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宾雁:美国的“明哲”并不“保身”

Share on Google+

2004-03-26

中国人来到美国走上一走,留下的都是美好的印象。但是他们喜欢和羡慕的,却未必是美国最可珍贵的东西。

比如现在华盛顿正在进行的国会就九一一问题质询政府的听证会,当然是美国政治制度里很好的东西。但是假如2001年以来美国没有人敢于出来说话、写书和演讲,指控政府在反恐怖战争上连连失误,这个会就算开起来,又有多少内容呢?最新的一本书,作者是一位三朝元老、长期主持反恐怖工作的理查德?克拉克,书名是《反对一切敌人》。《新闻周刊》和几家大电视台对他做了长篇采访,不出几天他就成了美国最受瞩目的新闻人物,他的书也接连重印了五版。照他的说法,从布什政府2001年初上台,到九一一以后,一直不重视反恐怖问题,而始终揪住伊拉克不放,想尽办法寻找理由和证据,要对伊拉克开战,虽然很早以前就证明最危险的恐怖组织是奥?凯达(“基地”),而九一一袭击美国的也是奥?凯达,萨达姆?胡赛因和奥?凯达并无关系。作者举出很多事例,他曾向布什总统当面建议、据理力争,主张应该到阿富汗去打击奥?凯达,而不该进攻伊拉克,但是无论总统布什、国防部长和副部长以及安全顾问,都众口一词地坚持伊拉克是最危险的敌人,而不重视对奥?凯达进攻。

理查德?克拉克这本书是在关键时刻、在要害问题上对布什发动批评的。所以白宫官员纷纷出来对他进行人身攻击。有的说,他是为了提高个人声望;有的说,他无非是为了使书畅销,好赚钱。但是驳斥这种论调的人指出,克拉克写这本书时,是去年秋季,美国人九一一之后的爱国热情还没下降,写这种书既不能出名,也不会赚钱。

但自从去年秋季以来,国内舆论已经有了改变。在战争问题上,特别是经济问题上美国人对布什的满意度已经明显下降。最近的民意测验表明,选民对两位总统候选人的拥护程度十分接近,布什的人望已经下降到比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约翰?凯瑞只高出两个百分点了。

回想九一一之后当时,美国人和欧洲人的态度就很不一样。不仅仅是由于美国受到了袭击而欧洲则没有。态度的不同是由不同的历史和自然条件造成。到了2003年二月对伊拉克开战之前,美国人绝大多数赞成开战,欧洲人则大部分反对开战。美国人一年后有了转变,是由于美国的很多明白人不怕孤立、不怕遭到辱骂和打击、甚至不怕遭到法律制裁而坚持以各种方式反对向伊拉克开战的结果。现在虽然还未能迫使政府改变政策,却已经对民意发生很大影响。没有这些人的奋斗,美国的新闻自由和出版自由尽管是世界上最先进的,这些制度也不能保证美国人会自然而然地明白过来。

因此之故,国内朋友中那些始终不放弃推动社会进步的行动者,就理应受到我们的敬重。这才是真正的明白人。那些自以为看破红尘、袖手旁观的人,是退到历史以外,无论拿出什么理由为自己辩解,都是站不住脚的。

RFA

阅读次数:1,171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