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志青:个人选择权利是自由的根本

Share on Google+

蒋志青:个人选择权利是自由的根本

近日,一位朋友发给我一篇江棋生写的《平权是一切自由的根本》。

文中,江棋生认为,胡适的“容忍是一切自由的根本”的见解是站不住脚的。笔者认同江棋生的见解。江棋生认为,“平权是一切自由的根本”。笔者认为他的见解是大可商榷的。

自由的根本究竟是什么?

  人的一生面临着许许多多的选择。选择什么样的学校,选择什么样的职业,选择什么样的伴侣,选择什么样的家电、汽车、房子,选择什么样的政府,选择什么样的制度等等。选择是为自己的生活做决定。人生就是由众多的选择累积而成的。

皮埃尔·勒鲁在《论平等》一书中说过, “自由就是有权行动。所以政治目的首先就是在人类中实现自由。使人自由,就是使人生存,—不自由,则是不准生存”。

  “如果你们问我为什么要获得自由,我会回答你说:因为我有这个权利”。

自由就是个人有权行动,就是个人有选择的权利。自由保障了人是自己的主人,能够主宰自己的人生。没有自由的人,丧失了自己的选择权利。没有选择权利的人是奴隶或臣民,决不是公民。

自由作为个人选择的权利,保障每个人可以自主地选择私人产品和公共产品。

毛泽东统治中国时期,中国百姓没有经济自由。他们没有权利选择私人产品,例如食品、衣服、住所等等,因为这一切都是由政府计划国企生产的。今天,由于民营企业的存在,百姓具有了选择的部分私人产品的权利,但是石油、电信等行业仍然被政府垄断,百姓被强迫购买这些所谓的国营企业的产品。

经济自由度是指政府保护私有财产,不干预市场,实现自由选择、自由竞争、自由贸易的程度。经济自由度是国际评价市场化程度的一个重要指标,分为自由(2分以下),比较自由(2分-3分),不太自由(3分-4分),受压制(4分以上)。美国传统基金会发布的2019年经济自由度指数排名,韩国在180国中经济自由度排行第30。朝鲜排名倒数第一。朝鲜是世界上中央集权色彩最浓、最封闭的市场,列为受压制经济体。中国台湾地区排名第10。中国大陆排名第100,列为比较受压制经济体。

毛泽东统治中国时期,中国百姓没有政治自由。他们没有权利选择公共产品,例如国防、公安、司法、公共福利、义务教育等等。政府制定的法律、制度和政策也属于公共产品范畴,百姓没有选择的权利。今日中国,中国百姓仍然没有选择公共产品的权利。

政治自由度是指国民参与国家政治,享有的政治权利和选举自由、结社自由、言论自由、新闻自由等自由的程度。美国自由之家的世界自由度调查主要根据世界人权宣言的政治权利和公民自由度来判定国家政治自由度,分为“自由”、“部分自由”或“不自由”国家。 根据自由之家《2020年全球自由度調查報告》,南韓得分83分,是自由国家。朝鲜仅得3分,倒数第二,列为不自由的国家。中国台湾地区得分93分,是自由地区。中国大陆仅得10分,名列不自由国家

阿马蒂亚·森在《以自由看待发展》一书中说过,自由是可以选择自己所想要的事物。

阿克顿在《自由史论》一书中说过,“我所谓自由意指这样一种自信,每个人在做他认为是他自己的份内事时都应当受到保护而不受权力、多数派、习惯和舆论的影响“。

综上所述,个人选择权利是自由的根本。

平权是什么?

  平权是指每个国民在社会中处于地位同等,享有同等的权利和具有相同的机会。包括:(1)人格平权。即使存在性别、民族、信仰、职业、经济状况、生活水平等方面的差别,每个国民都应当处于同等权利的社会地位。 (2) 机会平权。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能力。不允许任何人具有垄断社会机会的特权,使每个人的能力实现具有同等的机会和环境。在政治领域,机会平权要求人人可以同等地参与政治活动,享有同等的选举和被选举权。在经济领域,机会平权要求人人可以同等地参加市场活动,进行交易和自由竞争。在思想领域,机会平等要求人人可以同等地发表自己的言论,进行交流和争辩。(3)权利平权。人人在法律面前享有同等地权利,任何人不得具有超越法律之上的特权。

就权利而言,人们在社会、政治、经济、法律等领域具有相等地位,享有相同的权利和机会,亦即每个人的权利都是平等的。

皮埃尔·勒鲁《论平等》一书中说过:“每个人都有可能具有和其他人同样的权利”。

综上所述,平权就是每个人的权利应当是平等的。

自由和平权的核心都是选择权利。

自由属于个人权利范畴。阿克顿在《自由史论》中说过,“自由不是一种达到更高政治目的的工具,它本身就是最高的政治目的。自由之需要并不是为了实现一种好的公共管理,二是为了保证对市民社会和个人生活最高目标的追求”。

平权是一种社会共同体中人与人之间的权利关系。在现代民主社会,平权是一种社会基本原则。

自由是个人选择的权利。平权是社会的基本原则。在现代社会,任何人或集团都不能剥夺个人自由。因为,只有自由使得人们享有选择自己生活的权利。自由被剥夺了,就使得一部分人享有决定其他人命运的权利,另一部分人则没有了选择的权利。这样,这个社会就不再是“每个人都具有和其他人同样的权利”的社会,平权就不存在了。

阿克顿认为,“自由是一个成熟民族的精美成果“。笔者感到心痛的是,中华民族至今尚不是一个成熟的民族。

2020年7月1日

来源:民主中国

阅读次数:1,719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