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01-29

街上有一辆轿车把一位妇女撞死了,这本来是一件平平常常的交通事故,世界上每分钟都在发生的事。可是在中国,去年十月间的哈尔滨,却马上引起了在场者的公愤,没多久就变成一个政治事件,几乎引起一场骚动。为什么呢?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第一,那辆车是最豪华的宝马牌汽车;第二,被撞死的是一位贫苦的农村妇女,而开车的人,当时却被在场的人们认为是一个高干家属,而且对死者及其家属态度蛮横。这件事,我是听当时在场的一位朋友回到美国对我叙说的,他说,当时街上的群众极其愤怒,消息很快传开,市民的反应之强烈是爆炸性的。他对我叙说这件事的时候,事情已经过去半个多月了,可是他情绪仍然不能平静。

这就叫”社会情绪”。共产党虽然”自始至终”地代表着”最广大人民”,偏偏就不喜欢人民的情绪。1979年搞改革了,领导人还把”动乱因素”挂在嘴上,就是因为闻到了这个情绪的味道。到了1989年,邓小平就有了一个大创造,叫全民下海搞大发其财运动,把社会情绪给转移到政治以外来了。可是美中不足的是发展经济把电脑给引进来了。电脑又带来了互联网,这就麻烦了。不论什么事什么情绪什么观点,都一下子就能捅到全中国和全世界!中宣部省市宣传部,国安公安武警民警一概瞪着眼睛干着急。人嘛,也不是不抓不判不关,据国际大赦组织一月二十八日宣告,中国监狱里至少还关着五十四位良心犯,都是在互联网上发表未经审查的言论和捅出”非典”患者新闻的好事分子。但是中国人口众多、因而价格低廉可以任意剥削的大好经济条件,在政治上就不大好,人多势众、意见多、嗓门大、抓不尽、关不完,几万网警也顾不过来无穷无尽的帖子,就眼睁睁地看着它们钻上去了。那个地方也真大,西单民主墙、上海人民广场、西安鼓楼啊什么的全都加到一起还不到它的万分之一!你叫我怎么管!

这时候,我看是科学技术在发明造纸术和印刷术之后第一次造福了人民革命运动,互联网终于打破了那个在灯红酒绿、满目繁华的脸皮和肚皮之下封得紧紧、盖得严严、管得死死的那个思想大监狱的小小一角,而对于自己肚子里冒出来的这一片自由天地,当局也不得不面对了。这才会有沈阳几个月前对黑社会头子刘涌重审重判并立即执行死刑的事,哈尔滨”宝马车撞人事件”也重新审判了。

互联网还使一大批年轻的政论家有了用武之地,在”知识精英”们纷纷溜号逃亡的情况下,这些不吃俸禄、不图功名、甚至自身安全难保的新型中国知识分子发出了真正的中国之声,实在是令人敬佩之至!这样,当政者才开始感到恐慌,这才开始悄悄收敛了一点,把抓错了的人放出一个两个,把打算包庇下来的坏人杀掉一个两个,用以缓和人民的愤怒,也多少改善一下自己的形象。

不论官方的这种趋势有多大诚意,它总还是反映了人民维护和争取自己合法权益的斗争开始取得了成果。海外民主运动的主要刊物《北京之春》最近一期可以说是一个专号,集中报道了去年国内人民斗争取得的成果,把那一年称作”维护民权运动元年”。有元年就有二年、十年、二十年。相信今年会比去年更红火,在斗争中也会有新的创造。

RFA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