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宾雁:刘栓霞案必须重新审理

Share on Google+

2003-08-29

河北省宁晋县的一个村庄里面,有一位34岁的妇女叫刘栓霞,把她的丈夫张军水给害死了。奇怪的事情是这个案子爆发以后,被害死的张军水全家的人都出来替刘栓霞求情,全村400多名村民联名写信给法院,请求对凶手开恩。因为他们认为张军水”罪恶深重,死有余辜”,希望对勤劳、贤慧的刘栓霞宽大处理。检察院来人调查的时候,村子里的人都跑到刘栓霞的院子里,全都跪下来,替刘栓霞求情。

刘栓霞和张军水是13年前结的婚。结了婚两年,张军水做生意亏了本,从此就开始以殴打妻子来发泄他的怨气,十多年来,游手好闲,什么也不做,从地里的农活到家务事都由他妻子刘栓霞一个人来操持。但是,每隔两三天,刘栓霞还必定会遭到她丈夫一顿毒打,用的刑具有木棍、铁棍、皮带、铁锹、斧子,等等。打的时候关上门,邻居越来劝架,他就打得越是厉害。而刘栓霞从来也不还手,她只求丈夫一件事,就是要打的话,白天打,不要晚上打。因为三个孩子白天上学,他们看不见;晚上打,他们就看见了,会影响他们。她挨打的时候,基本上不喊叫,也是怕惊动孩子。假如不是为了孩子的话,她也会离婚,也可以跑到外地打工,但是她太爱她的孩子了。这个善良的女人知道她的忍耐到了极限,实在没有办法了,她才用老鼠药毒死了她丈夫。就是这样,她到了看守所,还传话给她的公公说:我有一个小小的请求,你们给张军水上坟、烧纸的时候,给他买一副象棋和两瓶好酒,他一辈子就喜欢这两样东西。

这一类的案子在中国漫长的历史上实在是太多了,一般都叫作谋害亲夫,多半都把女方说得很坏,罪该万死。但是这次刘栓霞这个案子和以往不同,在社会上引起了很大的争议。这也是因为外国有了新的经验,从20世纪70年代起,西方的法学界就开始探讨:当妻子由于难以忍受丈夫虐待而杀死对方的时候,是不是跟一般的杀人案有所不同。

一般的杀人案有所谓”正当防卫”、”正当自卫”说法,就是说面临着你不还手就要被打死这种情况下,还手把对方杀死,就是正当防卫,刑期就要另外考虑,不是一般的杀人了。但是长期受虐待的妻子,她们有一个问题,就是在心理上有一种”受虐妇女综合症”。她们长期处在一种经常极度的恐惧之中,因为丈夫随时可能来打她。因而为了保护自己,她可能在对方并没有伤害她的时候出手杀害她的丈夫。这个论点已经被发达国家广泛接受了。所以很多杀害丈夫的案件都已经作为正当防卫处理,被告要么是无罪释放,要么从轻处罚。

但是,这个思想理论到现在还没有被中国法律界所接受。因而刘栓霞就按照一般的杀人犯被判处12年监禁,这显然是太长了,她本人、她周围的人、社会上很多有正义感的,都认为太长。就算没有刚才说的西方国家的先例,就刘栓霞这个案子本身来量刑,也不是不可能做出一个比较轻的判决。问题就在于法官是不是把中国的家庭暴力仍然十分严重,妇女饱受虐待而得不到社会和法律的保护这样一个现象当作背景,以充分考虑。中国妇女,特别是农村妇女的自杀率之高引起世界的瞩目。据统计,农村自杀率比城市高出一倍,而农村妇女的自杀率又比男人高出一倍。在这里面,已婚妇女得不到保护,因而受到家庭暴力的摧残,显然是一个重要原因。

西方国家法学界的人当然知道,就算是在法律上对杀害丈夫的妇女给予特殊照顾,也仍然不足以解救妇女脱离苦难。拿美国来说,我看到很多这种报道。妻子到法院控告,说丈夫虐待太厉害、打得太厉害,丈夫被抓起来、被判了刑,几个月或者一两年,应该好一些了吧。但事实上,坐牢的其实不是丈夫,而是妻子,因为她仍然处于一种很大的恐惧里面。因为没有多久,她丈夫就要出狱,出了狱之后,肯定要对她进行加倍的报复,所以她的家就是她的监狱。

中国现在有多少像刘栓霞这样的妇女,日日夜夜遭受着折磨?又有几个刘栓霞除了把丈夫杀死,就找不到另外一种解救自己的道路呢?刘栓霞在杀死她丈夫的时候心理就想:假如他不死的话,我坐牢,刑满出狱,我也不能够再见他,我必须远走高飞,因为她也是害怕他丈夫的报复。所以中国的司法界不能避开这个大背景。刘栓霞这个案子必须重新审理。

RFA

阅读次数:6,461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