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宾雁:中国问题根源

Share on Google+

2004-01-12

香港时事评论家钟祖康先生在香港《开放》月刊一月号上发出一篇文章,题目是:《中国人为什麽这样蠢?》他问道:”中国为什么两千年来反复沉沦?为什么长时间无法解决许多文明国家不成问题的问题?中国人奴性为什么为什么如此严重?崇拜一个又一个十足的无赖、流氓和杀人狂?中国其病安在?”这位作者发现,中国人的这些毛病,很可能是由于生理上的智力发展存有很大的缺陷造成,而这又很可能是由于中国人身上含铅太多。现在南方有些城市里孩子血液里的含铅量超过标准七成到八成。血液含铅太多,脑部发育会受到破坏,智力不高,精神涣散,难以专注于学习。他认为,从公元前青铜时代起,中国人用青铜制造食具和酒器,而青铜器含铅量就很高。后来道家又提倡炼丹术,贪求长生不老的人就吃起丹来,而那丹是用水银、铅、丹砂、硫磺等有毒物炼成的。此外,中国人普遍使用的瓷器,上面的色彩和图案也是用铅釉涂上去的。近年来经济大跃进里对环境的严重污染,当然也造成铅中毒可怕的后果。

钟祖康先生的这一发现,是我第一次见到,值得重视。近十年来,国内学界对于汉民族精神、道德素质问题的关注日甚一日,钟祖康先生的这个见解也会有助于这个问题的研究。

但是,即使就钟先生的文章看,汉人的精神、道德素质上的毛病,也不限于、或者首先不是一个智力问题,比如他说到的奴性和满足现状不求进取等等就不属于智力范畴。也许我们需要把钟先生所说的智力问题局限在一个特定范围,比如他在文章开头提到的汉人擅长于”小聪明和大权术”这个问题,就更便于进一步研究了。现在神经学科对于人脑的研究已经越来越细,能够认定大脑的哪个部分分管人的哪些心理功能,不同的思维和感情、甚至道德伦理感都分属于大脑的哪些不同部位了。也许有一天,人类能够弄明白血液里含铅过多会给人脑的哪个部分造成损害。那时候我们就能对于汉人何以特别擅长”小聪明”而欠缺”大聪明”、重眼前功利而欠高瞻远瞩、多能工巧匠而少创造性发明和发现、沉迷于小小私利神经敏锐动作麻利甚至走火入魔,而对他人的生死存亡却无动于衷,等等,能够有一个较为确切的认识了。

当然,在汉人的精神世界里,最大的缺陷恐怕不在智力方面,而在于怎样对待他人、对待生死、对待自己和对待世界的态度上面。不过智力和感情、理性和道德之间也不是绝然分开,而是相互渗透的。智力上的超众绝伦,很可能就是感情上和道德上某种残废的原因。

无论为了理解过去或是展望将来,我们都需要从中国的文化、汉人的民族性格中去寻找中国问题的根源。这是一个很大的工程。我们既需要弄清问题所在,包括毛泽东三十年统治如何加重了中国人的精神疾患,同时也需要看到1949年以来这方面的良性变化。这倒不是为了给毛泽东评功摆好。半世纪以来这类变化往往并非毛泽东有意造成,而是相反,是在违反他的意愿的条件下发生的。是毛泽东不止一次把几亿中国人推到绝境,才迫使中国人开始觉醒。一代又一代的叛逆者队伍怎样生存和战斗下来,这部历史还有待人来撰写。研究中国人以怎样的方式逐渐摆脱几千年来精神奴役的创伤,对于我们确定今后前进的路线是至关重要的。

RFA

阅读次数:3,881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