳了孙中山民权主义和建国方略的设计,更易为中国人接受。提起“中国特色”字样,被中共滥用成为他的政治标签,其实掩盖着,一党专政家天下的实质,掩盖着斯大林的流毒,我认为,台湾所采用的民主政治的摸式,才是名副其实的“中国特色”。

因此,我颇有信心地认为:台湾的今天就是整个中国的明天。中共执政者应该放下架子,向台湾学习!

《世界日报》1993年2月7日

文章来源:王若望纪念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