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01-21

自从去年七月一号香港五十万人大游行反对23条治安法以来,这半年里香港人民此起彼伏地走上街头,要求民主选举特区首脑和立法院议员。现在中共方面终于有了回应了。据英国《金融时报》1约9日报道,北京大学法学教授、香港基本法起草者之一肖蔚云上个周末发表谈话,说在香港实行普选,乃是香港回归后五十年后的目标,根本不是短期内的事。基本法里写道,“最终目的”是选举地方首脑和立法院议员,但一当需要时,2007年以后这个制度也是可以修改的。肖蔚云教授说:“当起草基本法时,我们也讨论过‘最终’二字的意思,那可以是2040年,也可以是2030年,但绝对不可能是2007年那么早。”

肖蔚云教授发表上面的谈话,当然不是由他私人决定的。香港人士对这个动向评论说,北京官方虽然口头上也说能够接受“渐进的、有秩序的进步”,但他们显然是要扼杀任何变革。但是那位肖教授一句也没有说,香港的民主选举为什么必须等上三十到五十年,理由究竟是什么。他一再举出那是香港基本法上面这样写的,但是那部基本法也不是经过民主程序产生的,就像肖教授的谈话不代表他本人一样,那部基本法也并不代表香港人的意愿,同样是北京政府意志的产物。

这个世界上,很多经济上和文化上比香港甚至比中国大陆更落后的地区都已经实行了民主。民主并不能解决所有问题,印度就是一个例子;贫穷和落后并没有改变。但是印度至少没有发生中国六十年代初的大饥荒和六十年代中的文化大革命那样的灾难。现在它的经济也在起飞,民主就可以使印度不至于像中国在五十年代和九十年代以来的两次经济大跃进中付出那样可怕的巨大代价。由于有民主,印度、孟加拉等一些国家就不能像中国那样完全靠政府的暴力强迫推行计划生育,但是这反倒使那些国家找到了更合理的方式减少人口,那就是提高妇女的地位,是她们受到更多的教育,这样她们就争取到在实行避孕上的更大的权利,孩子也就生得少了。伊拉克不仅在经济上没法和香港相比,不同部族、民族和宗教之间的冲突更使民主选举困难重重。当伊拉克都要在一两年里实行直接选举的时候(也许会遇到极大的困难),北京却要把香港的民主选举推迟到三五十年之后,实在是太荒唐了。

中共几代领导人,对于民主都患有一种先天的的恐惧症。他们就不去想想,几十年来由于没有民主,中国人固然首先深受其害,可是共产党也受害非浅。你那个党现在还是原来那个共产党吗?哪怕党内有点民主,毛泽东也不至于把自己搞得身败名裂吧。中华人民共和国都成立50周年了,江泽民居然还作出一个镇压法轮功的决定,现在后悔万分,也没办法,只能吃不了兜着走,墓碑上都要写上这一条罪恶了。而现在又和毛泽东时代不同,汹涌澎拜的民主浪潮,谁若想压,他就只能被那浪潮吞没!

RFA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