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的夏天特别热,胡锦涛的感觉一定更是如此,因为中国社会还从来也没有像今年六月以来表现出那样大的活力。各种规模、各种方式的群体性抗议活动,从六月到八月,几乎没有一天中断过。其中,湖北省大冶市两万多人示威游行,特别值得注意。

湖北省省会武汉市可能改为中央直辖市。黄石市想取而代之做省会城市,要在竞争中获胜,为了提高自己的地位,就要把自己的市的地位搞得高一点,就决定把原属于该市下面的两个市改为区,其中一个就是大冶。这一来大冶的地位就降格了,于是大冶市党政领导就和矿区的资本家合伙出钱,调动了市里和农村里的两万人,给工钱,管饭吃,用车接送,以这种伪造民意的方式施加压力,迫使改变原决定。八月四号游行的第一天,黄石市政府放出警犬咬伤人,激怒了群众,八月六号群众再次包围市领导机构,两万人冲进大楼,把里面的所有设备完全破坏,又把停放在院里的所有汽车砸烂,可以说是一次彻底的打砸抢。这绝不会是大冶市操纵群众游行的领导干部们原有的的意图,恐怕就连参与打砸抢的群众本身也没有想到会干出这种事来。

再过上九个月,到2006年的五月,中国就要纪念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开始的四十周年了。那场所谓的革命,完全是毛泽东一个人发动起来,却采取了最激烈的群众运动的形式决一死战。这就和大冶八月间这次少数掌权者操纵的群众运动有些相似了。毛泽东没有预料到,响应他的召唤走上街头造反的,并不都是他的忠诚的追随者,而是各有自己的用心。毛泽东一个“造反有理”的号召,给大家提供了行动的自由,只要不是公开反对毛泽东,就能够自发地组织起来,合法地创办自己的报纸刊物,张贴大字报和上街游行。这是从来连做梦也没有梦想过的事!

毛泽东把人性看得极其简单,1957年取消了大学里心理学的课程,从此中国就进入了对人性两眼漆黑的时代。而20世纪心理学一个很大的进步,就是发现了人的内心世界里有一个所谓无意识世界。人的真正有意识的、自觉的行动,不过是自己内心世界里很小的一个部分;内心里大部分地盘是被无意识所占有,可以说是一片黑乎乎的海洋,那里漂浮着的是一个人过去的各种记忆、欲望、恐惧和各种思想,人的有意识那部分内心,知道这些东西太不正常或者太痛苦,想起来或说出来会叫人心惊肉跳,或者不能被社会所接受,于是就把它们封锁起来,压抑下去。但是一旦外界或自己内心发生一点突变,那些过去记忆的碎片就会活跃起来,自行组织起来,变成一种非理性力量,人就会顿时被完全不同的思想所主导,有时是发疯,有时就会卷入非理性的暴烈行动。文化大革命就起过这种作用,最终把发动那场革命的毛泽东本人都给毁掉了。湖北省大冶市发生的暴乱,也属于这种性质。

前些时候,中共对他们暗中发动起来的反日游行中途刹车,有可能就是预感到事情有可能朝不利于他们的方向发展。但是今年夏天的形势证明,这个群众心理的突变过程可以在各种不同的环境下发生,那是防不胜防的。不去从根本上改变错误的路线,一次比文革还要可怕的灾祸就难以避免。

2005年8月18日 于美国·新泽西

文章来源:刘宾雁网坛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