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平:“越反越恐”说明了什么?(下)

Share on Google+

中共的反恐,为何越反越恐?

原因很简单。因为中共的反恐是高射炮打蚊子。高射炮能够打下飞机,却打不着蚊子。

中共的反恐,对于那些需要多人沟通、协调、配合,也就是说需要专业化组织筹划的,需要雄厚财力支持的,需要巨大杀伤力工具的,需要特殊技术技能训练的,应该是很有效的。但是新疆的恐怖活动,正像前面讲过的那样,是本土化的,和境外恐怖组织没什么联系;是非组织化的,是单独的个体,或者是几个亲朋好友作案;使用的工具相当简陋,基本上只是日常生产生活必需必备的用具;再加上发动攻击具有很大的随机性,攻击者每每具有同归于尽的自杀性质,因此不需要有什么接应救援。显然,对于这种类型的恐怖袭击,任何防范措施多半都是防不胜防。

要消除这一类恐怖活动,仅仅是打击和防范还是很不够的,还必须致力于消除产生这类恐怖活动的社会根源,例如贫穷、压迫、社会不公、民族歧视、被剥夺被侵占,等等。

一提到消除产生恐怖活动的社会根源,有人就指责我们是在为恐怖活动做辩护。这种指责无疑是站不住脚的。其实,就连中共当局也不是不知道。新疆恐怖活动的发生有其社会根源;否则,为什么发生重大恐怖活动后,当局要赶快推出若干改善民生的措施呢?

就在5月22日乌鲁木齐文化宫早市案件发生后,中共政治局随即举行会议,提出“要采取特殊措施支持南疆发展,加大以贫困群体为重点的民生改善力度”。其中包括,在南疆全面实行高中阶段免费教育;在资源开发利用转化过程中提高地方参与程度;坚持就业第一,确保零就业家庭至少有一人就业,等等。新疆政府最近出台新规定,今后,包括央企在内的所有驻疆企业、政府投资、以及各类援疆项目,70%以上的新增用工指标需用于吸纳当地劳动力就业。

我还记得,早在09年75事件发生后,就有一位“兵团二代”发表文章说,维族人原本没有什么独立的想法,可是在如今这种情况下,如果再有人宣传,“说独立好,汉人拿了我们的地,拿走我们的油,拿走我们的棉花(这些也全有事实依据),你发现自己现在没有工作,只能在街头混,那么我想,只要是有思想的人,都会生出悲愤之情的”。民族间的怨恨常常是笼统的。维族人觉得是你们汉人抢了我们的饭碗,是你们汉人在欺负我们,我能分得清是哪个汉人欺负我哪个不欺负吗?

著名的维族学者伊力哈木也多次写文章指出问题,呼吁政府做相应改进,可就这样一位温和理性的学者却被当局抓进监狱。等到发生了严重的恐怖活动,当局才匆匆作出某些改进。试问,当南疆的少年获得免费上高中的机会,当很多维族人得到了工作,当维族民众从本地的资源开发中分到了较多的收益,他们是会感谢共产党感谢习近平呢,还是会感谢恐怖份子呢?

5月31日香港《明报》发表报道“汉族斥新疆恐袭残杀无辜;受访维人:施袭者是英雄”。记者深入乌鲁木齐采访当地维人和汉人,发现维族人的怨恨比09年75事件时还有过之而无不及,而当地的汉人则人心惶惶,对维族人充满戒心和防范。受访的维族人很多把发动自杀式攻击者称为英雄,并且都估计在发生这些攻击事件后,中央会考虑改变政策。

严重的问题在于,迄今为止,中共当局的种种改进仍然只限于民生方面,在尊重维族人的文化传统和生活习俗方面则毫无改进,甚至还更恶化更变本加厉。尤其是,在522事件后,当局大肆滥捕滥杀,遗患无穷。

例如5月26日,新疆各级公安机关总动员,于凌晨展开大抓捕行动,一次就抓了200多个犯罪嫌疑人。这事一想就有问题。试问,这200多个犯罪嫌疑人是522之后才产生的吗?当然不是。那么此前为什么不都抓起来呢?可见新疆政府也知道,就凭原有的材料,远远构不成抓捕的理由。而且新疆政府也知道,并不是抓得越多杀得越多就越好就越安全,因为一味地滥捕滥杀很可能引起反作用,很可能制造出更深更广的仇恨,制造出更多的亡命之徒。所以以前他们的作法还多少有一点节制,只是现在上面的压力太大,明知滥捕滥杀是饮鸩止渴,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如此说来,中共当局的反恐,只怕会在“越反越恐”的漩涡里越陷越深。

——Radio Free Asia (RFA)《自由亚洲电台》胡平特约评论2014年6月16日

《胡平文库》时政·观察

阅读次数:6,733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