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04-13

美国首都华盛顿现在正在开一个会,很少有这样的会,受到全国上下如此普遍的瞩目。那是由国会主持的一个调查九一一事件的听证会。2001年九月十一日发生的恐怖分子对美国袭击的事件非常重要,但有关真相始终没有公布。布什政府认为它在处理九一一事件上是干得很漂亮的;但是在事情发生之前,政府是否认真对待了有关的情报,采取了必要的预防措施,就是一个疑问了。从一开始就不喜欢这个会,不愿意向它提供白宫的有关记录,不准国家安全顾问莱斯小姐出席会议接受质询,总统和副总统也不想出席。这是不奇怪的,因为会议虽然还没开完,但是从已经揭发的材料看,布什政府显然没有足够认真对待这件事,而把过多的兴趣放在攻打伊拉克上,而事实已经证明,伊拉克并不构成重大威胁,同九一一事件也没有关系,布什政府不去攻打九一一事件的元凶奥凯达而进攻伊拉克,是犯了一个极大的错误,给反恐怖战争造成重大损失。

你也许想不到,调查九一一事件这样重大的事,竟然可能根本进行不了,因为当民主党参议员里别尔曼提出成立九一一事件调查委员会的时候,他的提案并没有被通过。白宫不喜欢,共和党的议员在议会占多数,也不喜欢。那么后来又怎么就成立了呢?完全得力于四个普通妇女。这四位女性,都是九一一事件中死去的受害者的妻子。她们坚持要查明九一一真相的理由是:”我们要问的就是一个为什么?弄明白我们的丈夫那一天去上班,为什么就一去不复返了?”这个理由,谁能拒绝得了?没法不接受。就是由于她们到华盛顿一次又一次去奔走,才促使议会和白宫不得不改变主意决定举行这个听证会,也就是向审问被告一样来审问政府。

这四位女性,过去都是不怎么关心政治的。三位是四十多岁,一位三十多岁。2002年春,克莱因伯格夫人听说参议员里别尔曼的那个议案在国会没有通过。告诉他这个消息的,是一位九一一那天在一架飞机上牺牲的驾驶员的父亲,他说,看来你若想开得成那个会,就必须采取点行动了。几位姐妹商量了一下,就去日用品商店买来木料,动手制作了游行用的标语。到华盛顿街头打开横幅,开起群众打回来。天气很热,但还是有300多人参加了。她们又跑到国会去,找参议院做工作。也去了白宫。她们恳求,他们哭泣,她们也说些动听的好话。

听证会开始后,她们紧紧跟踪着它的进展。听到会议工作人员说经费不够时,她们就到议会去游说,把预算增加了。当国会发言人反对听证会延长时间时,她们又去华盛顿找那个人苦苦劝说。这段时间里他们取得的最大胜利,是战胜了布什总统,终于使他同意教国家安全顾问莱斯小姐出席听证会接受质询了。莱斯是个非常重要的人物,她身上集中了军事、情报和外交几大方面的责任,同时又和布什私交特深,在九一一问题上坚决和布什站在一起。这位黑人女性才智出众,但是和布什一样,犯了一个错误,没有及早采取措施防止九一一事件的发生。她在四月八日的听证会上,面对非常严峻的挑战,仍然坚持一贯的立场,不肯承认任何错误。

四位寡妇的作为,展示了美国的一个非常值得我们学习的传统。一个人,或者几个人,出于个人的自愿,不怕危险、不畏强权,主动地站出来采取行动推动社会的进步,这种精神是美国二百多年来民主制度不致衰微的一个重要支柱。美国人很难想象一个政府会要求人民老是必须和它”保持一致”,一切决策都只能由几个人作出,所有人都必须做一个党的驯服工具。

RFA

By editor