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02-05

25年前的这个时候,也就是1979年年初,中国到处都能够见到历史性的变化。其中一个,就是几千万到上亿的人政治上翻了身,不再是右派、反革命、地主富农了。但是平反冤假错案,也不那么容易,何况新的冤假错案还在继续制造出来,所以那时候到北京上访的外地人,竟然达到了一个高潮。几千上万的人集中到北京,大部分人没有个住处,天寒地冻,又往往吃不上饱饭,1979年年初就出现了上访者冻饿而死的事情。这一下就震动了中南海,胡耀邦召集紧急会议讨论对策。就在这次会议上,决定了成立一个中央上访问题处理小组,统一研究和处理党中央、国务院和人大常委会下设的信访办所收受的案件。事情过去25年了,当时谁也不会想到25年之后到北京上访的人会比那时候更多,还有了质的变化,就是所谓群体上访者,几十几百人为同一个案件来上访的,比那时候增加了很多。尤其想象不到的,是到北京上访者中间居然仍有冻饿而死的事情发生。尤其想象不到的,恐怕是竟然还会不断有人自杀甚至自焚!

25年,是四分之一个世纪,相当于从1911年的辛亥革命到1937年芦沟桥事件,就是日本对中国发动第三次侵略战争那么长的时间,应该有一个纪念。在2004这一年里,四十岁以上的人无妨都来回忆和对比一下这些年改革的过程和结果。成绩的一面是有目共睹,中国确实富起来了。但是且不说还没有达到小康水平,也没有像原计划那样在2000年前消灭贫困,经济上的富裕本身也很值得推敲。天安门广场上和中南海门前有人自杀和自焚,人数当然不会很多,但是它所标志的问题却绝不是像人数那样微不足道的。仅就自杀而言,农村的自杀率超过城市一倍、而农村妇女的自杀率又超过男人一倍,这些数字就把改革本身的一个根本问题给暴露出来了。无论如何,25年来中国人的生活水准还是提高了。甚至还比过去更自由了一点,也更快活了一点。但是,为什么生活好过了,人们却觉得活着不如死了呢?这就说明人活着,不仅是为了吃穿。首先需要被别人当作人看待。而中共25年改革,一个最大的失败,就是没有改变毛泽东时代的一个根本性的大错,那就是不把中国人、尤其是劳动人民当作人看待;不给人以他应有的根本权利。眼前最方便的一个例子,就是天天在那儿喊叫什么农民负担太重了、什么三农问题成了老大难了,可就是不肯允许农民自己组织起来维护自己的权利和利益。现在全国到城里打工的农民,居然有七千多万人拿不到自己的工资!他们必须一次次地从家乡跑到城市讨要拖欠的工资,最后竟不得不以自杀来抗议社会的不公。

最近,又有一本关于中国农村的新书问世了。《中国农村调查》,是陈桂棣和春桃两位作者对安徽省全省农村地毯式调查结果写成的一部报告文学。书的一开头就把安徽省农民农奴般的地位展示出来了。负担实在太重,没法活下去了。只好去上访。但是不但问题没解决,本地的恶霸土豪、也就是村乡干部反倒来报复了。说打就打,说杀就杀,一个又一个、一批又一批的农民带头人倒下去了,政府却站在农民的敌对阶级一方,极力包庇凶手,压制农民。这本书所写的近十几年安徽农村的历史里,明显地看到,中共极力回避根本问题,企图从改善税收制度上来减轻农民负担,可是就连这种改革也以失败告终。因而,在实行改革25年之后,原先的问题又一个个卷土重来,也就不奇怪了。

RFA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