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天琪、田牧:台湾的外交生机在复活

Share on Google+

欧洲议会友台小组主席朗根(Werner Langen),于2月20日在台湾向蔡英文总统亲自面呈155位欧洲议会跨党派议员联署的“促进台海和平与稳定声明”。图/总统府

近年来,美中关系全线绷紧,一碰一触,全球股市跟着抽搐,国际政治跟着颠簸。其实欧洲与德国,这里的黎明也未必是静悄悄,虽然不至于狼烟四起,但也不是死水一潭……。

胡平有一说法,“如果台湾能得到广泛的国际承认,大陆对台动武,就会被看成是如‘北韩打南韩’,整个国际社会就会出面干预,联合国就可能通过决议出兵制止。”换句话来说,台湾应该力求赢得国际承认,才能增强台湾的自身安全。

这些年来,世人总以为:站在孤独的台湾背后,只有美国,其实不然。如此的国际承认与关系,这一年来在欧洲与德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习近平的“告文”点燃德国火种

2017年汉堡20国峰会前,习近平撰文道:中德关系已经成为“全球框架内重要国民经济体之间相互合作的典范。”在中德关系火热的这些岁月里,台湾被德国社会遗忘,似乎无人察觉。如今看来,“全球典范”的关系背后却也问题多多。

今年元月2日,习近平发表了“对台政策讲话”,大有警愦觉聋的味道。对于事后习蔡之间的唇枪舌剑论战,这里且按下不表,我们曾撰文在台湾《民报》、香港《前哨》杂志均有发表。今天就谈谈,这火药味呛着了的德国与欧盟。

对于台湾的现况,德国电视一台有客观的表述:今年一月“中国和台湾之间的声音再次变得糟糕,北京威胁,台北请求国际援助,他们之间的关系为什么如此复杂?”文章说:“事实上,两个说中文的国家已经存在了70多年:共产党的人民共和国和中华民国,可在国际上人们熟知的后者,是位于一个岛上的台湾。”台湾的存在,是不容置疑的。

德国国会友台小组主席、基督教民主党(CDU)籍议员威尔许(Klaus-Peter Willsch)16日在国会针对中共领导人的对台谈话提出质询。德国外长马斯(Heiko Maas)在答询时表示,德国政府将秉持过去立场,向中方代表清楚表达“德国无法接受用武力威胁台湾的作法”。他是近年针对台湾议题,清楚表达立场的最高层级德国官员。问题在于外长的表述并未到此结束,马斯进一步指出:在欧盟各国外长定期出席的外交事务委员会上,中国用了狡猾的方式影响个别成员国,至少一次成功阻止了针对台湾的决议案,他因此期盼欧盟将来能采多数决、而非共识决,对台湾议题采取一致立场。

德国外长层级的强硬态度,别说中德关系蜜月期,就是前些年也不不曾发生过,这真是中德外交上的大事,或者说是一石激起千层浪。

从“外交无小事”洞察中德外交碰撞

外界很快感觉到了中德外交上的浪潮起伏。

1月23日,我们与德国外交部有关部门,约谈笔会会员王怡被捕一事,及为身陷囹圄的笔会会员呼吁与声援。在与德国外交官的谈话中,我们获悉了中国驻德大使史明德离任,接任者是中国驻荷兰大使吴恳。

中国已故总理周恩来有句名言:“外交无小事”,恰恰警示了中德外交正面临暗流碰撞,也验证了此话不虚。德国外长马斯的强硬表态发生在1月16日,我们是1月23日获悉史明德大使调离,可见中方在这之前已经知会德国外交部了。不到一周,中德外交发生了近年来罕见的对沖与碰撞。何以见得?且听笔者悉述一、二:

一、从中国驻德国大使列表中,得到这么几个信息。中国近几任派驻德国大使,从任命到赴任都是在10天到20天内完成。而吴恳的任命显然是在1月23日之前,否则我们无从知悉。他的赴任是3月20日,递交国书是3月27日。什么理由使这个跨度达2个月之久?道理很简单,史明德大使的调离是突然发生的,其原因就是马斯外长公开支持台湾的讲话。

二、中国政府旋即调离史明德大使,显然是在表达对德国政府的不满情绪,同时公开惩戒史明德,当着客人面打下人。

三、不过中德双方随即刻意掩饰这种火药味十足的沖突。况且史明德任内毕竟侍候了习近平2次访德,李克强4次访德,默克尔总理6次访华,及高克总统和施泰因迈尔总统的先后访华,也算是劳苦功高了。史明德的离任招待会一直拖到2月25日举行,德国方也给足了史明德面子,派出联邦政府10余位国秘级以上的政要捧场。

四、4月12日,中国新任驻德国大使吴恳夫妇举行到任招待会,德方出面捧场的规格显然放低了许多,与史明德的欢送格调不能相比,德国仅派出了联邦农业部国务秘书弗赫特尔等政府官员。有意思的是,吴恳大使在讲演中提到了“我们要增进彼此认知、提升互信水平。通过坦诚交流增进相互了解和理解,减少误解。”一语道破:问题是出了,碰撞也发生了,误解是有的,慢慢化解吧。

让德国认识与了解台湾

吴恳的这番愿望与表白,恰恰正是台湾驻德国大使谢志伟这两年一直坚持的基础工作。去年11月中旬,我们在《民报》上刊文《听谢志伟大使讲台湾的“故事”》,其中有这样的描述:“有一位德国联邦议员去自己选区的中学(实验中学)演讲,他问学生一个问题:”知不知道台湾?“结果无人回答,于是议员就请谢大使去实验中学演讲。演讲前,谢大使提出了同样的问题:”谁知道台湾?“居然真是无人知晓。谢大使忧忧感慨道:这是一个很可怕的现象,长此下去,台湾被世界彻底遗忘的日子就不远了。”

谢志伟除了跟德国和欧盟的议员议会接触,也经常奔波于德国各地的大学,在文化学术界进行交流沟通活动“讲好台湾的故事”,使台湾能够在德国文化界、年轻人心中生根发芽,激活台湾文化在德国的生命力。图/独立中文笔会

谢志伟赴德国任职以来,除了跟德国和欧盟的议员议会接触,也经常奔波于德国各地的大学,在文化学术界进行交流沟通活动,其实他就是在“讲好台湾的故事”,使得台湾能够在德国文化界、年轻人心中生根发芽,激活台湾文化在德国的生命力。谢大使玩笑地给我们看了手机中无数的火车票与飞机票,真是马不停蹄,席不暇暖,足迹遍及德国各地。

历史上,欧洲著名的使者利玛窦与汤若望,携带着西方的宗教、科技、语言与文化,进入亚洲播种与传承。谢志伟是名符其实的台湾使者,他身负责任,勤勉耕耘,在德国土地上播种台湾的文化,光阴荏苒,世纪传承,通过他孜孜不倦的努力,影响到德国的青年一代,使他们产生了对台湾文化的兴趣和对台湾命运的关注。

试想一下,德国国会友台小组主席威尔许,针对中共领导人的对台谈话,向德国外长马斯提出质询是孤立事件吗?自然不是,于是这就有了今年2月欧洲议会更大的动作。欧洲议会友台小组主席朗根(Werner Langen),于2月20日星期三在台湾总统府向蔡英文总统亲自面呈155位欧洲议会跨党派议员联署的“促进台海和平与稳定声明”,声明说,欧盟及其成员国应持续支持中国和台湾和平发展关系,以国际法为基础解决两岸争端。声明呼吁有关各方避免采取片面行动改变现状,呼吁中国避免在台湾海峡进一步采取军事行动,并重申坚定支持台湾有意义地参与国际组织和活动。声明还说,将继续密切关注海峡两岸关系的发展,并且希望北京和台北能尽快恢覆官方对话。

这里有几个信息需要知悉:

一、欧洲议会共有785名欧洲议会成员,155名议员联署,就占了差不多五分之一,这样规模的欧洲政治家站出来支持台湾,为台湾呐喊,非比寻常。

二、朗根是何许人也?他来自于德国莱茵兰-普法尔茨的政治家,是基督教民主联盟(CDU)党员,曾任欧洲议会CDU/CSU党团主席,现任欧洲议会欧洲人民党理事会成员、欧洲议会友台小组主席。

结论显而易见:谢志伟与史明德的外交博弈,台湾方占了上风,台湾的德国外交是成功的,也可以说是蔡英文总统的外交策略发挥了作用,取得了第一回合的胜利。

从中德摩擦中观察变化

现在看来“全球典范”的中德关系背后,也是暗流汹涌,问题多多,近来的中德关系急速冷却,从两件事上便能一目了然,世人可以检测到中德关系的水温,绝对不同寻常。

上文我们谈了一个方面,中德在“武力统一台湾”问题上的严重碰撞。

另一个问题就是敏感的“一带一路”,德国这里使用的是“新丝绸之路”。对德国与欧洲政界来说,这背后真是笼罩着重重疑点与谜团。德国与欧洲深陷“一带一路”的忧虑与困扰,不是空穴来风,欧洲的政治家们熟知殖民主义套路,无非是“军队、经济加宗教”,这是西方玩腻的资源掠夺游戏,或者说是“战略利益”。眼下的“一带一路”,经济牌打头阵,文化孔子学院紧随其后,中国军费倍增,海军舰艇驶向远海远洋,明摆着的武力作为后盾。在西方人眼里,这岂不是中国人变着花样,遮蔽世人眼球的“古彩戏法”吗?在“毯子”底下掩盖的,与旧时西方人玩弄的殖民游戏,如出一辙,一言以蔽之,有如德国外长马斯所指出的“中国也在通过经济政策寻求其战略利益”,言下之意岂不是行新殖民主义路线?

其实,这也不是马斯外长一人所言,一人所虑。早在2018年2月,默克尔总理就有公开言论,担忧中国的“一带一路”。默克尔总理在记者会上强调:自由贸易必须是“互惠”的,且开放“不能只是一方,而应该是各方”。默克尔也明确陈述了担忧:问题在于……(中国与当地的)经济关系是否与政治问题挂钩?她表示:经济与政治挂钩将“与自由贸易精神不符”。

美中关系因贸易的冲突,十分紧张。中德外交也陷入低谷,传说中,默克尔卸任德国总理后,非常有资格担任欧盟最高领导人——欧委会主席,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利益,中德关系的走向如何?中欧关系的发展如何?目前看来还不好说。但是如果默克尔未来步向欧洲政坛,以她这位牧师家庭出身,基督教文化薰陶下成长,本身有着科学家学历背景,又在以前东德共产主义专制体制有过亲身体验的人来说,她不必再背负德国一国的利益,而是有着更为广阔的欧洲平台,那么很可能她将表现出自己是具有政治伦理道德风范的政治家。

根据英国杂志《经济学人》评出的2018年世界各国的民主指数,挪威、冰岛和丹麦继续排名前三名,是全球最民主的国家。南韩和日本分列21和22名,跟排名25的美国和32的台湾,同属于部分民主的国家。而中国排名落后将近一百名,在167个国家中,名列130,属于标准的专制政权,比柬埔寨、卢旺达这些国家还不如。这项指数是按照各国的民主选举、政府运作、民众政治参与、政治文化和公民自由这五个标准来衡量的。中国根本没有任何自由选举,民众的参与也等于零,公民自由亦是缺乏,本来排名还要落后,好在贪腐就如润滑油,政府的运作倒是比较“顺畅”所以没有敬陪末座。试问一个专制的中国用武力去攻打占领一个民主的台湾,这不是“北韩攻打南韩”一样荒谬,让世界不能容忍吗?

欧洲经过了上两个世纪“殖民主义”、“法西斯主义”甚至“共产主义”的酸甜苦辣经验,如今是一块民主制度覆盖的地区,从道义上,从实际经济利益上和地缘政治上来说,它都不会再为专制极权的国家站台了。现在看来,蔡英文总统的谢志伟外交牌是一手好牌,台湾的外交基础不仅仅是在美国,欧洲这一块同样显示了极大的后劲与空间。

民报2019-05-16

阅读次数:812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