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01-21

去年12月,在南非共和国和巴西,有14个人同时被捕。这是因为有一个做贩卖人体器官的犯罪集团被破获了。他们是在大西洋两岸之间活动的。巴西有很多穷人,生活困难,愿意把身上的两个肾出卖一个。据巴西检察院方面人士说,至少有30个巴西人已经出卖了自己的肾。犯罪团伙找到愿意卖肾的人,就替他买张机票,把他送到大西洋彼岸的南非,那边早就有准备换肾的人等候着了。一家专门做这种手术的医院就来动手。卖肾的人可以得到一万美元的报酬,而实际上买肾的人出的钱是12万美元。罪犯们就赚10万美元,只不过出一张机票而已。但是卖肾的人用这一万美元也可以在南非买一栋房子,还能开一家小买卖。南非和巴西都有禁止买卖人体器官的法律,出钱买肾的人,也犯法,也被拘捕了。

中国的这种问题,早在十来年前就在国际上曝光了。是内地的某家军队的医院,在香港兜揽生意,表示欢迎愿意换肾的人去找他们做手术。美国必须换肾的病人就排着长队,急不可待地运移出高价换肾,而中国每年枪毙的犯人数以千计,可以根本不征求本人和家属的意见就拿掉他们的肾卖掉,所以这是个一本万利的事。后来中国官方出面否认,但是好几位目睹过那种场景的人公开揭露那是事实。我们也可以想见,中国大部分人没有宗教信仰,几十年阶级斗争熏陶的结果,更不拿所谓坏人的生命和利益当回事了,”反正人死了,拿不拿掉他内脏有什么大不了!何况还可以赚外国人的钱呢!”手段很残酷,必须在人死之前动手,所以枪毙不能把人打死,要在取掉器官之后才让他死。在铁石心肠的人面前,这又算得了什么呢!

人的生命本来是没法用金钱来计算的。谁也不敢说穷人的命不如富人的命价值那么高。但是事实上古今中外都一样,穷人的生命就硬是不如富人的生命值钱。在讲究实际的中国人之间,法律都时常不管用。富人把穷人给打死了,告到官府,当官的还没来得及包庇富人呢,穷人就会接受所谓的私了,该他几个钱就撤诉了。你也不能说他们不好,家里实在缺钱用啊。明知矿山太危险,明知有些台资、港资的老板不是人,工人说死就死说伤就伤,为什么还争着抢着去那些地方打工呢?不去就没饭吃,要养家糊口啊!中国矿山工厂死人不当一回事,已经世界驰名了。去年光是在矿山,就至少死了4200人。全国因工伤事故死掉的人数是14675人。英国《金融时报》说,其实它不说,我们中国人也会知道这一定是一个保守的估计。

这里好像也有一个恶性循环:人穷,死去的机会就多。可以冻饿而死,可以得病治不起而死去,可以累死,可以无缘无故被人家打死、逼死、欺负死。这样,久而久之,穷人自己和周围的人也就习以为常,觉得即便是在自然灾荒里穷人也必定比别的人死去得更多。中国只要发生大地震,穷人肯定会比富人死去的多出几倍,因为住的房屋不一样呀,连台湾和土耳其,地震也是穷人的房子倒塌更多,因为建筑上偷工减料呀。但是那些地方的豆腐渣工程恐怕要比中国少一点。既然如此,连穷人自己都会觉得自己就是要比富人更容易丢掉性命。这种想法就会助长那些不把穷人当人看的社会现状不改。怎么办呢?只有一个国家的政府才有力量采取行动打破这个恶性循环。我当然不是说社会就可以不管。像中国知识分子所谓精英们那样对穷人和弱势集团的命运无动于衷的,世界上还真不多见。

RFA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