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若望:中共指挥的杀人比赛

Share on Google+

共产主义的特色之—就是创造了不断屠杀人民的历史记录,苏联的斯大林是著名的大刽子手;而中国的毛泽东屠杀无辜民众的数字又超过了斯大林,这是国际上两个共产主义领袖之间进行的杀人大比赛,中共的领袖获得了冠军的“荣誉”。

毛泽东统治大陆的时期,被杀的人和饿死者在三~四千万人;邓小平掌权时期,他在八四年发动了“严打”运动(“严打”是严厉打击犯罪分子的简称)加上八九年“六·四”在北京天安门调动军队施行大屠杀,两项相加,被杀害的无辜民众即有四万余人。

如能撰述本文标题所涉及的中共统治大陆四十六年来的血腥历史,可能写出厚厚的煌煌巨著,由于中共历来把判刑的真相和数字列为国家机密,资料来源很难搜集,只举六四大屠杀事件的例子,被杀的人数至今设有可靠统计,通常的说法是在千人上下。而北京的丁子霖女士已调查到的六四死难者就有一百六十四人,这是在中共当局对她百般刁难并设置重重障碍的条件下做的调查。

本文只能专谈江泽民执政时期近两年来的杀人比赛,估计资料来源难免缩水或挂一漏万。

有组织反抗中共统治的行动

就在今年三月初,北京军事法庭判处三十九名解放军军官死刑;此案被捕的罪犯共有八十名,其余的军人都判的无期徒刑。

据英文《东方快讯》报导:“去年十二月,‘人民解放军力量联盟成员和解放军指挥官参加某人的生日宴会中引起冲突,双方终于动武,有四十多人受伤,这就引起了军方负责人的严重关切,在进行深入调查中,这个解放军的秘密组织败露了’”。

该《东方快讯》记者最后所作的评论谓:“这是共军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反革命组织”。

感到非常遗憾之处,被处决的烈士英雄没有留下他们的名字。

另一处是新疆所谓恐怖分子或分离主义者的崛起,自北京当局提出“严打以来,已有二千七百七十三名恐怖分子被捕”。

特别令中共统治者惊慌之举,新疆各少数民族联成一体,高举反叛大旗,名为“东土耳其斯坦文化团结协会”,主要成员是来自旅居土耳其的新疆反共人士组成。他们认为“新疆”的命名体现了殖民主义开拓新疆土之意,改名“东土耳其斯坦”表明自立或自治的理念。

该“文化团结协会”主席巴特尔在声明中透露:“一名新疆裔人士向他报告使人惊讶的消息,中共当局认定新疆回民是‘不稳定因素’,派军队分批押解整个村庄的居民流放到卡拉梅、罗布泊沙漠地区的劳改营,原有的家具没法带,只有丢下,至多带几天的口粮。可以想见,这—群为数几万的回民的前途只有死亡”。

主席巴特尔又宣布:在“哈窿克自治州,已有五千名回族遭当地政府枪决”。

另有一位流亡哈萨克的新疆回教独立运动领袖木克里希,他组成“联合民族革命阵线”,据《法新社》八月三日报导:“分离分子,自七月二十日以来,已进行四十七次炸毁铁路,共有五座桥梁被毁坏。中共当局出动数千名工人抢修。中共部队最近与木克里希领导的反抗军交战,已有数百名解放军被打死,中共在战场上惨败,就在维吾尔族头上报复,自五月份以来,共逮捕关押一万八千人。

不妨从官方传媒的报导反证上述资讯的真实性,今年五月二十一日《新疆日报》—篇评论文章,题为“建立—道反分离主义者的钢铁长城”,促请中共官员联合公安和解放军的力量,打击支持独立的人士,……在不到—个月的打击活动中,地区公安人员已缴获二千七百二十公斤爆炸炸物,四千一百包炸药,六百零四支枪以及三万—千发子弹。 (引自九六年六月五日《世界日报》)

前者是发生在首都,犯案者又是专制政权的靠山,而且大都是中、上层军官,令人极为悲叹者,解放军的地下组织由于一件小事而遭破坏,可以认为,这批军官们太粗心大意了。

再来探讨新疆地区所谓分离主义行动,它的优势在于离北京太远,中共的权力在边远地区是比较薄弱的,再加中共的观点正如“新疆”二字所体现的乃是中共的殖民主义和霸权思想。

过去少数民族中似乎让达赖喇嘛专美於前,如今新疆、蒙古等其他民族协同藏民齐头并进,这一股联合作战的声势,必然会削弱中共的权威,最后成为埋葬专制王朝的掘墓人!

为什么中共专门欺压回民呢?只因回民有着广泛的国际联系,所有伊斯兰教徒不分国籍,不分地区,真正做到相互支援,相互呼应;例如土耳其共和国占五分之四的居民信仰伊斯兰教,按教义,新疆地区的回民就是他们的亲兄弟,回族性格骠悍,有着百折不挠的抗争威力是举世闻名的。新疆有五分之四的回民,他们有朝一日受不了中共强迫走向死亡之路,他们—致反抗起来,那就鞭长莫及了。

“杀人女嘛”的实况

江泽民掌握最高权力的第四年,判处死刑即有两千五百六十四人,已处死者超过—千四百一十九人。犯下什么罪名依法判死刑呢?且举出其中—件案例:广东省三十三人偷了汽车,在同—天执行死刑。

由大陆流亡英国的高沛其主编的《前哨月报》透露:九四年庆祝中共诞生四十五周年,在这个隆重祝贺的名义下,共判处五万七千二百三十多名罪犯;其中三千多人判处死刑;四川省占四百十七名,广东省有二百七十名,云南省的人口最少,它不甘落后,判处死刑也有二百三十名。(高沛其原任深圳刑警大队长,出国后参加“民联阵”和“中国民主党”)。

我们常用的口头语叫做“杀人如麻”,这是适用於历史上所有的暴君,如今评述社会主义的中国,而且落实在江泽民身上,就凸显现代化、一党专政的特色了。

我认为有两大特色足以超过历史上的暴君,也包括希特勒、东条英机等在内。

今年正巧是中共诞生七十五周年大庆;七月一日又订为党庆节,中共两名最高领导人:江泽民周游欧洲六国,李鹏出席越南党代会;这双重党庆就该欢欢喜喜庆贺—番,怎麽能以流出上千人的鲜血来上贡呢?且不说这是不吉利的祭奠仪式,—年之内进行大屠杀,使得全国男女老幼陷入红色恐怖之中,让世人把杀人与党庆连成一体,莫非是宣扬党的光荣、伟大、正确,或是给世人形成残酷、无情的强烈印象吧。据心理学的原理:五星红旗的红,与杀人如麻的鲜血的红,后者的效果使人们印象深刻,甚至会挥之不去地做恶梦!

或许有人怀疑高沛其先生提供的情况有误吧,我自己的知识就可证实高先生所言周实,请查—查二十多年来中共杀人的记录,暴君们选择“立即执行”的日期,都是在五—劳动节,国庆节,党庆节,元旦前三、五天,有时连端午、中秋节前样处决死刑犯。这—传统可能学了封建时代“秋后处斩”的常例,不过中共把它大大的发展完善了。根本的考虑还由于中共杀人既频繁,人数又多,挤在—个时辰就怕太集中了!

另—个特色便是本文标题表明的:“中共指挥下的杀人比赛”,据九四年的杀人记绿,四川稳得冠军,广东屈层第二,可惜高先生只是举出三个省的数字,如果列举三十个省的详尽数据,那就蔚为壮观,不至于埋没掉许多省的省长如何横下心来,力争上游,争取奖牌的苦心了。

为什么江泽民杀人如麻比希特勒高明得多?希魔所有的暴虐行动全由他本人和党中央包办,他本人是绝对冠军,却不善于发挥下属官员的积极性,发动竞赛决胜负的广泛运动。所谓杀人现代化,江总不但超越封建时代的帝王,也超过希特勒!

国际杀人比赛,中共绝对冠军

我们继续跟踪考察去年中共屠杀罪犯的情况,据国际特赦组织统计,全世界四十九个国家,共有二千九百人被处死刑,而大陆处死刑的案件约占百分之七十五点六。处决罪犯达二千一百九十人。遥遥领先居第二名的沙特阿拉伯(一百九十二人)和第三名的前俄国独立国协(一百七十三人)。

美国犯罪率较高,去年处决的罪犯只有五十六名;新加坡的司法向来掌握“严刑竣法”的政策,去年处死者只有五十人。

国际范围的杀人比赛,大陆“荣获”绝对冠军称号,预计在本世纪内,没有哪个国家可以赶上它。

当今世界潮流中,称得上文明国家的重要条件之一,即废除死刑,目前已有五十八个国家完全做到了,这—类国家大都在北欧。

大陆的宣判死罪,被告确有杀死人的罪证,“杀人偿命”无可指摘。中共统治集团至今仍旧在争论讲“政治”还是讲“法治”,而讲法治者又永远占下风。只因真的实行法治,就不能贯彻首长的意图,不能大开杀戒了。很遗憾者,这位最高领导江泽民是专讲政治的教师爷,而他解释的“政治”又是由他随时定性,可左可右,这正是狡猾政客能够长治久安的本色。

试举几个由“新华吐”、“中新社”报导的死刑犯的罪状,便能举一反三,承认中共的法庭却是阎王殿,又在制造大量的“窦娥冤”般的冤、假、错案了。

(一)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於上月二十九日宣判龙双云,王茂秋,陈世明的死刑,他们自九三年以来结伙盗窃电视机、影碟机等作案十多起,盗窃财物三十余万元人民币。他们怎么能判死罪呢?

(二)河北省在同—天枪决二十三人,其中三人犯强奸罪,五人是拦路抢劫,更残忍的—名罪犯叫吴洪魁,因婚变把发妻推入河中,路人已救了她,此女子苦苦哀求法官放他一条生路,还得靠他养活两个孩子。记者报导此案带着怜悯的感情,但铁面无私的法官还是判了他死罪。

人们不禁要问糊涂官了,吃透大陆衙门黑幕的人,就会评定这个法官其实心知肚明,按照通常的执法程序,在拘捕这名冤大头之前,早就将他划入死刑黑名单上了,那儿的政治背景有两枝“上方宝剑”,—是上级分配数字,凑数的公式只能多不能少;二是被告毕竟起意推妻子落水,并且已付诸行动,虽然没有原告控罪,由公安局提出公诉还是手续完备的。

(三)广东番禺市在二月十六日判处何伟光等五人死刑,他们的罪行同伙抢劫银行—千五百多万人民币。五人分摊每人抢了三十六万美元。女在美国,至多判刑两、三年,支付相近的款项可以抵罪,不一定坐牢。

(四)重庆市中级法院於六月二十八日召开公开公判大会,押赴刑场执行枪决三十人。其中十—名犯有故意杀人罪,三分之二罪犯中有抢劫罪五名,盗窃罪二名,另有十名犯有强奸、流氓、绑架等罪行。(中新社二十八日电)

上述这批刑事犯,当然应该判刑,严重的判他无期徒刑未始不可。但动不动判被告死罪,而国家制定的刑法是明显规定了判死刑的严格限制的。

探讨发生轻罪重判不怜惜生命,正如毛泽东惯用的俗谚:“和尚打伞,无法无天”,其中的奥秘早就有人指出了(他就是前抵美的著名法学家于浩成先生)。其根源仍是从党领导—切的原则贯彻在司法系统。首先把执法服从高层领导的旨意,他们不懂法,只会用权,判刑就出现了党领导的随意性;第二,司法,执法采用搞政治运动的—套,上级号令刚下达的头两月,判死刑的数字必然猛增;政治运动的特点,上头事先分配了完成数字,结果一层—层加码,不够死刑的碰上运动高潮,必死无疑;第三,下级官员为了邀功领赏(争取升官是普遍的动机),必然把正常的公理、法律条款以及规定的司法程序简化,力争从重从严,力争本省本市的成绩更上—层楼,于是无辜的人头落地也在所不惜,正是在如此狂热的气氛中,挑起了你追我赶的“杀人大比赛”!何况自毛泽东以来,历来把人命看作轻如鸿毛哩。

李沛瑶案引出第二被“严打”

今年七月二日,北京发生了砍杀人大常委副委员长李沛瑶的惨案。震动了党中央,也使得全国公众万分惊诧,颇带讽刺意味之处,他是被负责保卫首长安全的警卫贝张金龙杀死,更令人困惑的情况,当李沛瑶高声呼救,并拼命与凶犯搏斗,大院门口有两名值勤武警,另有—名流动岗哨,他们竟然无动於衷,未加干涉。

这—事件给予中共高干的心理震荡,是前所未有的惊慌失措,从此,保卫人员成了可疑分子,即使通过严格政治审查的武警和保卫人员也不能信任;今后不用警卫吧又觉着出门不放心,至于另换警卫吧,还有什么更高明的“政审”手段保证大内高手们纯洁可靠呢?

于是全国武警总司令巴忠炎,原是江泽民上海帮的宠臣,也只得忍痛撤了他的职。

大概由焦虑引起神经衰弱,然后决定全面扫荡,保证全国上下,四面八方彻底消灭犯罪分子,这才是符合无情、彻底,坚决消灭敌人的有效措施。

李沛瑶遇难后的第三天,江泽民亲自挂帅,组成“严打”联合委员会,任命政法委员会任建新为主任。

紧接着北京司法部门立即投入战斗,从二月三日、七日、九日连续下达枪决罪犯的执行命令,首批执行死刑罪犯八人,其中只有任强、韩东两人的确干了杀人的严重罪行;其它六人犯有非法买卖枪支、弹药,抢劫财物以及查有前科强奸妇女。

第二批(二月七日)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移师丰台召开宣判大会,判决死刑犯五名,只有—名马传超在赌局大输后杀害—人,其它四名因拐卖妇女,或抢劫公共财物,另—名盗窃机动车辆。

两天以后,第三批公审大会在北京朝阳区宣判。共有八名被判死刑,只有张忠义杀人证据确凿,另外七人分别犯有抢劫,非法买卖枪支,以及轮奸妇女等罪行。 (上引三条资讯皆由新华社,中通社公布)

综合北京市三次召开公判大会,六天之内枪毙死刑犯二十名,真犯了杀人罪行者只有四人。冤鬼占四分之三(仅引北京一市三天之内的记录)从上述报导的实况来看,中共官员急急忙忙完成紧急杀人的任务,快马加鞭、追求数字的倾向非常明显。

这三次宣判大会,当场判决,立即执行,似乎开的终审庭。按法律每个被告在定罪以后,规定半个月内准予上诉,这是人生最后享受—点可怜的人权。但是连这—个机会也被剥夺了。

中共官员只是对上负责,可未有—分—毫的思维活动,考虑“人命关天”,由此引发二十户家庭破裂,七、八十位子女成为孤儿,二十名妻子成为寡妇,—族—镇都为此抱终天之恨!

正在“严打”进行得轰轰烈烈的高潮期间,河北徐水地区在七月二十七日有—批亡命之徒竟敢胁迫守卫弹药库的驻军,抢夺枪械弹药,为了装运缴获的“战利品”,还准备了—辆劫持来的汽车,当驻军坚决拒绝的时侯,对方当即开枪打死—人,另一人重伤。

而遭受冲击的驻军,原是八九年六月奉命调往天安门广场屠杀手无寸钱的学生和市民的三十八军。

中共在杀人比赛上又开辟了新天地。今年五月廿三日,大陆的军火走私集团把超过两千支的冲锋枪运入美国旧金山口岸,逮捕走私犯顾汉群、陈景华、乔虹等七人,尚有在逃被通缉的马宝材、卢义林等七人。

美国舆论相当—致地指出:“这是美国史上搜获最大宗威力庞大的全自动枪械走私案,破坏此案对全美有着极重要的意义,因为在数量和枪械的威力上,对美国社会安全均可形成严重的威胁!” (引自五月廿四日《世界日报》头版头条)

破获军火走私案揭露了中共“杀人大比赛”的猛火引向海外,发财所得倒不在话下,真正的目的是对美国政府实行报复,这几年来中共对“美”积怨很深,北京当局主要在两个方面特别恼火:—是柯林顿总统明里暗里支持台独;二是不让公安机关放手迫害反共的民运人士。

我不打算再罗列从今年二月至七月以来,北京市以及各省、专区贯彻上级“严打”运动的赫赫战果了。正是在闻风而动,一片肃杀之气弥漫在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上,及时形成你追我赶,才造成人头堆积如塔,血染江湖河谷,—派杀人大决赛抢头功的场面,恰好和华南五省因水灾搞得家破人亡的哭声搅和成—片、如此种种,不免使读者看了不寒而栗,引起反胃、恶心,我只好存心打住了。

大陆执法·扯淡

前文提及“上诉”,这里再补充大陆刑事犯大多不敢上诉,实由于凡上诉的罪犯,碰得好的不过是维持原判,驳回上诉;更不幸者高级法院认为囚徒竟敢藐视神圣的法庭,再加刑若干年以志惩处,八十年代的统计,被驳回者约占上诉人十分之六,加刑的犯人占十分之四。估计近几年来提出上诉的罪犯更少了。

使得执法扯淡的另一种弊端,大陆没有像模像样的律师,特别出任被告—方为罪犯作辩护,看过案卷心中虽然同情被告,但在正式出庭时,又不能袒护罪犯—方,他心里明白“犯罪的—方”本是强加的。

大陆政府准许花钱请律师,既然接受被告家属付出的钱款,反而更不便为被告辩护了。因为法院里的当事人或是执法吏,就会讲出许多刺耳的话:“是买通了某某律师”、“某律师贪财,还能不枉法”?等等。从此律师名誉扫地,谁也不敢收下一块—毛。所谓“花钱请律师”实际上形同虚设。

不过,律师这—行中还是有两、三位主持正义,为被告伸冤的人,他们必须是党外人士,可以不听党的调配,不过坐在法官席上的人,他也有还击律师的高明手法,你不是为他喊冤吗?那就给站在被告席上的罪犯加重判刑,让这位高品位的律师哭笑不得,悔恨交加。

因此大陆律师等于聋子的耳朵,心中同情无辜受害者,在法庭上又不能为他说句公道话,有的人慢慢适应了,保住了饭碗;有的人良心未泯,时间长了就会精神分裂。在专政体制下讨生活,就有这么多甜酸苦辣!

执法系统老教条

至今还在大陆流行的两条四字句,叫做“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这幅对联早在五十年代就到处流传,发明者是谁已不可考,而毛泽东对此特别欣赏,下令在公、检、法衙门到处张贴。这—点是没有错的,我本人在文革第二年被领进看守所审讯室,抬起头来就看见这幅东西了。

这幅老教条大大违反了法治精神,“坦白”虽然是好事,值得鼓励,可是在专制政权的法官面前,“坦白”就是傻瓜、白痴,后面加上“从宽”,那就遗患无穷了。

在监狱中的任何人,都指望“从轻发落”,可是交代的内容就决定了“坦白”的尺寸,唯有交代出同伙、同党,最合公、检、法的胃口。你好不容易交代了三个五个,审判员认为你坦白不彻底,他继续威胁道:“给你这号人宽大,以为就能轻易让我们上当,那不是骗我们奖赏—个不老实的人吗”?

唯一的出路只有再加码,甚至连上小学的同学也拉扯上。毛泽东倡导的“坦白从宽”四字诀,就驾驭着逼、供、信的三字真言哪!

由此看来,头—句教条就是鼓励株连十族甚至膨胀几十倍。

据我所知,一九五二年上海市公安局长杨帆被捕,当年在延安中央社会部康生手下有一个小丑卢伯明,深夜闯入柯庆施的住所,(当时柯任上海市委书记,兼华东局副政委)揭发杨帆在—次宴请东北公安厅长的时侯,他赞许杨局长在用人方面不论三教九流都能派用场,就好似孟尝君门下食客有三千。杨帆大概饮酒过量,飘飘然地回话:“我比孟尝君还多了五百个呢”。

柯庆施为了邀功领赏,补足党中央分派的数字,卢伯明的告发正中下怀,第二天立即设立“三五零办公室”,到处捉拿杨帆死党,潘(汉年)杨—案株连果然凑足三千五百人,创下了世界记绿。而这位千古罪人(此处使用真姓名),在—九九0 仍担任上海市手工业局党委书记之职。

历史上还有武则天女皇,她的宠犬周兴、来俊臣,他留下了“请君人瓮”之成语传于后世,在他严刑逼供下,株连高官,贤臣,皇亲,贵族等千余人,中共治下当然大大超过了历史上的暴君、酷吏、赃官,谁说当代的炎黄子孙不及我们的先辈呢!

至于下一条“抗拒从严”,同样是—条荒谬的教条,真的执法、判刑,不能根据被告的口供,必须严格检验获得的人证、物证,对照口供鉴别是否属实。这四字句首先只信被告的口供,而口供有真有假,坚持说真话,总是不能满足执法管的胃口,也就是跟上述柯庆施同样的嗜好。在这伙人眼里,那就是倔强,顽抗、坚持真理就得重惩。何况“严”并无明确的定义,无辜良民被处死刑者大有人在,本文开头两段已提供足够证据,因而在中共统治下的冤魂大都是诤臣、义士,坚持正义、真理的铮铮铁汉。

世界土诵行的道德规范,所谓“赏善罚恶”,而“抗拒从严”恰是反其道而行,变成“赏恶罚善”了。 (诚然,这“恶”者原是被迫的)

这两句教条,相互配合所起的作用,它是所有制造冤、错、假案的总根源,并且为错杀千万人找到了有利、有理的根据、——这是毛泽东的“最高指示”呀。

在监犯服刑期间,有一点也是中共专制政权做不到的,那就是由国家首脑宣布“大赦”。追溯历史上的封建帝王,每逢新王登基,册封王太子,帝王举行大婚庆典、如女皇无则天又长出新的牙齿来、有时侯天上出现彗星……都能找出理由宣布大赦,唐代诗人李白流放夜郎,他遇上大赦才得提前回家。

据今年报导的讯息,泰国王蒲蜜朋庆贺他的生日,宣布大赦,无期徒刑以下,并确悔改表现的罪犯都释放出来。菲律宾也在今年五月宣布大赦,释放四千余名前反政府武装分子。

中共统治大陆四十七年来,只有—次宣布特赦,那是—九六三年由周恩来总理执行的,不过受惠的人数很少,只限于关在监狱中的团级以上国民党军官,以及日本头号傀儡末代皇帝和十多位皇亲国戚,总数三百余人,著名的杜聿明,康泽,沈醉等人。这—手其实是中共的统战手段,只举出杜聿明的女婿杨振宁为例,他对中共死心塌地显示赤胆忠心,正是周总理策划钓大鱼上钩之计也。

天灾人祸的因果循环

今年的世界称作大选年,其中美国,俄国,台湾,以色列,西班牙,外蒙古等都经历民主投票,选出总统或主席,只有实行一党专制的国家不会有民主选举的行动。

今年的大陆却是天灾人祸,苦难深重的—年,“人祸”也就是中共官员齐奋起,在比赛杀人成绩中论功行赏;天灾引起千万人家破人亡,不得不向非灾区流亡做乞丐,青壮年转业成为劫匪、路霸,这里就体现了天灾转为人祸的因果关系和循环效应。近三年来,沿海几省吸引了八千余万所谓盲流大军,其中有很多人就成了杀人比赛中的替死鬼。

水灾的起因只怪老天爷,不过形成几个省大面积水灾的历史罪人还是人为的,这里只举出两件事:毛泽东倡导大炼钢铁,引发了大砍树木,破坏了山区的植被,天落水—泻千里,自然发生水灾;毛泽东另外一项措施,他提出所谓“以粮为纲”,于是湖泊,江河两岸,发动千万民工向河岸湖滩要粮食,迫使南方几省桐庭,太湖,鄱阳湖,洪泽湖,巢湖的边缘开拓了—千四百余万亩耕田,缩小了湖泊容量。老毛的得意口号“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结果是祸延子孙,估计下一个世纪前三十年中未必能挽救过来。

我看过好几篇有关公审大会中的现埸报导,使我印象深刻的描述:让死刑犯背后插上姓名的牌子,有二十多名蓬头垢面的青壮年站在敞篷汽车上游街的镜头。—致的观感:“有的人面色凝重,显得麻木,较多的死刑犯若无其事的神态,没有—人喊什么口号,或是哭出什么声来,好似出席宴会那样轻松,无所谓”’。

乘汽车游街,中共领导人的本意是为了杀—儆百,在大众面前展览活样品,警告其他后来人,别再自寻死路。

这种异想天开、大张旗鼓的宣传方式,其结果却是适得其反,民众看到这麽多人处死,证明中共政权的暴虐,毫无人性,耳闻为虚,眼见为实,那效果大大超过《人民日报》或电视直播(自九二年起,死刑犯乘车游街的情景未见报导,近四年内大概不再施行了。)

至于“杀—”能否“儆百”?只须提出邓小平的第—被“严打”,和江泽民的“严打”杀人比赛中的人数,第二波的死刑人数比第—波超出一点三倍。因此可以合理作出推测,明年判死刑的人数一定超过今年。古人: “人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中共已经在—系列行动上证实此言非虚矣。

此文只是反映了强权统治下的—个侧面,就拿杀人比赛的规模、时间以及数字统计来说,就被中共定为国家机密隐瞒起来。

“恶贯满盈”种种

我们通常使用“恶贯满盈”来概括多种罪行进入饱和状态。只看到国家体制—部份开始腐烂,就不能对眼前的龎然大物作出可信的科学分析。

因此有必要罗列中共专制政体生发出来的种种罪行,因而揭示面临总崩溃并且不可克服的趋势。

(一)中共各级官僚贪污腐化成风,只是去年揭发各级官员贪渎案,便有两千七百余案。这数字已大大缩水,其中高层官员只有副省长级四名,陈希同、王宝森案算是级别最高的;邓小平家族带头富起来,私运军火进入旧金山口岸,组织这次违法案中,就有老邓女婿贺平在内。中国老百姓多麽期望驸马爷也能尝一尝洋监狱的铁窗滋味呀,没逮着也该下达通缉令嘛,但公布的通缉名单中却没有他。莫非美国官员也信奉中国的“世故”格言:“不看僧面看佛面”吗?

(二)由江泽民带头,坚持国有企业为主体,说什麽社会主义特色就是实行全民所有制,在改革开放政策开始实行后,本应将国有改为私营,在上海、天津试行股份制或承包制,据说不宜推广,虽然有若干股份制企业保留下来,国有企业仍占十分之七以上。结果凡国有的厂、商亏损严重,商品积压,出售的部分还不够发工资,据官方发表国有企业工人失业人数:湖北、河北、四川等九省和上海市即达四百零六万,下岗人数六干余万人(下岗者仍保留其职位,或发五分之—工资)其中四川省最为严重,失业人数三百十八万,下岗为二百五十余万,江泽民之流将国家银行看作摇钱树,滥发纸币,必然引起通货贬值;而失业、下岗职工被迫挺而走险,又扩大了罪犯行列,输送了—大批死刑黑名单,对这号枉死的职工,我们只能—掬同情之泪哉!

(三)军队的装备、训练和各级军官的素质是测定—个国家强、弱的重要的标志,解放军的人数又是世界笫—,据九四年统计有两百九十三万人,比排名第二的美国多出一百十四万人。而解放军的大小军官早被黄金和贪财腐蚀,且不谈军队的首领是否接受江泽民的指挥,不过他为了笼络大小军官,竟准许军队经商,建立许多贸易商务公司等等,私运军火进入美国只是冰山一角而已,摅香港《动向》月刊报导:中央军纪委所作的—份调查报告披露:两广以及两湖省军区与地方合办的疗养院、度假村、宾馆、酒店、俱乐部共—百七十余家,聘用四千余名女青年从事三陪工作(陪舞、陪吃、陪睡)。穿军装的百万甚至亿万富翁多如过江之鲫。如此军队怎能投入战争?何况自开国以来,由邓小平发动入侵越南以来,近二十年未曾打过仗只有—次动用机械化部队,不过是跟赤手空拳的天安门的学生市民开战,虽然战果辉煌,却使得首屈—指的人民解放军永远抬不起头来!

(四)六年以来,有五百万党员退出党或被开除,九四年退出八十七万六千五百余名,九五年又增加,共有—百十—万六千二百余名(引自七月号《争鸣》o这说明党已失去凝聚力,左邻右舍作为谨防告密的对象,如今做个党员,他在群众之中便陷于孤立,党员牌子很臭了。故爱惜名誉和尊严的人,只得抛弃这个讨嫌的“符号”。

(五)据香港《东方快讯》(英文日报,四月二十八日)引述中共公安部保密件透露:“过去五年来,已有两千多中共高干叛逃或失踪,其中七名高干都是副省长级;叛逃的高干大部分是在前往国外进行访问或学术交流之机会,—部分是由于经济犯罪而逃亡。”

(六)对持异议人士不宽容,自八九年以来,先后拘捕以及判刑的民运人士,约有两千七百人;(劳动教养和劳改队人数不在上项数字之内)逃亡海外的民运战士三百七十余名。

(七)华国锋决定的国策计划生育一胎化,使得大陆多出来的近两千万人打光棍,造成了难以想象的悲剧,主要在于大量女婴抛弃街头或扔进垃圾箱,政府收容的女婴挤满孤儿院和育婴堂;另—种祸害是独子养成了骄、娇二气,性格上孤僻暴戾。而且永远改不了。众多的王老五找不着对象,只能强奸或是诱拐女性解决生理的需要。这就又来了—次循环,—胎化的后果会迫使男子汉犯罪,其中判死刑者一定不少。

(八)前两年频频发生劫机奔向台湾的事件,去年已无人敢冒险了。今年改乘航船偷渡,容纳人数大为增加,又比较按全。今年六月三日,加州拘捕九名偷渡客,他们来自福建,逼迫偷渡者通知他的家属交付两千元,被关押的老乡枪杀蛇头—人;六月二十七日,偷渡客的目标改在台湾,来自福建平潭县的三十三人乘着渔船闯进基隆港。刚上岸就被基隆保七中队拘捕,有两名妇女可能藏匿或是溺毙了。其他有关福建人偷渡纽约,旧金山等事件层出不穷,此处只好从略,不论是劫机或是偷渡,共同的意愿却是对中共统治的厌恶,“用两条腿投了反对票”,称得上是简明的总结。

中共政权已处在“四面楚歌”声中,掌握最高权力的江泽民,他的唯—靠山,如今生命垂危,—旦嚥气,发生变乱难以预防;上海帮和北京帮的矛盾,保守派和改革派的内斗;地方势力不听中央的指挥,各种矛盾都指向党中央,江泽民时左时右,有时安抚保守派,又惹出改革派反弹。北京政权就陷入风雨飘摇之中。

1996.7.1 2. 於N.Y.

文章来源:王若望纪念馆

阅读次数:3,912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