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03-03

香港特区的基本法,也就是它的宪法,第45条上写道:香港的行政长官…最终将由普选产生。第68条上写道:立法会…的全部议员最终将由普选产生。

现在,这些条文忽然不算数了。中共领导最近拿出邓小平1984年的一个讲话,说参加治理香港的人,无论是特区首脑或立法会的议员,首先都必须是”爱国者”。那么谁是爱国者呢?香港人投票选举不算数,要由北京的头头来认定。又说,原计划在2007年由香港人普选选出特首,不行了。北京认为条件不成熟。还说,所谓”一国两制,首先是一国,这是前提,然后才谈得上两制。”甚至还说,我什么时候要解散你的那个立法会,就能够解散它!意思是,什么基本法不基本法的,还是我说了才算数!

“首先是一国,然后才谈得上两制”,这句话也不全错,就看你怎样理解了。没有一个中国,还谈得上什么香港回归和统一台湾呢?我在1989年访问台湾时,就想到:只要把大陆的改革搞好,把那块地方变得更富裕更自由了,人家自然会来和你统一的。香港也是一样。在这个意义上,也可以说”首先是一国,然后才谈得上两制”。但是北京的头头们说这话的意思正好相反,他们是说:你必须听我的,我给你多少自由和民主,你才能有多少自由和民主。

回想邓小平对香港问题讲那些话,是在1984年。正好在前一年,中共搞了一次不得人心的所谓”清除精神污染”运动。1979年开始改革,全世界的华人都是欢迎的。但是那年三月邓小平讲话说必须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就对国内外的中国人头上浇了一盆冷水。接着,1981年又发动一起以批判白华的电影剧本《苦恋》开始的反对自由化运动。两年后,本来说是要整党,中央全会还正是作了决定,可是忽然间变了卦,又搞起清除精神污染,整起知识分子了。香港人对大陆的动向非常敏感,甚至比国内人了解更多更快。所以这些令人灰心丧气、失望悲观的事,对他们也影响最大。1984年邓小平谈香港问题时,香港人的心已经很凉了。但是那时候离97年香港回归的时间,还有十四年。应该说还有足够时间香港人对大陆的希望有所恢复。可是1987年把胡耀邦逼下台,同时开除一批知识分子党籍,又把香港人推得更远了。过了两年,又更进一步,在北京开枪屠杀平民,激怒了全世界,六百万香港人口里有一百多万人连续上街游行示威,可以说进入了敌对状态。这就是说,那时三年,中共非但没有使中国变得更可爱,反而把中国变得面目更加狰狞了,有谁还心甘情愿回归到这么一个国家呢?1997年回归之前,很多香港人已经逃亡。愿意回归的人还不到半数,也就不奇怪了。

现在台湾问题正处在关键时刻,中共强硬派又对香港发起了不得人心的恐吓运动,难道就不知道这会在台湾引起什么反响吗?非常可能,像1996年和2000年台湾的总统选举是那样,用发射导弹和由朱?F基出面声嘶力竭地恫吓,结果是给李登辉和陈水扁送去大量选票!但是更重要的恐怕还是叫中国大陆和香港的中国人大寒其心,对这个中共领导集团和对国家的前途不敢抱什么希望了。

RFA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