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东海:我不相信余文生会被秘密开庭

Share on Google+

余文生终于被秘密审判了,被审判那天已经有预兆,一个许艳并不认识的警方的人冒冒失失地跑到许艳家里,说是要开庭了,许艳追问是谁开庭?在哪里开?什么时候开?……,却再也没有下文。

许艳出于慎重,发出了余文生疑似被秘密开庭的声音,骨子里头却选择性地相信这一切应该不会是真的,或许是北京别的人开庭担心她去旁听也有可能,再说秘密开庭虽已泛滥,但秘密的程度却也有区别,按照惯例官方即便要秘密开庭,也还是会发一个开庭公告,对于他们认为不是很麻烦的当事人,他们也还会事先告知甚至是安排,所以许艳不相信,同样我们很多余文生的亲朋好友也不相信。

但接着许艳在随后两天内再次发出消息,余文生真的被秘密开庭了,因为余文生的哥哥被挟持到徐州算是亲属参与旁听了,这一回许艳是相信了,可我们还是有很多人不相信,按着以往惯例余文生案开庭后,官方是应该发一个开庭通报的,兴许还会透露点庭审信息,也有可能会播放余文生痛哭流涕的认错或认罪的镜头,但遗憾的是并没有,于是我们又等,毕竟法律人在这个时代也是需要一点定力的,在没有开庭通报之前,我们不应该相信,或许是许艳思念余文生心切,小题大做呢?我继续不相信余文生会被秘密开庭。

许艳先是发出余文生疑似被秘密开庭,接着又肯定无疑地说余文生于5月9日被秘密开庭了,本来许艳自说自话,或许是她精神错乱也不一定,可是仔细一想又不对,如果许艳敢编此弥天大谎,在一个说出真相都可能被认为是谣言而抓捕的年代,徐州方面却一直对许艳的喋喋不休保持沉默,我还能够相信余文生没有被秘密开庭?可我还是抱着侥幸继续不相信余文生会被秘密开庭。

因为,余文生要真被秘密开庭了,作为他的朋友们我们该怎么办,愤怒早已经在越来越严厉的高压中转变成对恐惧的恐惧,悲伤早已经在越来越严格的管制中幻化成对失望的失望。

不要跟我谈法律,也不要跟余文生谈法律,因为那是对法律人的羞辱,也不要谈政治,因为那是这个时代的禁忌。

我只记得,余文生是我无话不谈的朋友,即便他深陷囵圄,我仍然感觉他有很多话想对我说,而我也想过要用世上最美丽的词语宽慰他。

或许回到最基本的人性,我们才能够感觉到自己存在的意义!

文东海
2019年5月16日

维权网2019年5月18日星期六

阅读次数:1,611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