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仲先生的“勿挟洋自重”一文刊出后,召来不少反批评,他是以狭隘爱国主义为由,去贬抑大陆民主人士的争民主争人权运动,这样的“爱国主义”正是中共大力鼓吹的东西。接着,则鸣先生在四月三日的“世界论坛”着文“为挟洋致富派喝采”。此人把喝彩的目标转移到歌颂中国的市场经济上去,不过从他的“喝彩声”中,看出则鸣先生对大陆经济的虚假繁荣了解很肤浅。结果跟李仲先生走到一条路上去。

邓小平倡导的市场经济开放,颇迷惑了一些外来客,殊不知一出台的时候就得了不治之症,败血症,经初步会诊,查明致病的根由来自经济上的放宽,政治上的收紧,这样就迫使人民仍处于无权无自由的奴隶状态,等于把偌大的中国变成了放大了的监狱,江泽民便有理由疯狂地迫害民运人士和持批评态度的知识份子。这个政权的性质是继承六四大屠杀的暴虐统治,第二个病由是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的遗传基因,中共中央的决策仍以国营经济为主体,不论大小国营企业都是效率低,月月亏损的包袱。最近的消息,大陆有数百万国营企业职工发不出工资。尤以东北、山西、甘、宁诸省最为严重,第三个致病的来由是依赖外资,由于外商对中共政权的稳定无信心,投资不得不是短期行为,因此乱哄哄的发展了地产,股票,娱乐业等非生产性的畸形繁荣,这就注定了经济发展的先天不足,后天失调,不出两年便险象环生。

除此以外,还有中共官吏上上下下贪污成风,社会风气尔虞我诈,假货假药充斥,不重视教育事业,以至中小学教师有五个月发不出工资,大批教员改行摆地摊,教育部出了一个主意,以“希望工程”的名义向海外侨界募款,一个泱泱大国,有何脸面向邻居乞讨教育经费?还赞扬精神文明如何辉煌哩!上述诸种事实都是由败血病派生的末世现象。

民心的向背是测定这个执政党政绩的重要标志,因中共非常害怕人民,故从来没有“民意测验”这个寒暑表。香港、台湾是有新闻自由,言论自由的地方,故今年上半年,台湾因千岛湖事件激起了民怨沸腾,香港则因席扬冤狱(判十二年重刑)发生了请愿签名以至有两万人的游行抗议。

其实在大陆也会发生类似千岛湖事件,席扬文字狱事件,但任何抗议或公开报导都被封杀,所以在这个无声的国土里,不妨借用毛诗中现成的一句:“撒向人间都是怨”,作为百病丛生的“祖国”的艺术概括。

对照则鸣先生的“喝采”,说什么:“挟洋自重派正是孜孜不倦地致力于改造中国的经济基础,他们的努力为中国社会的进步扩展空间,为中国的民主发展开辟道路……”。你们看,他的捧场离大陆的现实多么遥远!本人指责他在大洋彼岸瞎捧场,不知则鸣先生以为然否?

(一九九四年五月五日美国《世界日报》)

文章来源:王若望纪念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