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文足千里寻夫第2季:5月20-22日

Share on Google+

(博讯北京时间2019年5月22日 综合报道)

临沂监狱不让王全璋姐姐会见

今天上午,全璋的姐姐给临沂监狱打电话,想按照全璋信上说的“姐姐家离监狱近,先让姐姐见面”。没想到,她打通0539-8361821刚说:“我是王全璋的姐姐,我要见······”监狱电话就说:“会见室装修,不能会见。”

全璋姐姐说:“是王全璋的来信说的,让我先去见他。”

监狱电话说:“这个不可能!”

全璋姐姐说:“您向领导汇报一下,我弟弟的信是你们审查后才能寄出来的。他说了让我先见面。”

监狱电话说:“我是照章办事,现在确实不能会见,对不起啊!”
电话挂断了。

本来我还想听一次王全璋的意见,看起来,他说的“让姐姐先见面”是骗人的啊!

李文足
2019年5月13日

李文足千里寻夫——第二季

王全璋在2019年4月29日被移送临沂监狱。依照法律,临沂监狱应该立即安排家属会见。但是,狱方却以会见室装修为由,阻止家属会见。即便是会见室装修,狱方也应安排会见地点。临沂监狱剥夺王全璋会见权是违法行为。

今天是王全璋失踪1407天,家属及聘请的律师从来没有见过全璋,也没有全璋的影像传出。由此,我们强烈怀疑王全璋遭遇酷刑,导致身体、精神不正常,才会如此千方百计,不惜违背法律规定阻止家属会见。

我们下周一(2019年5月20日)到临沂监狱,当面抗议监狱的违法,要求会见王全璋。

李文足
王全秀
刘二敏
原珊珊
王峭岭
2019年5月17日

临沂监狱办公室107室(二)

今天,从上午10点到下午3点多的时候,临沂监狱的领导已经来跟我谈了四次。从最开始的“会见室装修,不让会见”,到最后一次,让我看了提前就录制好的一个全璋的三分钟视频。

依照法律规定,王全璋到了临沂监狱就应该安排会见家属。但是,临沂监狱一开始就拿“会见室装修不让会见”的理由,阻止我们去会见;接着就用时空逆转的“全璋来信”,试图通过全璋的“口”,不让我来会见;再到今天,我从北京千里迢迢,坐了近九个小时的绿皮夜班火车,来到临沂。临沂监狱却拿事先录制好的“全璋视频”,代替会见这一系列的“把简单事情复杂化”奇怪组合动作,让我越发担心全璋的身心状况。

明明有法律规定的清楚明白的程序,临沂监狱不走,还美其名曰为全璋父母考虑,才录制视频。这是依照的哪条法规?如此费尽心力的不让我会见王全璋,到底是为哪般?
王全璋是一个非常有经验的刑辩律师。在一审开庭的时候,宁可自己为自己辩护,都要行使自己的合法权利,当庭解聘“官批”律师。而今,到了临沂监狱,竟然不要求自己的会见权得到保障?

从5月7日开始,他“写的信”、“录的视频”都是在主动放弃自己的合法权利!他到底遭受了什么?

今天下午看到的临沂监狱录制的视频中,全璋容颜苍老、神情呆滞、反应迟钝。他说话的时候,眼神飘忽,上一句话说完,下一句话要想上半天才磕磕巴巴说出来。这让我想起了当年被释放回家的李和平、李春富两位律师!我的心在滴血,我的心在嘶吼!
我,李文足,不亲自会见到王全璋,绝不罢休!
李文足
2019年5月20日晚

王峭岭(@709wangqiaoling):李文足千里寻夫第2季第一天(5月20日),上午11点。文足和全璋姐姐全秀被请进了大厅,我们三个女人外带小三宝,无聊地晃到树下坐着。结果,珊珊说:文足在喊。我们仔细听了一下,确实文足在喊。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上午12点。男警察:“司法部有规定,会见必须在会见室。还有,你们可以申请视频会见,不止是这一个途径。”
我说:“你既然说司法部规定了,那么剥夺我会见权是哪里规定的?”
另一位男警察:“我看你们不是来要求会见的,你们是有目的的。”
我啪地一拍桌子,站起来喊:

李文足:下午2点20分,接待我的小警察来了,说领导让送些吃的,送了两桶面和两瓶奶。我让他们传话给领导 ,要求会见。他说领导跟你说了,现在不能会见。我说那就视频会见吧,至少今天先视频会见,他说他就是普通的警察,做不了主,去跟领导汇报。

#李文足千里寻夫第2季 #第2天 ,下午2:21。谢阳律师作为李文足的律师,一起来到临沂监狱,要求保障王全璋妻子李文足女士的会见权。

[博讯综合报道]

阅读次数:1,719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