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若望:北京上空两只气球

Share on Google+

两岸统一的根本分歧

今年上半年台湾与大陆的对峙局面,出现了走向缓和的态势。这是在三月里台湾举行总统大选,李登辉高票当选,其中却获得中共方面的支持,也是推动选民投向“李连配”总统候选人的有力因素。当然北京方面不是以吹捧李登辉的庸俗手法而是隔海放了四响礼炮,助了李登辉一臂之力。

李登辉在宣誓担任中华民国第九任总统的庄严仪式中,发表他的“就职演说”,他颇有信心地宣称:“海峡两岸,都应该正视处理结束敌对状态,以便为追求国家的统一的历史大业,作出关键性的贡献。在未来,只要国家需要、人民支持,登辉愿意带着两千一百三十万同胞的共识与意志,访问中国大陆,从事和平之旅。同时为了打开海峡两岸沟通,合作的新纪元,为了确保亚太地区的和平、安定、繁荣,登辉也愿意与中共最高领导当局见面,直接交换意见。”

拖延了整一个月,北京方面作出回应,中共官方由国务院台湾事务办公室发言人陈云林发表正式声明:“如果台湾当局确有诚意,必须毫不拖延地采取实际行动,第一步先在‘一个中国’原则下,就结束两岸敌对状态问题,或两岸共同关切的其他政治议题,与中共进行商谈。

依照‘江八点’,中共欢迎台湾当局领导人以适当身份到大陆访问,而中共领导人也愿意接受台湾方面的邀请前往台湾。看来北京方面的表态是从未有过的,它甚至提出中共最高领导人前往台湾访问。不过在陈云林的声明中,有两处还是埋下了“钉子”:一是江泽民在他“八点”建议中,提出“中国人不打中国人”,但是又不愿对台放弃使用武力,这就把“不打中国人”美好的愿望抵消了;另一处则是所谓“一个中国”的原则,由於双方对这四个字阐释不同,一方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名副其实的“一个中国”。台湾方面认为:事实上一个中国处在分裂状态,双方的政权架构根本不同,大陆维持专制和独裁,人民的权利毫无保障;台湾一边实行多党竞选,重大国策交付各党票决为准,经济上台湾准许资本主义发展,所以民富国也富。

而大陆还是坚持全民公有制,每年由国家银行拨款几千亿人民币,只得超量发行纸币。形成通货膨胀,搞得民穷财尽,至今还是舍不得丢开这个全民所有的沉重包袱。

两岸实行统一的条件,只能由进步的、民主的、均富的一方,抛弃专制的、倒退的和穷困的一方。因为这个根本分歧不能解决,台湾人民宁愿不急急乎追求名义上的统一,这是人同此心的政治立场。

无论“江八点”也好,或者中共代言人陈云林也好,北京上空抛出的试探气球,原是一触即破的两个肥皂泡而已。

回顾李登辉接掌台湾最高权力以来,中共一直把他称作“头号敌人”,谩骂李总统的文章连篇累牍,使用了最恶毒的形容词。其实这是泼妇骂街,无赖方式,为什么北京当局出此下策呢?

我关心近年来台海两岸的关系将如何发展,在此只能粗浅地谈四个方面:(一)根据毛泽东的思维模式,只有树立当前有个最危险的敌人,为了怕人民丧失对敌斗争的警惕心,维持人民服从最高领袖才是安全保障的心理;以後的华国锋、邓小平执政,都可以跟踪寻出他们假想的“头号敌人”是谁。(二)国内危机重重,党内又出现明的暗的反对派,只有提出“一致对外”的目标,便能在“团结对敌”的口号下分化瓦解、消除分歧;(三)每一代的中共领导人,都具有好大喜功的心态,总想在本人执政时期,做出一两桩惊天动地的大事来,今後历史家也会把他们美名传於後世。如果能吞并台湾,完成统一大业。

毛主席、邓小平都没能做到,我江泽民就要干出超越前人的伟大业绩来!

偏偏邓小平物色的接班人,是个志大才疏而又刚愎自用的家伙,自他上台之後,并无高明的对台政策,除了文斗就是武力威胁,只有在今年三月间,生怕李登辉连任总统,在台湾近海,施放四枚导弹。

(四)正是摸透了江泽民的性格,并参考他执政七年来的行径,我们可以相当有把握地作出如下的评估:武力侵台不会发生;指望中共承诺放弃武力也是做不到的。

即使中共的军队有两百九十三万人,从数字上看占着绝对优势,可是隔着广阔的海洋,一旦解放军踏上台湾的领土,小小的台湾就有足够的空军炸毁泊於港湾的全部舰只;同时出动几万名陆军部队,使用重炮、坦克包围和歼灭登陆的步兵。台湾方面是以逸待劳,那里的人民对中共的入侵怀着同仇敌忾的激愤,在全民皆兵的号召下,在一两天之内集合上百万民兵建成铜墙铁壁的包围圈,估计这场战役只用五、六天就能使解放军惨败!

中共方面如果真的打仗,那就会引发一系列的危机,简略言之,军队的中、上层军官,忙於经商捞钱,凡贪财者必怕死,这就未出国门便注定了非失败不可;对台作战的“敌人”原是同胞弟兄,自蒋经国准许老兵还乡,约有一万人以上分散在各省各县的大陆家庭与失散的骨肉团聚。这就更加深了海峡两岸的血肉联系。

大陆内部早就存在着深重危机,人民对现政权完全失去信心,只要出现某类突发事件或偶然性故障,就会形成“星星燎原”的局面。

以下不妨具体谈一下几处“星火”的来源:大陆广大群众对中共独裁统治的种种罪恶,长久压在心头的愤怒找着突破口,必然是群雄奋起,海内外民运人士就该抓住人民心头的愤怒,枪口对外而内部统治削弱的机会,四面八方围攻中共首都。可是“群龙”必须“有头”,那时就会出现“时势造英雄”的杰出人物,便能在较短时间,联合统治层的改良派;被排挤冷落的中、上层中共干部;原来被贬称做花瓶的民主党派;还有被阉割的宗教人士,仅地下基督教教徒的人数就超过共产党员总数。上述种种的反共力量,一旦汇合起来,硕果仅存的社会主义政权,就会摧枯拉朽把它从地球上消灭!

“七一”党庆空空如也

另外两只气球真正是北京两位最高领导吹上天的。七月一日是中共的诞辰,往年都是隆重庆贺,动员老干部前往各省市去作“忆苦思甜”的报告,吹嘘党的光辉灿烂的历史,围绕着党中央的决策如何英明、如何成功,大大歌颂一番。

今年七一,北京却是格外的冷清,江泽民前往欧洲周游六国;非常抱歉,唯有德国他去不了。都只为德国议会通过了支持达赖的议案,并谴责中共践踏人权,把柯尔总理曾在北京观察军队系统的中、德关系蜜月期,变成了西班牙式的斗牛场。

英国存心给江总过不去,外交大臣也欢迎达赖前往访问;今年九月,他还须访问纽西兰、澳大利亚。凡是达赖出访某个国家,中共使馆人员总会提出抗议,使用的语句多是一个版本,但是人家并不理睬,这也是北京抛出来的气球,还没飞向天空就变成肥皂泡矣。

另一位是总理李鹏,他在党庆之日,前往越南做了越共党代会的贵宾。

北京升空的一江一李两只气球,为什么他俩协同动作同时离开首都呢?外界舆论不免有种种猜测:有的认为党中央的内部斗争白热化;有的推想这是马克思主义已不再是中共企图实现的理想,中共的党庆活动对有些人来说,实质是庆祝资本主义的胜利,江泽民的缺席,究竟是庆贺还是悼念的表现呢?(引自六月三十日《世界日报》记者邓云,标题:“江泽民缺席,是倾注还是悼念?”)

我本人另有一种推想,江泽民之游六国也,还是针对李登辉手里有雄厚的资本,江氏就怕李登辉走在他的前面搞务实外交——曼德拉总统领导的南非共和国,虽有过摇摆,可是最後仍然拒绝了北京的金钱诱惑,而德国突然变脸,终於脱离北京专制政权的怀抱,这可是最近发生给江泽民最大的刺激了。按照中共在外交政策的原则,说不定江泽民的欧洲之行,就是为了联合德国周围的邻国,组成孤立德国的包围圈呢!不过真要实行起来肯定会碰壁,因为欧联盟共同体的利害与共的关系是不会听命於中共的。

至於另一位中共大员李鹏,出使越南只发了一条消息,越共党代会上也未报导他是否发表演说,简直给人一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印象。从一江一李两只气球中,一只升空,一只泄了气,根本没人理睬,只背着个“总理”的虚名罢了。

江泽民在西班牙丢丑

江泽民六国行的第三站在六月二十四日,来到西班牙的首都马德里,当国王’黄卡罗斯“会晤中共最高领导人时,江泽民情不自禁地站在国王身边,梳起他的头发来,他的尊容恰好让摄影记者留下了最宝贵也是最难得的动作,可想而知的是,江泽民会见国王的消息只能在报上占有豆腐干似的版面,唯有江总的梳发动作倒成了欧洲各国报刊的头版头条,并且附有那祯生动活泼的照片。这可以说江泽民在国外出尽风头矣!

据奉派采访江泽民的大陆记者表示:“访问高层官员特别嘱咐中共西班牙大使馆向江泽民呈报每日剪报摘要时,剔除各报一致刊登的‘梳头照’,以免江泽民看了生气”。

这位记者接着说:为什么江泽民身边的人不告诉他当众梳头反而不礼貌呢?这位记者回答:“除非他的太太,谁敢去说?”

这位记者的揭发活画出江泽民的专制暴君的身份,他周围的人都不敢当面说穿这件事,宁愿让他在大庭广众面前出洋相,‘不敢说’是畏惧暴君‘发脾气’呀。“

这就使我想起,历史上还有袁世凯称帝的时候,他思想上犹豫不决,“筹安会”

特地另印一假报纸给他看,弄虚作假的动机和江泽民的奴仆和筹安会成员倒是一样的。这真是历史上孪生的怪胎。

还是这位西班牙国王,在江总当着他的面梳理头发之次日,在晚间举行国宴上,婉转把指责中共不尊重人权,他的原话:“贵国如果能在法律规范中,包括对人身最高价值的承诺与保护,那就更能令人敬佩了。”

西班牙参众两院在联席会上欢迎江泽民时,参议员议长巴雷洛直言不讳地批评中共违反人权的恶行:“中共在进行经济改革的同时,亦应顾及政治与社会改革,尊重人类的尊严,保障人权的不可侵犯性,并应允许人格的自由发展。”(引自六月二十七日《中央日报》),该报刊登这条消息的上面,同时刊出江总在国王面前梳头的照片和新闻,可谓相得益彰,不过没有配合登出他在“欢迎会”上听了巴雷洛议长致词後的尴尬面容,真觉着不胜遗憾之至了。

当江泽民出访挪威,又被魏姗姗莫莉花两位民运女战士卯上了。以致奉命防范抗议的警察局长,不得不向报界公开道歉。

无论是德国、西班牙以及挪威诸国的议长和国王对中共的人权记录表现出一致的愤慨,其中一个原因是江泽民访问欧洲的第二天,国际特赦组织发表了中国的世界第一:“中共最会滥用不合法制的处决,去年有两千一百九十人遭处决,超过世界各国处决人犯的总和,有六十八种罪行判处极刑,包括破坏公物也遭处死!”

这份公布中共杀人如麻的骇人数据,对江泽民来说,正是迎头泼上一盆血水;面对於殴盟诸国却来得正是时候,它提供一份江总如何杀害无辜冤魂的权威证件。更使得欧洲的元首们有凭有据提出人权糟糕的责难了。

这便是由“国际特赦组织”扔上天空的一只钢球,砸在中共首脑头上势必脑浆迸裂,血染欧洲!这就使我想起历史上还有个袁世凯称帝的时候,他思想上犹豫不决,“筹安会”的君子们另印一份假报纸给他看,弄虚做假的动机倒是和江总的奴仆一样。

本文拿气球作为隐喻,也可以移植在更高的层面,例如: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可称作空想的气球;毛泽东放上天的是毒气弹;而维持专制的重要关卡,全靠弄虚做假、谎话连篇的宣传,因此我们把媒体比作一触即破的肥皂泡。至於当今的皇上江泽民,上述三类他兼而有之,谁说江总的能耐前无古人呢?

《北京之春》1996年9月1日

文章来源:王若望纪念馆

阅读次数:2,108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