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若望:谈中共兴起的反对精神垃圾

Share on Google+

(一九九七年一月二日接受《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采访录)

记者:中共领导人在去年十月提出在文化领域清除精神垃圾,并强调提高道德标准。试问王先生,何谓精神垃圾?为什么挑选在这个时候提出提高道德标准的任务!

王:我认为清除精神垃圾,不过是清除精神污染的翻版而已。这个口号早在华国锋时期就提出来了。去年秋季,就提过商店招牌不能使用洋人的、封建色彩的名词,例如“帝国”、“王子”和“安琪儿整容所”等等,大陆所有城市的招牌大部分要拆,要换,损失总在三十多亿人民币,它的代价足可以创办两百几十所希望小学。

至于所谓清除精神污染,我本人就亲自看见过,让“清污”检查员手中带着剪刀,到马路上遇见裤腿太长,妇女烫发,或是裙子下面露出玉腿,先用剪刀把她扮成尼姑,接着就从男子身上剪下来的裤子,赠给妇女遮丑。特别令人难堪之处,围观的人成百上千,都觉着新奇。

中共领导人对帝王啦,还有王子啦,为什么那么恐惧呢?就为了从邓小平直至江泽民,他们自己就是帝王,而且是暴君哪。

记者:据一篇《人民日报》的社论中提出:“开展精神文明的重要性,必须巩固党在文艺领域里的控制”,并提出性文化、性服务是腐化堕落的根源,并且是最不道德的行为,必须引起各级领导高度重视,坚决取缔。你对此有什么看法?

王:这又是老调重谈而已,举一个现实的例子吧,曾经担任中共政治局委员、北京市长的陈希同,他的贪圬就有一千几百万元人民币,他玩弄过的妇女即有四十余人。他犯有双重罪,换上另外比他地位低的人,早该判死刑了,但是已有一年的时间,江泽民还没有宣判,而且仍旧称他是同志哩;另一名大贪污犯周北方,他贪污达九百二十八万元港币,至于奸淫妇女也有十几人。可是判了死刑,又给缓期一年执行。单提出这两个人来看,证明了只打苍蝇,不打老虎是事实;此外又说明了中共中央所谓取缔性文化,提高道德标准完全是骗人的。我再举一件事实:解放军准许经商,在各省市都开设卡拉OK娱乐场所,其中养着一群三陪女郎,都是二十岁左右的美女,这儿的三陪之一就是陪睡觉嘛,这是性文化的合祛化,这就是解放军中、上层军官奸淫妇女的事实。

试问江泽民敢去取消解放军的特权吗?中共领导人提出所谓清除精神垃圾,首先是为了转移目标,遮盖上层干部的种种丑闻,引得大家去注意不符合上级订出规格的普通平民。另一点也值得提出,江泽民本人这几年来并未作出值得公众称赞的成绩来,必须给自己装扮成新道德的化身,证明他是既不好色,又未贪污的一位好人。可是当了一国之主,总得在政治、经挤上作出成绩来吧。如果按不好色,不贪财的标准来选择国王或是总统,那么在我们中间,老实本份的人总是占多数,难道让这类人去当总统吗?

记者:这一场提高道德标准的运动,会产生什么后果呢?

王:江泽民干下最不道德也是最残忍的行动,就是镇压民运战士,他使魏京生出狱后不到一年,又将他判刑十四年;九六年十一月三十日,又判王丹十一年徒刑,更令人气愤的事,却让王丹远调辽宁省的锦州监狱坐牢,使他的家属只得多花一千多元人民币才能探监。

在江泽民上台七年中,被捕判刑的民运人士共有三千七百多人;九五年杀人记录,竟有两千一百九十人;而九六年杀人则为两千一百零七人。自八九年六月七日以后,经江泽民批准杀害的民运战士竟达四百五十余人。所以说江泽民也是一个屠夫,他的罪行超过了邓小平。这样一个大刽子手,竟然倡导提高道德标准,这可是玷污道德的崇高性和纯洁性,岂非天大的滑稽!戴着“道德”的假面具,掩饰他自己是个杀人的魔王罢了。

你问起这场提高道德的运动会有什么后果,我敢说人民对此是冷谈的,因为四十多年来中共宣传人员一贯在说谎,早就产生了信任危机;只听说北京的中央实验团,上演喜剧“阿Q同志”,此剧上演前已向市文化局登记而获批准,戏票都已售完,突然宣布禁演。这就会激起上千名观众的疑惧,并产生强烈的不满;另外,还禁止两本书发行,一本是《美国太太的秘史》,另一本是:《野心的爱》。这是依据《人民日报》社论中提及:“必须从市场上销毁离奇和下流情调全部书刊?”。何谓下流、离奇?可没有一定的标准,只是服从政治运动的需要,禁毁的书愈多愈好。

总之,自毛泽东发动文化大革命以来,中共领导人?一贯控制着文化艺术的自由,而且不断的毁坏进步的开放性的文化事业,江泽民最近又在叫喊反对资本主义国家,这正是作为专制政权的特色。

《探索》1997年1月号

文章来源:王若望纪念馆

阅读次数:2,904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