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伯炎:漫话病毒与毛毒

Share on Google+

“斗”即毛毒的核心基因

吾国的武汉病毒闹到世界恐怖,中东那些恐怖组织,也未达此恐怖广度与深度,反弹出追责而使嫌疑者恐怖,更发酵成巨大的圧力,给玩忽或玩火以教训了。

这种生物基因变异而来的人类杀手,是天灾或人祸,正在鉴别。但吾国文化基因变异,由毛思想这种毛毒变异人性制造的人祸,已被肯定,可说武汉病毒,源头只在小实验室,而毛毒早产生于中国社会的大实验室,是另一精神病毒,与文化病毒,不仅以假大空形态泛滥、更以假丑恶变异人们真善美的感应。最典型的是文革,竟用打砸抢抄杀恶性,变异几千年受儒文化温良恭俭让的良知,当前出现的美国中毒者扩大,英国首相约翰逊中毒入院,不是同情、忧心与关怀,而是嘲笑与幸灾乐祸的欢呼,岂非人性变异中毒,才有如此低劣人性出现中国,这崇尚仁爱的民族被毛毒改造为崇拜暴力与权力,今日中国社会充滿了这种美丑、善恶尤其真假的颠倒,北島诗写的:“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当这卑鄙的通行证在这社会通行几十年,这卑鄙的病毒对人性的变异,不正由毛泽东用毛思的毛毒,在中国这960万平方公里中实验流播出来的吗?,

毛毒的核心,可说是“斗”。“窩里斗”是中共党特色与基本功,划出阶级斗,颠倒社会好坏人斗,又颠倒文化与文盲斗,斗出逆淘汰规则后,红二代再变斗钱掠财能手。在国内国际,都实行以穷斗富,国内是以无产与有产分敌我,国外以亚非拉的落后去斗欧美的先进,待他们将自已斗成土豪与富豪,国际主义只好改民族主义与爱囯主义来斗了。斗到他们已由无产者变资产者矣,仍斗性难改,因为这一伙拉杆子造反起家的流氓野心家,他们除了玩“斗”,没有其他本事。并且老毛认为社会的进步是斗争推动,历史却给予他悲惨后果的否定:例如他用“斗”,斗到文盲陈永贵取代交大毕业且受第三国际训练的陆定一任副总理。全国只剩浩然一个作家与八个样板戏时,我听乡间有农民也笑老毛:传统的武安邦文定国也不懂,怎能用文盲治国。所以,他只好穿马克思衣衫做秦始皇。斗了一生,斗别人家破人亡,他自已呢,不仅留下家破人亡,老婆也獄中投缳自尽。还留下一个儍蛋孙子作两会记者逗趣的笑料。而老毛的人生落幕还是鲜为人知的凄凉,

他是读着庾信《枯树赋》咽气的,那:

“昔年种柳,依依汉南。今看摇落,凄怆江潭。树犹如此,人何以堪!”不是对他斗了一生结局的一幅惨图吗?若真如他斗争哲学瞎吹的: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他这斗,恰是反人类的和平、合作、和谐中的进步,中国人性基因,正是被毛毒汚染,今日受毛毒这文化基因中毒还沉迷者,重复往毛旧道钻,不会有好结局,不正由现实在显现吗?

美国的“中国通”难通中国的辨析

中国离世不久的先贤周有光,他留下一句名言是:“不应用中国眼光看世界,应用世界眼光看中国”美国的中国通恰是只用美国局眼光去认识特殊性的中共。用普世政党眼光去认识列宁组织原则组建的党,而它非工人运动乃痞子运动中成长,纳粹也凭选票上台,而中共由枪杆子暴力夺权,中共党有党派的外貎,却是黑邦式的内容。1940年代美国人相信中共比民国政府更爱民主,就犯了大错,今天已由台湾民主化而中共更专制独裁化证明:当年费正清等中国通受骗于中共花言巧语,也对中共的匪性痞质缺乏社会学的认识。就以今日中共搭全球化与WTO便车而GDP暴升为继亚洲腾飞四小龙后又一大龙看。美国喂肥这条肥龙,其专制专独裁劣性,倒被更强化邪化与恶化了。

今天美国人还在误读。不知图腾化的龙,在中国民间骂的还有:滥龙、滚龙、妖龙,及吃人的鱷龙外,还有生物学界的变色龙,那些由痞子运动起飞的痞子,阿Q造反夺了赵家财产的光棍,他们脑子里,决无民主因子。他们以匪性加痞性的流氓性合成的暴力团体,乃浮起的社会沉渣,但历炼成魔成精:中国讲忠信仁爱地主士绅,决非其对手,美国出身哈佛耶鲁的总统,对中共也是雾里看花难识真面目,俨不如受害后逃美的仁人,和受压迫国内志士,对老毛与毛毒认识深刻。毛泽东自称出身缐林大学,而他前妻杨开慧在日记里写他是政治流氓与生活流氓。老毛这中国特色标本,暂时搁下,让我们看其开国元勋另一拉杆子出身的地痞流氓根红根正的副总理王震的两段话,更说明他们腾起的所谓东方龙,是些什么烂龙与恶龙,这些货色,是美国不产且誓死与民主为敌的败类劣种。

当年,王震领359旅在南泥塆开垦出名,歌唱的:好个南泥塆呀!陕北的好江南,好在种鸦片哟!王震说他种粮不如种鸦片利大,往年拉10车粮去陕南,只换1车货物回来,改成拉一车鴉片出去,却換10多车货物回来。与今日阿富汗塔利班一样种毒贩毒。那歌唱南泥塆的“陕北好江南”不应改为“陕北的塔利班”么?这一伙强人还未发迹,就是靠种毒贩毒起家,今日有了政权与核武护卫中共,较还在山沟巴格达迪式制毒贩毒,哪可相比?

就以王震这种典型的副总理红色王爷作标本,扼杀党内有民主与爱民倾向胡赵的刽子手,看中国两次出国考查,红朝王爷与清朝官吏对西方认识,也差十万八千里:

1905年,满清王朝派5大臣出国考察,他们写回《欧美政治要义》等记录,称道欧美是王道乐土,已达到古代尧舜禹三代的理想之治。那时,这些大清官吏,还向往维新变法,而今红朝如王震式王爷,认为他们党就是法。这江山是两千万人头換来,谁不满,就拿两千万人头来換,比百年前鞑靼人的官还野还蛮,更别说与现代西方的文明了。请看王震的见识。

1978年,自中共打韩战打成闭关锁国几十年后,首次派出副总理王震出国考察。其实,他已叫作家周而复出访日本时,帮他买春药,害得周被捡举逛窑子,而开除党籍。这次派他出国看花花世界,只是刘姥姥逛大观园的笑话。他带回来的认识是这样说的:凡是跟着苏联走的,都穷了。跟着美国走的,都富了。他在英国,问开电梯女工工资,吃惊竟超过他这副总理。百度上还记下他这么一段考察后的谈话:

“我看英国搞得不错,物质极大丰富,三大差别基本消灭,社会公正、社会福利也受重视,如果加上共产党执政,英国就是我们理想中的共产主义社会”读到此,真有庄子那“夏虫不可语冰”之感:这种痞子流氓式的副总理。何止与费正清这种中国通的思想,是十万八千距离,与清朝官吏的认识,也是两类难通的思想境界。与王震同类出身的老毛,他读的《资治通鉴》里,他的最高境界只有秦始皇,不会有华盛顿、杰佛逊与林肯这种偶像。就像阿Q,最高理想只有秀才娘子宁波大花床上睏觉。但是他可用枪杆子指挥笔杆子,在延安便乔装他们如何是民主信徒,迷惑了好心帮助中国的中国通,从司徒雷登、费正清与谢伟思,帮他实现了离间计,助共弃蒋,乘蒋战日精疲力歇,夺下江山。

当老毛后来闹到中苏论战,苏军百万圧境,勃烈日湼夫要用外科手术式核打击对准中南海时,没读通中国《三国演义》的基辛格,他做了过江那蒋干的角色,还认为是联中反俄如联蜀反魏般改变世界格局,今天看来,基辛格与尼克松进老毛菊香书屋,到底是改变世界格局,还是入了毛泽东的圈套,还留给史家去评论吧?现在才发现:美国总统尼克森与国务卿基辛格助中共与毛毒死里逃生,活过来,又成64杀中国民主的杀手,由毛毒繁殖出今日中国武汉病毒,更是世界民主与生命的刽子手。毛毒的与天斗、与地斗、与人之斗,皆是快乐,很邪化了人性。他最终是悲剧结局。而承其衣钵者,岂非扩大与延伸到与美国斗,在中国已被“斗”这毛毒,斗得天污地污,人心也汚,污到为人处事已无底线,还有超限战这生物病毒危害全世界了,世界不妨从武汉病毒之困里,也扩大视野,认识毛毒,我举毛毒的典型代表王震,可开美国的眼界。

毛毒在灭文化与文明中勃长

1945年,二战结朿前,重庆民主宪政代表团访问延安,其中代表五四运动北大学生领袖傅斯年,早就认识北大图书館助理馆员毛润之。毛邀傅入他窰洞作彻夜长谈,毛赞傅是五四风云人物,傅答:我们只是陈胜吴广,你们才是项羽刘邦。毛得意自已真是刘邦了,书章碣诗《焚书坑》赠傅:

竹帛烟销帝业虚,关河空锁祖龙居。

坑灰未冷山东乱,刘项原来不读书

还真以他这不读书的高于读书人而得势自诩自负,其野心已在当时不抗日只扩大地盘与军队壮大,狂放地要夺下天下了。

他由土匪变土豪再变刘邦,可刘邦还接受陆贾的“马上得天下,岂能马上治之”的文人治国经验,而老毛却反其道而行之,偏爱文盲治国,武夫保驾。还加笔杆子化装骗天下的邪道。必然弄成外行领导内行的吊诡,1957年,被罗隆基说破,他就惩罗为右派,已非外行领导内行,逐渐转化为外行领导外行,不识几个大字的指挥者已是文盲。这就是老毛一贯以读书文化人为天敌,尤其是人文学界。无论士绅型与五四型读书文化人,他要灭绝,从莫斯科共产国际党校毕业的布尔塞维克型的,也全部清除。当旅美的李政道在美受诺贝尔物理学奖时,他的老师叶企孙这清华物理系的创始人原中央研究院院士,却被毛共囚入监獄。连中共党内知识精英,从吴晗到翦伯赞,田汉到邓拓,尽遭戕灭,更别说党外了。毛在30年用55次政治运动由劣淘汰优后,传统与现代知识份子,如篩篦式的灭绝,没了知识,打造的工农兵新知识份子,多属有文凭缺文化的假货,但这类人却有向上爬的顽性与凭马屁升官的奴性,这马屁做官所升的赃官,当然不如选票选出的精英,也不如传统科举做官者有本事。这种只会舔不会做的红色蛹蛆,不是毛毒在新条件下的暴发吗?这些不会做正亊的庸官伪学,反映在科学与文化界,便是缺乏实力与原创,只会剽窃与抄袭。伦敦一家科学刋物,统计出75%的抄袭文字,产自中国大陆。这种盗窃知识产权成风成习,竟然穿一件爱国主义外衣遮丑,他们更有持无恐地将“斗”与“盗”这两种毛毒合成为“爱国”“爱党”升级板毛毒,且利用其传统的统战与谍战的经验,以中美合作与学术交流,窃取知识产权,千人计划由华为阴谋败露于孟晚舟,年轻学术精英斯坦福教授张首晟的自杀,撕开裂口,孔子学院暴露的特洛依木马诡计。习共沿毛共这种斗争哲学的间谍化偷盗化全面渗透化,开打的贸战,实是对毛毒的战斗,由韩越战场转变到科技战场。

相比之下,这中美交手,中共在延安时,应如灭今日塔利班与SISI般轻易,到韩越两战场,就使美国付出沉重代价,到今日与中共毛毒博舆,已是看不见敌人入侵,各国良民就成千上万地倒下,你不想打的三次大战,他却不宣而战了,中国那姑息养奸成语,岂不被美国姑息弄出新的养毒之害吗?

考中囯生化病毒与毛毒之滋生与繁衍,还有许多中国垃圾文化作基础,那些谋略文化也是契约文明的天敌。美国人一听中共国扯五千年文化大旗,便自惭只两百年建国史。其实他们的五月花号清教徒遗民移到新大陸的船,还载有西方文艺复兴前后几千年的文化文明史精华。美国左派记者斯诺,1970年再邀到北京,看到老毛的个人崇拜搞得昏天黑地,忍不住批评毛背叛了革命。毛只好承认自已是马克思加秦始皇。斯诺说:NO!你是斯大林加秦始皇, “你没有马克思主义,只有三国演义”,而中国三国演义里,集中了中国如垃圾的谋略文化是些什么呢,不外是:

“金蝉脱壳、抛砖引玉、借刀杀人、以逸待劳、擒贼擒王、趁火打劫、关门捉贼、浑水摸鱼、打草惊蛇、瞒天过海、反间计、笑里藏刀、顺手牵羊、调虎离山、李代桃僵…末一句叫36计走为上。若将中国分君子文化与小人文化,张闻天说老毛通左道旁门,恰是通以上这些雕虫小技的小人伎俩。以文明眼光视之,乃小聪明,难称大智慧,与西方的基督文化对比,是天敌,与中国传统伦理道德比,更是祸害。那“笑里藏刀”“图穷匕现”洽可形容今日武汉痛毒的曝光哩!

请想想:毛泽东奉的经典叫斗争哲学:“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这是人话吗还是兽话呢?还存一点人性者,是悯人、助人、救人才有快乐幸福感吧?因此,毛以斗为圭臬,毛毒的斗争实验室是中国国土,他是非人性化使中国人灵魂在赤化中邪恶化更魔鬼化哟!以致

他们党内还剩赵紫阳胡耀邦两个人性未泯,常识仍有的党书记,也要翦除,这毛毒之害是不亚于生化型病毒哩!李锐先生 也总结为“毛病成习,积习难改”警醒后世,我也将中国的“毛病”“毛毒”揭开,惊醒世界。

两禽兽窝里斗版本受的启发

电视里播的动物世界,看到奸狡的杜鹃鸟不孵卵,借窝生蛋,牠的仔先出壳就去啄人家后出壳的雏鳥。便联想到戴季陶这参加过中共一大的民国元老曾说:苏共是借国民党之腹怀胎生的中共。这中共不是苏联这奸狡的杜鹃鸟下中共这蛋在国民党窩里,替他孵大,再吃掉孵育牠的国民党吗?这种贼鸟的贼性,中共何止反国民党,老毛上井岗去与山大王王佐、袁文才桃园结义,他这刘备借机就杀了关张两兄弟,不是贼性乎。以后毛灭同志从王明、张国焘、高岗,到彭德怀林彪。直到后来给他156项工程援助与核秘密的赫鲁晓夫,毛也大反特反,从反江湖信义到政治伦理的奸梟皇帝,可证明他乃集中国奸恶之大成者。那么,他聚集之毒,渗入其党性对人类人性之害,今天巳在中国人良知良能与良心的弱化中显现。

动物世界里给我再一幅图谱,演两猴王争霸,也是争交配的专利权,一群母猴排一旁,如嫔妃般媚气媚眼,等待胜利者享受他们。只见两只大猴打斗得难分难解,血肉横飞,使出各自全身解数。最后,落败者逃在远处去舔伤,胜利者尖叫狂欢,这群母猴齐奔拥去作讨好卖乖状。

我立即拍案而叹:这不是图解的老毛那文革的恶斗吗?但是,兽类的恶斗,并不是人类那你死我活,只见败者认输退出,胜者并不追杀。而刘少奇认输愿还湖南躬耕,仍被搞死开封,说明共党提倡的斗争,比野兽残酷!

此两幅禽兽之斗窩里到山头,图解其党史,比胡乔木与胡绳写的两卷中共党史,包括斯大林授命写的那《联共〔布〕党史简明教程》更言简意赅,简明生动,凶狠残酷。并且还读了3位前辈对老毛毛毒生成的解读,更加深了笔者的认知。

第一位是史学家余英时先生,他用学术语言给老毛等划成份,称毛是乡村边缘人,周恩来是城市边缘人,一个考北大一个考南开及日本大学皆落第,便可说明他们的社会与文化素质不入流了,再以老毛自称好得很的痞子农运起家发迹,不过是我见的两猴斗争的版本在中国反复演出而已。

第二位是毛泽东二任妻子杨开慧,1999年长沙板仓柝迁,出土一本开慧女士日记,她给丈夫定论:毛既是政治流氓,又是生活流氓。事实是湖南军阀何键令杨开慧宣怖与毛离婚,即一切宽宥。杨拒绝。但丈夫打长沙,三次路过板仓,不仅不顾杨开慧安全,接上井岗,甚至抛弃三个儿子岸英、岸青与岸龙。杨开慧叫兄弟杨开智去井岗探听,归来告他:毛已娶贺子珍后,才给双流氓定论。

第三位助我认识毛泽东的是:驻延安第三国际代表弗拉基米诺夫,他的《延安日记》里,记有毛泽东叫一个金医生,给王明药里下毒性干汞,王明老婆发现闹起来的一段故事。还有弗拉基米洛夫在桌上看到新四军勾结日本与汪伪的一份回电。联系这承办人潘汉年后来被毛下獄终生监禁至死,更看清这是伟大领袖,还是黑邦老大的行为。老毛是什么人物与人格,就是黑帮也非黑得如此恶劣,他们的某些江湖气慨,也还反映人性正面的侠义呢?

老毛的毛毒里,是一些怎样的恶性、邪性与坏种基因合成,对中国文化与人性的变异,怎么在中国社会大实验室合成他的毛病构成的毛毒,是今日武汉小生化实验室的源流。今日北韩金三,还在没衭子穿也要弄核武,而暴发了的中共,却在弄成本低攻击力大的生化武了。毛毒与生化病毒难分难解,本文再提供宏观视角,供有识者参考。祈望经这次世界灾祸,人类彻底醒悟,走出这人类的恐怖与苦难。

——《纵览中国》首发 ——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刊登日期: Monday, April 20, 2020

阅读次数:534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