荀路:当兵日记摘录(14)

Share on Google+

(1971.1一1973.1)

一死一生,乃知交情。一贫一富,乃知交态。一贵一贱,交情乃见。

《汉书·张冯汲郑传》

1972年7月18日,周二

今天工作很忙。因为满足不了一些人对冰棍的非分要求,我的“仇人”逐渐多了,连里许多人不理我,团里警通排也有人怨气冲天,使我左右为难。

晚上,毕助理到我这儿坐了一个多小时。他详细地对我讲了他在团里的遭遇,愤愤不平。(大概情况是他老婆与团长儿有染被他发现,之后团里对他处处刁难,找茬处分了他云云。)他现在处境很不好,虽然已被宣布复员,但他坚决不走,团里对他也没办法。他正在积极谋求“平反”。事情是挺复杂的,里面的内幕究竟是怎么回事,一般人很难得知。

毕走后我在看书。快要睡觉时,辛兴华跑来吃了两只冰棍后对我说,指导员在连队军人大会上对北原的英语学习表示支持。这是什么意思?连长对此不是很不满吗?

1972年7月23日,周日

吃过上午饭,动身去任远家。到了前进街未见到他,又去39中他妈那儿才找到他。他这次是陪生产队长及其老婆(任说队长老婆当年是用几斗麦子换来的,因队长腿有残疾)来西安看病回来的。田平他们可能在八月份才会回来。任远这次大学未上成,原因是他父亲的问题没有最后的结论;高长安也是此原因。任远还说,公社有几个干部对高印象不好,因为高自称为“真正马列主义者”,使他们很反感。

在任家吃了点午饭,和任又一起去高长安家。见面后彼此寒暄了几句就告辞了。任又让我陪他去陈贵池家。陈不在家,今天他们学校(陈刚进入西安医学院)准备去野营拉练。陈母很健谈,彼此聊了一会儿就告辞了。陪任远在西北电影院看了彩色纪录片“三八带电作业班”、“志在宝岛创新业”。看完后任远请我在东亚饭店吃了饭,约定星期二他来找我。

1972年7月24日,周一

今天一天我自己看书写字。听邵老师说,像目前这样的学习进程,要十年才能熟练地掌握英语。北原学习的热情比我高,而且他父母大力支持,给他寄来了一些学习资料。

任远晚上突然来了。他高兴地告诉我,39中将文革初抄家时抄的4500元钱退还给他妈了,这下子家里经济情况大为好转。不过,任对他爷死时将遗产交给他姑很气愤。他姑估计能得到上万元遗产。老爷子生前是个典型的守财奴,死了将万贯家产给了女儿,真有点像巴尔扎克笔下的高老头。

1972年8月5日,周六

上午九点俄语班同学葛宁(在新疆监听敌方电讯部队当兵)来访,和他聊了一会儿。辛兴华也来陪了一会儿。接着,葛宁邀我去对面音乐学院他家小坐片刻。

明天打算去任远家。葛宁说过两天要和我一块去外校重游。他只有20天的假期。虽然他马上要成为23級的军官了,但他仍说他“不得志”。收到严浩一封信,说他又被调到宣传队工作了,正在搞创作。

吃过晚饭,我和毕助理等申耀武去搞杂技票,一直等到八点,仍不见申的踪影,只好去钟楼溜达了一圈,吃了点冰淇淋。

1972年8月20日,周日

这些天工作很忙,十天没写日记。昨天抽空陪葛宁出去游玩了半天。今天抽空回家一趟。

我的英语学习因为工作太忙中断了三星期,北原和邵老师都为我着急。没办法。

晚饭后,长生和任远先后来访。他俩走后,后勤处冷助理、刘助理、苏助理、三位助理又来吃冷饮。差不多每天晚上我这里都是宾朋满座,热闹异常,当然是因为有冷饮可吃的缘故。

从连里传来消息说,指导员因为“忠于”他的未婚妻,使团里大为震怒,可能要被复员处理。(他老婆父亲家庭成分有问题,团里不准他与未婚妻结婚)这真是不可思议!这几天指导员惶惶不安,撇开连队工作,上下打听奔走。他和未婚妻的事情早已传遍连队。又听说我连精神病患者朱俊义也要被处理复员。有人说他是在装病,想早点复员回家。

1972年9月5日,周二

今天一天政治学习。上午我和北原、张技术员在化验室就人口问题聊了一会儿。世界和中国人口迅速增长使人们不得不对此担心。我认为我们未来幸福生活远景的成与否将取决于本世纪末的20年。关键在于人口增长能否得到控制。当我们跨入21世纪的时候,会有多少人口呢?60亿都不止吧。可是,往后呢?有什么办法可以使世界人口不向一百亿、二百亿,甚至更多的数目增长呢?到那时候地球人的生活会幸福美满吗?但愿现在的人们能有决心作这件事,将世界人口永远控制在70亿左右。

晚上任远来访,还了我的书。我们推心置腹地谈了一会儿。他现在情绪很低落,声称在25岁时如果还在农村,他将会走上一条可怕的道路。真不堪设想!

1972年9月11日,周一

上午洗了几件衣服。陈平到我这里整理学习材料。这次团里进行路线教育学习,他担任解说员工作。

下午宣传队李巧凤和陈平一块来我这里整理学习材料。我看书。李瑞华跑来想喝白糖水,见房子有人不好意思,走人了。晚饭后,在陈平房子等他的朋友送电影票,没等来人。去团里刘小华那里坐了坐。刘小华学英语的劲头很大,看看他,想想自己,真是惭愧。

1972年9月12日,周二

早上起床后走出房子觉得奇怪,怎么驻地大楼四下见不到部队的人呢?今天碑林区公安司法机关在省体育场召开万人公判大会,难道部队都去参加这个大会去了?八点多,看见当兵的纷纷从11连饭堂出来,才知道今天一大早,我团西安片部队集合开了内部大会,当场逮捕了前九连副指导员、元月2日汽车事故肇事者睦登荣。宣布对他撤销职务、开除党籍,交军事法庭审判。真是厉害啊!

今天碑林区的公判大会上,判决了拦路抢劫犯孙庆明死刑,同案犯张市元七年徒刑,孙亚明三年徒刑。他们都是西北局高干子弟,因拦路抢劫打死一名女干部而伏法。

下午去陕师大找窦老师借书,但图书馆不开放,只好去卫生队转了转。回来后陈平和李瑞华到我房子聊了一会儿。

晚饭后,和陈平去小寨工人俱乐部看了越南故事片“前方在召唤”。

1972年9月29日,周五

上午班里总结学习经验体会。因为一句话,指导员企图抓我小辮子,我不服,于是吵了一架。他又采取威胁手段对付我,但我并不示弱。我只屈服于真理,决不屈服于权势。以势压人使我愤怒,我相信真理必胜!

下午赵副政委讲课。之后指导员宣布了一些事项:以后连队战士不允许阅读一些“过时的小说”;要加强组织纪律性,不许随便和地方老百姓交往,不许借地方老百姓的自行车等等。还有要在连队开展一个向雷锋同志学习的活动。这些清规戒律是否完全能行得通,我很怀疑。

晚饭后,去宣传队找陈平聊了聊。

1972年9月30日,周六

上午前两小时,全连集合听赵副政委宣讲中共中央34号文件;之后连长、指导员分别讲话,安排明天国庆节的工作,紧接着全连进行卫生大扫除。

下午三点多,高长安来访,遂和他一同前往陕师大找窦老师。到师大后未找到窦老师,碰见我同班同学田保绪,彼此寒暄几句。随后又陪高去外院,先找到高的同学董爱国,叙谈了一阵子。据说他们班的卢树民、李新华在上个月被外交部招走,现在又要被送往加拿大留学。啊!上帝保佑这两位幸运儿!(卢树民留学归来后一直在外交部工作,历任美大司司长、驻印尼大使、驻加拿大大使、外交部驻澳门特派员,对外友协副会长。)

和高长安从师大出来,在小寨分手时,约定明天我去他家。回到连队看了一会儿书。晚饭后,操场放映电影“英雄儿女”。天晓得这个片子放映多少次了,观众寥寥无几。长生、李新先后来访。

1972年10月10日,周二

上午我都在看书。北原说他在13号奉命去师大参加团里举办的学习班,学习马列著作。连里的领导在我们几个“溜子”里,对他是最客气的。这次派他去学习,对他是又一次抬举。但北原的牢骚怪话也是挺多的,对领导也是有看法的。但愿他这次学习能取得真正的成绩。

下午去团部找了何处长,询问是否派我去东风仪表厂培训维修制冷设备之事。但何处长说培训不去了,要我暂时回连队工作。我心情有点沉重。以后的日子怎么过呢?回连队,和一些领导的冲突必然要发生。我越来越感到在这里是难以再混下去了,想走又不由自己。真是左右为难。

下午到连队和下面的车间走了一圈,和班里的几个人谈了谈。我决定过两天搬回连队住。此时,我心里很失望,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晚上,在操场观看了彩色样板戏电影“白毛女”。

1972年10月11日,周三

今天一天呆在房子里看书。晚上入睡前终于看完了《第三帝国的兴亡一一纳粹德国史》。

和刘小华去邵老师家小坐。

鉴于目前的处境,使得我对自己的前途未来持怀疑态度。每每想到此,心里总是比较沮丧,心潮汹涌澎湃,千头万绪此起彼伏。我现在有时高兴,有时悲哀,有时乐观,有时失望。我不敢相信在我一生中会有什么奇迹发生,在未来的道路

上会有什么令人高兴的变化。奇迹和变化是不是如同神话一般,在梦境中降临到我的生活之中呢?过去的日子里,我经历过的事情使我感到失望的地方太多了。我虽然怀着焦虑的心情期望着奇迹发生,但这也许是梦想。我决心在人生的迷途中摸索出一条光明之路。但愿我能找到这条坦途大道。

(未完待续)

荀路2019.5.17

(上图为卢树民同学在2019年5月9日下乡50年后,又一次回到麟游县,和当年的老房东交谈。)

阅读次数:1,055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